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國立中央大學藝文中心:【剎那間的永恆A Split Second of Eternity】葉謹睿混合實境裝置藝術展

  • 展期:2018-06-05 ~ 2018-06-23
  • 地點:中央大學藝文中心(桃園市中壢區中大路300號)
  • 參展藝術家:葉謹睿
  • 收錄
  • 收錄

可視的無限性- 葉謹睿《剎那間的永恆》

「或許,把時間當作這次個展的主題,真正想說的其實是記憶,或者可以說是對於逝去的一種任性而且主觀的想像和思念。」------ 葉謹睿

文/張馨之

誠如黑格爾(G.W.F. Hegel)所謂的「思辯 (Spekulation)」的思維方式,「真正的無限」其實是一個過程,而且是一個「自我反思」。故此,並非單一個「方面」,而是整體不斷自我批判、自我反省的辯證思維過程。葉謹睿始終是一位理性的藝術創作者,他歷年的作品都有其明確的議題和邏輯性的論述。

葉謹睿《剎那間的永恆》起始於獲知父親罹患阿茲海默症的當下,剎那間記憶停滯於最美好的片刻------父親一抹如釋重負的微笑。為此,葉謹睿重拾14年來離捨的油畫筆,如儀式般於中式捲軸上刻畫極度寫實的巨幅玫瑰,再用互動投影及3D肢體感應喚發出玫瑰花凋零又重生的幻象。

《剎那間的永恆》系列中《致敬:約莫1993》是葉謹睿回溯紐約留學的第一年,畫面中紙膠帶的擬真寫實手法,欲向當時崇敬的藝術家司徒強老師致敬,同時也是回返創作原點的自我檢視。360度旋轉玫瑰的投影,是象徵記憶會美化事物的假想力;復活的玫瑰則隱含人性對於過往頑固的執著。

雖然藝術創作本身是再現與有形化的歷程,仍在可視性的科學法則裡迴圈,但它始終並無一體通用的法則。葉謹睿《剎那間的永恆》自繪畫過程的積累,為時間推進的「實然」;運用影像串流反轉時間因子,則為忠於創作主體的「應然」;微妙的是,他以佛家的「說法印」手勢作為觀者互動的刺點,虛實之間輪轉呈現超然的生命秩序。

《剎那間的永恆》似乎透露出一種可視的無限性,自無而有、有而無;自生而滅、滅而生。油畫真實而不可抹滅的主體,透過數位互動的歷程,在可視的架構中,玫瑰花自枯萎而重生,如同在生死輪轉的辯證中依存的超然信念,或許,那就是藝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