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實況 ─ 那裡,然後 / 然後,那裡 – 齊簡個展】

  • 展期:2018-05-12 ~ 2018-06-16
  • 地點: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 收錄
  • 收錄

此次齊簡個展《實況 ─ 那裡,然後 / 然後,那裡》,齊簡透過一連串的提問,試圖探究在這看似無邏輯、無預設的過程中創造出時空間隙。作品中有一位無安排劇本的裸身女模,還有一些隨意安置於空間中的物件。在女模與物件偶發互動中,出現了一位藝評,並發表言說。方彥翔以藝評的身分表示到:「齊簡安排的這場演示或展演,對我來說像是欲意將日常予以劇場化,但卻又解離了劇場的各要素,而成為某種物質生活的過程。」

在展場發生的一切,在展覽期間,藝術家分別以文件、攝影、錄像、裝置呈現,如實回應著展名【實況】。它是一個工作現場的實況,也是一個再現實況的現場。齊簡表示:「我真正想討論的是實況所遮蔽的現實;一種創作機制下,呈現自身的身體政治。」

展場中,音源從一支直立的麥克風頭,連續播放著沒有、沒有…,我們想問,是沒有什麼?還是什麼沒有?當觀眾一轉身,另一頭展場凹陷的牆面上,標寫著地坪總價,它是展場所在地公告地價的換算。另外,旁邊的隔牆內,停放著腳趾推移的玩具小車。影像播放著「室內」,「室內」播放影像,霓虹、插頭、紙板、竹子、日曆、燈箱…,這個「室」可以讓公眾進入,公眾自身也被公諸於「室」。「室」的意義同時兼顧社會性的「人」(person)的住宅(habitate)與存在我們裡面生物性主體(subject)的棲所,這個地方給予擁有身分或社會地位,並扮演某個角色。「室」被當成自我身體的延伸,正如別爾嘉耶夫(N. Berdyaev, 1874~1948)說到的:「正是在社會中,在與人們的交往中我感到最大的孤獨⋯⋯所有社會結構都是與『我』(『自我』)異己的和疏遠的⋯⋯世界不是我自己,我是在我之中的世界 」,室內與外界的區隔,如同自我與世界的分離,人在室裡,也揭露了身體自覺的納入政治機制的一整套邏輯中。

主辦單位:VT Artsalon
贊助單位:文化部、國藝會、文化局、照翰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