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亞洲藝術中心:【重探1960年代台灣現代藝術的濫觴】

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亞洲藝術中心:重探1960年代台灣現代藝術的濫觴

藝術家:朱為白、馮鍾睿

展期:Mar. 29 – 31, 2018

貴賓預展:Mar. 27 2-8pm Mar. 28 1-5pm

開幕之夜 : Mar. 28 5-9pm

公眾開放:Mar. 29 1-9pm Mar. 30 1-8pm Mar. 31 11am-6pm

展覽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香港灣仔港灣道1號)

展位:3D35

亞洲藝術中心將於香港巴塞爾藝術展3D35展位,以回顧的方式重探台灣現代藝術的歷史,聚焦朱為白 (1929-) 與馮鍾睿 (1934-) 兩位台灣現代抽象繪畫先進,形成兩條軸線的「對照記」,展出2位藝術家1965年至1984年共10件作品。

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有關華人地區的藝術,在世界藝術的視野下,似乎只存有Chinese Nationalist Realism,亦即1960年代中國文化大革命工農兵的「藝術」,而台灣,顯然不在其中。

相較於僅存政治宣傳作用的「中國藝術」,台灣事實上擔負了重責大任。1960年代,畫會蓬勃發展,「東方畫會」與「五月畫會」同心協力、互相呼應。這輩藝術家在當時標舉前衛的精神,其後更影響了許多後進創作者。其現代藝術觀念的引入,加上東西融合的策略,於此後成為一個極具影響力的主張。

「造空者」:東方畫會之朱為白(1929-,89歲)

東方畫會的朱為白原是軍人,但對藝術創作興趣濃厚,來台後曾到師大教授廖繼春的畫室學畫,1958年起加入東方畫會,亦因畫友的關係而得到李仲生觀念的啓發。朱為白家中三代都是裁縫,他回溯到媒材和色彩本身的質地,利用他所擅長的刀剪線縫手藝營造空間感,他極簡風格的創造性不在冷調,反而在於素樸和溫潤 。

出身於「東方畫會」的朱為白,在進行任何媒材或形式的創作上,對於「東方精神」的追尋與表達乃是他視為最重要的創作動機。綜觀朱為白超過一甲子的創作歷程,可以察覺他在面對西方新潮的衝擊之際所引發的自覺,此一自覺,促使他讓東方哲學思維形塑其藝術思維中的美感主體。

「行者」:五月畫會之馮鍾睿(1934-,84歲)

五月畫會的馮鍾睿,畢業於政工幹校藝術系,無論是1960年代的創作或1990年代在他明顯的轉變之後的創作,不變的都是他在蒼莽的色調中所堅持的渲染之趣味。早期他的以水墨融合書法,而書法的線條則如舞蹈一般飛躍、跳動,馮鍾睿的書法並不是筆劃的線條,而是繪畫的線條,此一作法使中文字回歸到本身做為圖像的意義,與馮鍾睿突破傳統水墨創作進而以渲染達到水墨抽象化的作法,以及佛經文字的書寫,相互呼應,乃是從文字/水墨媒材/圖像/佛經義理四者互相趨近,故而完美地融合,同時保留了遠近的層次。

1990年代起,馮鍾睿新創了一種繪畫手法,以顏料畫在塑膠片上,再將圖案拓印到紙或畫布上,混合水墨和壓克力、實驗顏料拓印的結果。紙張與墨水的不同色澤、紙張不規則的不對稱形狀、透明與不透明的色澤對比出參差之美,其中最特別的是他用拼貼手法勾勒出的抽象山水景象。這彷彿是一種藝術的「製作」,與印象派所主張的「自然發生」有異曲同工之妙。但若進一步探索,則馮鍾睿1982年起潛心修佛,轉化「刹那無常,終屬虛幻」的客觀世界,因而將為藝術創作當作是一種修為,因此它的「製作」藝術更又似禪宗所強調的「頓悟」。

正是這樣的頓悟,馮鍾睿將自己擺放在一個制高點回憶過往。其作品沉穩的色澤拼接在一塊,製造出牆壁斑駁的效果,以眼觀之竟然彷彿能感受到作品散發沉香的氣味;他的作品重在有感情卻不濫情,能量極為豐沛、情感深厚且實在,年過八十,其藝術的渾厚璞真,正如花綻放。

東方精神並不是一種鄉愁,它是一個價值性的議題

如果說,在每一個當下不斷前行回應著改革自由的1980年代之後,「當代藝術」是一個現今社會的萬花筒;那麼1960年代也有所謂的「當代」,彼時革命的力度和氣度,更是值得我們在戰後超過一甲子的時間後,重新探索並給予定位。台灣近代至現代,經歷日本殖民五十年、國民黨遷徙來台後戒嚴統治三十八年,這個蕞薾小島長年處在一個被架空的位置,受到外來政權輪番干預它的文化發展。

我們需要知道,在肅殺的冷戰時期兩個對立面的夾縫中,台灣現代藝術的濫觴及其後的發展,如何完整地見證了冷戰大規模的影響力,台灣如何完整地保留了在地文化的身分—更有甚者,此地藝術的發展,東方與西方、中台日藝術語言的傳承與反芻,點出了複雜糾葛的身分認同。亞洲藝術中心作為在地深耕35年的畫廊,於2018年於香港巴塞爾藝術展中為89歲的朱為白與84歲的馮鐘睿策劃一次歷史與形式交相對照的展覽,讓華人文化最大的幸運發生在台灣此一事實,在藝術活力旺盛的城市—香港,聚焦性地呈現我們與東方、五月所共同認同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