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張瑞頻-水桶人的交響詩篇

  • 2012-10-08

初看「水桶人系列」的作品,會直觀地認為是出自男性畫家的畫筆,畫面中帶有強烈且冷峻的陽剛氣息。然而,此系列作品卻是由一位帶著溫柔微笑的母親—張瑞頻所繪製的。面對鏡頭流瀉出堅定眼神與侃侃而談的她,與她的畫作似乎難以聯想在一起。

縱觀藝術家的藝術學歷,前半場似乎總是有許多的挫折與沮喪。張瑞頻,身為台灣升學主義制度下的受難者,交出的學歷成績單,看起來著實令人滿意及欣慰。但成績單背後的努力及遇到困難的失意,卻難以向外道出。

藝術家自嘲地說她是個小時候功課不太好的人,面對國中被劃分至放牛班、被貼上「壞小孩」標籤的情景感到難堪與不願。她認為文憑並不代表一個人的品性與品格,畫畫這項興趣或許就是張瑞頻用來逃脫升學體制的禁錮。

父親的一句建言,讓她走上藝術的道路,將課業上遇到的挫折轉化為動力,並孜孜不倦、日以夜繼,以「國立台北藝術大學」作為成為藝術家的首要標的。然藝術家的人生經歷在求學時期似乎命運多舛,藝術家無奈的笑著說,好不容易考上心目中的第一志願,卻被同儕的繪畫技巧動搖原本想當藝術家的心。

發現自己與同學間的繪畫能力有所差距,這個差距讓她感到沮喪,甚至又重新回到求學階段課業壓力的那種挫折感。如此打擊讓她對藝術感到畏縮,並喪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心。同儕壓力以及心理壓力,導致畫畫在這個階段是一種責任,對老師、對父母、對成績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