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中華兩岸創意城市文化推廣協會:【造化瑰奇-侯北人山水畫巡展】

  • 展期:2018-05-22 ~ 2018-05-30
  • 地點:國父紀念館 文華軒 台北市信義區仁愛路四段505號
  • 參展藝術家:侯北人
  • 收錄
  • 收錄

近現代,中國很多藝術家留洋海外,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大膽創新,變通求變,在中西文化的碰撞中,尋求民族自身藝術的現代性轉變,也在實踐中形成自己獨特的風格,侯北人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侯北人簡介
侯北人先生原籍河北省昌黎縣,1917年生於遼寧省海城。畢業於日本九州帝國大學。早年隨河北省的李仲常先生習畫,後曾求教於黃賓虹先生及海上鄭石橋先生。1956年由香港移居美國加州。從事中國畫創作七十年,精研傳統,學通承變,其繪畫別開新面,在世界畫壇上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他曾在三藩市地揚博物館(M.H.DE YOUNG MEMORIAL MUSEUM),聖荷西藝術博物館(SAM JOSE MUSEUM OF ART)等藝術機構舉辦過展覽,引起西方藝術界的關注,其作品受到很高的讚譽。2002年,侯北人先生向江蘇省昆山市捐贈其畢生創作的繪畫精品及珍藏的名家名作約三百件。2004年,昆山市建成“侯北人美術館”。


展覽介紹
南朝宋宗炳《畫山水序》曰“聖人含道映物,賢者澄懷味象”。仁者與山水,不但是物我對立統一,而且是人格與觀照的結合。

侯北人的作品裡,縱橫相滲的墨線墨色,濃豔深邃的色塊色斑,混沌地消溶在如同莽莽宇宙一般難以辨明的神秘中,恣肆豁達,墨彩奇幻。展現在他腕下的筆墨,並不執著於如何斤斤勾畫描繪的物象,而是著眼於整個畫面框架的構築以及運用這些手段來達到視覺上的張力,意象地表現出山川樹木的自然生態和在四季氣象變化中的意境。且並非只是自然景物的再現,而是讓觀者自我感受的表現,是與之共鳴的物我輝映。

面對這些斑斕沉酣的潑彩山水,可感受到一種物象渾厚的質感與筆墨重拙的情韻。迥異於我們司空見慣的山水畫,但又無處不透露出從宋元山水畫中,沿襲而來的正大氣象,並溯源於中國古典詩詞的美學特色,不著力求工,重思想情感抒發與表現,詩畫一體,具有傑出畫作才擁有的感染力。

在侯北人的畫作裡,可以體悟到他遷想妙得與緣物寄情的共存情態,與遊移在如夢似幻與實境寫物之間,「乘興而出之」的時空步履。他既會貼形附筆達松透精微,也能粗筆豪墨致濃稠繁密,墨彩瀟灑狂放卻清新靜謐,筆線放縱奇雄卻冷靜有序,那些奇生筆端的墨蹟色痕,激情肆溢又沉穩如磐,放鬆自由卻韻致和諧,顯露出一種散散淡淡又綿綿不絕,無所顧忌又錯落有致的生命節奏,那是用「潑潑潑,驚醒客夢那故國山河」(侯北人詩句)的生命力,寫就的視覺史詩。

他的一些作品沒有確切的主題,也不強調山川樹木的確切輪廓,更無分明的平遠、高遠、深遠的分界以及黑、白、灰的分割,作為畫面因素的筆墨、色彩、形象、肌理充滿著變動不居,如果只是用“大象無形”來評價似乎尚欠完整,他的作品孜孜以求的,是所有那些湧動著的墨彩精神。

綜觀中國歷代繪畫,一個藝術家能否成為大家,在於他對筆墨的感悟深度和個性化筆墨體系。正是由於筆墨元素排列次序的與眾不同,形成了外在與眾不同的視覺圖式,藝術家的風格即產生於此。


藝評人有言
著名美術理論家陳傳席評論侯北人的作品是「小同而大異」。那些看似信筆的塗抹揮寫,是侯北人這位精通戲曲音律的高手,動用了全方位的節奏對比:寬窄、長短、方圓、剛柔不同的線性勾畫;縱橫、輕重、深淺、幹濕不一的墨塊潑灑;冷暖、厚薄、幹稀、大小不一的色塊疊加。畫面處反復遍數不同的墨蹟見筆處與複筆處清晰可見,形成厚重華滋的蒼茫,儼然是傳統山水畫的技法。而色層疊加顯現肌理,則完全不同于傳統技法了,此處呈現的是一種輕鬆隨意的色彩遊戲。闊筆濕色可沖可破,沒骨潑彩則可層層覆蓋,當此種時刻成為不斷反復時,便有了即興發揮的墨彩遊戲。我們完全不必去尋覓那個根本不存在的標準答案,藝術家把觀者一併引入物我兩忘的境地。而此蘊含了藝術家與畫作長時間的不確定的實驗與探索的沉入合一,也就造就了畫作的不可複製性。正由於筆墨元素排列次序的不可預見和不可複製,視覺圖式亦隨之大不相同,此正是侯北人“小同大異”的風格所在。

侯北人畫中積墨的豐富層次,顯示出積墨的雄厚。漏白與淡墨互相融合,具有非常細膩的豐富對比,既有變化無窮的疏密關係,也有總體弱化的墨色對比,還有微妙的結構調整,「鉤之漫處,可以資染,染之著處,即以代皴」( 笪重光語),在有意識和無意識之間對描繪物件進行增減、誇張、變形、人格化、精神化,真實不再是局部瞬間的物象而是全面永恆的存在。此並非單純的視覺再現,而是他主觀的情感、學養、審美同時參與的視覺表現。此山此水非具體一地之景,而是具有精神意味的山水造型,對山水林木的藝術形象要求行雲流水般的契合。

侯北人卻以脾睨古今的膽魄,把色彩練成主要手段,線、墨、水統統揉合在色彩之中,色調的豐富,色相的濃重,臻於極限,散發極大的震撼力。侯北人的繪畫基調由黑白繚繞彩點的潑灑,到濃墨與豔色的累加交疊、淋漓交融,亮色如星辰爆裂的光芒般刺入暗冷,終於將玄素文化與多彩文化融合為一體。他將色與粉的相撞,色與墨的互吮,礦物質顏料與植物質顏料的並用,或沖漬或沉澱於宣紙。畫面的上下左右都被氤氳滿紙的墨色所遮蔽,放射狀的重彩則情馳神縱而任其自來,既有行跡可循,又無定法可變,而中間部分的白色和暖亮色彩仿佛是霹靂當空,富有動感的震撼地爆裂開來,側鋒幹掃的朱磦、石綠、石青礦物色濃而不枯,澀而不滯如千年古藤般在勁峭的筆線中顯出那份倔強。

在數位圖像產業高度發達的今天,傳統繪畫的方式及其能量正經受挑戰。因此,繪畫的當代使命與振興,與時代感受力的承載相關聯。始終伴隨著傳承與創新的當代中國畫,如吳冠中題畫詩那樣「白日夢,光天化日也做夢,黑白攜彩入太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