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晴山藝術中心有限公司:【「扮仙」】

心靈想像中的破浪者
──談王志文「八仙」系列
幾年前,孩子的誕生除了帶給藝術家王志文日常生活上的實質變化,新生命給予父親的反饋,也在其創作思想上引發了不同於以往的深刻轉折。王志文自此將觀察目光轉到自己的一雙兒女身上,雕塑材料的選擇也由過去無論在概念或實體上都呈顯出重量感的泥塑,轉變為如孩童皮膚般的溫潤木雕。
回看王志文自2011年「小王子」系列開始至今的木雕創作,其中所散發出的有機感不僅來自木料本身的自然特性,另一部分也與他關注對象的日漸成長有關,而此兩種元素的結合,也使觀者得以在靜態的雕塑作品中隱然讀到關於時間的細微變化。在「小王子」之後的「扮裝」系列裡,王志文以木雕結合西方藝術史中的經典油畫作品,藉由孩子的角色扮演、玩具、配件或衣物,將畫中的古典情境轉化到當代的生活景致。在他創作「扮裝」系列時,與孩子一來一往討論畫作內容的過程,也成為了他們親子教育的一部分,而隨著兩位小模特兒的成長,孩子也在王志文作品的概念成形中有了更深入的參與。
來自童年與想像的歡愉
在此次的新作「八仙」系列中,王志文延續了先前的「扮裝」概念,但在內容上則更進一步的貼近自身文化、由台灣民間習俗中的在地性元素出發,最終構成了以「八仙」為概念的群像新作。有別於先前幾次以原木結合集成材特有的水平紋理,用以呼應作品中人造、工業性元素(人物的衣料、手持的物件等)的呈現方式,在這次的「八仙」系列裡,王志文更重視的是群像之間的關係。對他而言,這八組人物雕塑之間會形構出一套場域式的空間氛圍,媒材的特異性則會顯現在他們的配件紋路、坐騎、夥伴等更細節處。「這次比較困難的地方,是思考如何將這八個群像、與坐騎的關係結合小朋友歡愉的感覺,並將這樣的感覺與民間故事的意象搭配、融合到展陳效果裡。」相較於之前與單幅油畫呼應的關係,此次的群像與展出空間的對應成為藝術家最大的挑戰,在新作概念構成的階段,王志文繪製許多草圖,也不斷與助手、孩子們進行討論,希望將小朋友生活中的細微元素與八仙的概念相互連結。以作品《鐵拐踩街》的造型為例,他將葫蘆轉化成小朋友的背包、以兒童傘替代拐杖,藉由隨手可得的物件營造出輕鬆愉快且貼近小孩生活模式的當代情境,而這樣的描述方式,也使得在一般概念中有其位階距離的「仙」,變為更有溫度與豐富情感的「人」。
由靜態的展示到心靈的活動
除了人體造型的細緻呈現,王志文在這次的作品中也特別強調了民間故事中八仙個別的坐騎動物,與角色服裝、配件的多元性。例如在《仙姑搖曳》中,他以小女兒的舞衣替代何仙姑的傳統服裝,以玩具小鹿取代坐騎,而韓湘子身邊的小牛則來自摺紙造型的參照,這也是他將摺紙元素放入作品的首次嘗試。原本故事中的坐騎動物,在作品中成為與孩童之間有著互動關係的夥伴,王志文表示:「這樣的互動關係是我刻意營造的,因為如果只以單個個體來看,作品的表現會太過制式,我希望將靜態的東西變成某種呼應、某種動態,把作品的展示變成一種心靈狀態的活動,再藉著心靈的互動將展場轉化成如遊戲空間般的效果。」
而在展出空間的規劃上,王志文希望能在這次的八組作品的展覽氛圍中,強調出「如同小朋友之間協力合作、準備完成一個共同目標」的群體關係。在展場中,他以八仙的「過海」做為整體氛圍的設定,在空間中領頭的《鍾離權》以乘風破浪的姿態,帶領其他人展開冒險。而這個趴在充氣浮板上、手持迷你電風扇的男孩造型,也令人想起王志文在2011年「小王子」系列中那個身上套著鯊魚游泳圈、腳踏浮板的《海王子》,以及2013年騎著木馬、手指向遠方的《拿破崙》,而這幾位在不同創作時期出現、具有強烈動勢的「帶領者」,也象徵著某種敞開於孩童心靈活動中的冒險行動,以及王志文自身在面對各種挑戰時的態度。王志文談到:「這次描述的角色雖然是『八仙』,但我希望作品能呈現出由小朋友的遊戲或生活中去關連出來的狀態,一種無需刻意營造的歡愉感,而不是『官樣』的造型或視覺語彙。」「歡愉感」正是王志文木雕作品中不斷強調的一環,他所指的歡愉感來自童年成長階段中,因孩童的巨大想像力所帶來的特殊視野,而這也是成人在生活裡漸漸失落、需要藉由孩童的視野去重新喚回的部分。
                              文│林怡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