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赤粒藝術:【暗香浮動】金芬華個展

創作自述
關於畫
我的畫和理論、流派皆無關。它來自生活,源於個性。
花和格子始於2000年,因於歷經數年持續不斷的游泳。不是一個愛運動的人,游泳最初是一種鍛鍊。
日日埋首於水中,所見盡是無邊無際的小方格,從景象單一和動作單調重複的無趣到腦中逐日滋生的充滿繁花枝葉的水中幻境,自此躍上了我的畫布,格子的無盡重覆穩住了我易焦慮的個性,畫格子成為一種沉迷,再於格子之上注滿流動的水,飄浮的牡丹、薔薇、玫瑰和各類植物,我佈置了一個水底劇場,營造一個自在無擾的水域世界,自閉、隔絕或是清明如鏡,或是黝暗如深穴;或是水波浮動,或是光影跳躍,一個水中世外桃源。
彷如鏡頭的逐漸拉近,花逐漸被放大。2004年“盛開薔薇"首度以一朵放大了的薔薇如同一輪明月,高掛黝暗的夜空,同樣的離枝離葉,同樣的飄浮狀態,水的元素被去除了,花不再成群,從此一朵花獨霸一方的畫作開始開疆闢土,花持續放大,2008年牡丹特寫入鏡,花的構造更加繁複,彷如迷宮。
2007年首度出現純格子畫作,沒有了作為主體的花,沒有了空間感,格子聚集重覆,舖天蓋地,搭配些許色塊,以數大便是美的概念和顏色的對比呈現美感。
格子的製作過程考驗耐性、耐力、視力和體力,決定色調後先塗底色,而後測量距離,拉線狀膠帶、上色,抽掉膠帶後再一格一格仔細上色,格子之間必需留下0.1公分的間距,上色的步驟必需反覆多次,其結果導致僵硬變形的手指,十多年來卻仍樂此不疲。
感性的花和理性的純格子畫自此隨著情緒的變化交叉進行,彼此相調劑平衡。
2011年個展“花開自在",作品已完全脫離水底世界。至此,以格子為基底,一朵碩大豐盈的牡丹或薔薇全面攻佔百號畫布,元素步入極簡——花與格子,而對比呈兩極:結構繁複的花對比於簡單重覆的格子,柔軟對比於堅硬,不規則對比於規則。
2014年,花卸下原本的柔和色調和柔軟姿態,捨棄立體光影的描繪,以黑色平塗和木刻般的線條以剛毅之姿登場,平塗的黑色花呈現嶄新的面貌,我在其上玩出了一個花舞蝶飛的小花園,手繪的小貼紙則彷如嬉戲的小精靈,貫穿此一系列的每一個畫面,而此一系列延續至今,迷宮似的特寫的花成為一個新的劇場。
2017年,純格子作品在線條交界處進駐了立體的“點",兩度空間成了三度,雖是抽象卻有著自然景像的相呼應:黑色是寂靜的星空,紅色是歡愉的煙火,而白色則成了冬天裡的一場雪。
花和格子,相伴而行,18年來已演變出多種不同的面貌,將以何種姿態繼續走下去,時間會告訴我。
而我亦深感好奇。

關於人
宿命水瓶座,凡事但求盡人事而後聽天命。
純淨的心,純淨的生活,自閉而規律,如同我的格子畫。
畫畫於我是唯一的生存方式,我畫故我在,能安靜而不被干擾的在畫布前作畫是最大的滿足。
昔日從父命,大學唸的是商學系,藝術界踽踽獨行三十餘年,路上多荊棘,從不曾要回頭,感謝一路扶持相助的人。
竭盡全力要創造人世間前所未有的視覺經驗,願能讓這個世界更美麗,上天若給了我天賦,就如春蠶吐絲般吐到盡吧。
漫漫長路,慢慢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