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世貿一館:【2012 ART TAIPEI】月臨畫廊

  • 2012-12-03

油畫民間人物與年畫圖象

長期在西方生活作畫,選擇了油畫的耕耘。數十年來,發表與未發表的畫作,若以西方傳統繪畫之人物與風景類的劃分,我的風景畫有工廠場景、自然山水樹木、幾何色線圖景,人物畫則包括自早期發展出的藍色工人、嬰兒至近期的藍色舞者變奏,又有彩繪人物¬¬¬—即民間人物再造、年畫圖象轉繪與其他中國傳統人物造型之再塑,再有是多年漸次累積的現世社會人物寫照,還尚存一整組從未示人的西方古典人物畫解構。

剛到巴黎之初,看了巴黎羅浮宮、各現代美術館及圖書上的整個西方繪畫,是十四五世紀的歐洲北方繪畫特別是弗拉芒的人物畫最令我嚮往。同時,吉美亞洲美術館和其他東方藝術館的展品及書店書攤的中國藝術書冊圖片又促我反思。我回想台北故宮的收藏,其中的工筆重彩、帝王像,又想起我們兒時台灣鄉鎮還能看到的有些人家中的祖宗像。於是我試著以細毫的油畫筆,將試調出的古中國色彩的油料,在畫布上繪出祖父孫三代、壯夫少妻幼子,這是我巴黎最初的創作。接著,我畫一家二妻二兒、樸素與富貴比照的兩對父子及其他民間人物形象。

一九七零年代,歐洲具象寫實繼美國超寫實潮流吸引了許多畫者投入,以不同於過去寫實畫的手法表現新的現實生活。我想到二十世紀的工人問題,想到年少時生活周邊的勞動者,很快地,我就由近世民間人物形象轉為現實工人生命的寫繪。我以近中國青花瓷與中國畫花青的藍色油畫顏料來示意工人堅忍沉穩的精神。女兒出世以後,我在籃顏料中加入些粉色成粉藍紫,畫嬰兒純真自我含苞的小世界。藍色工人與嬰兒的繪畫就成為我七零年代的主要畫作。

女兒由嬰兒漸漸成長,丰盈圓麗,恰巧我買到一本捷克出版的談年畫的書,書中娃兒,與她相似。正值農曆新年,我就想,何不把女兒畫成像年畫裡的娃娃圖,也給家中帶出一點年節的喜慶氣氛。這樣女兒和晚幾年出生的兒子的身貌就在我創作的另一方向—‘’油繪年畫’’的畫幅中。我的這些近於中國年畫的油彩畫,只在每年或隔年的春節前後繪作。多年間續的經營,我畫了蓮荷花葉間的女兒與紅鯉、女兒環捧花藍、女兒騎舞鳳凰、女兒抱起田中南瓜、女兒也捉戲缸中金魚。兒子我則畫他懷擁公雞、跨上麒麟。另畫男女嬰童坐騎一對金雞或坐嬉蓮葉鋪地,還有兩女童蹦跳牡丹花叢間。偶爾,我也畫局部景如孩童手持花果或足登蓮葉的祥瑞圖,呈祥的龍鳳禽鳥,祝壽喜福的桃杏橘和瓶花。

這些畫作的工作間,我另翻看了多本談論年畫的圖書,讓我對整個年畫的製作與內容進一步認識,之中,清朝天津楊柳青地方戴廉增、齊健隆的嬰童圖應最具喜感美感。這兩個畫坊著意仿效宋明畫院傳下的形象造型,又自有其鮮活明麗的設色。那個年代起稿刻板的師傅,刷染上色的婦女工,讓人想來敬意油然而生。

有人看了我的那些油彩吉祥圖,會認為近於楊柳青年畫。確實說來,還是十分有別。或同是祝年禧節喜的題材,我也有意效法其丰形麗色,但是在形的建構和色的施敷上我追求另一種縝密與透明。特別由於以油彩上畫布,我期許較版繪刻印套色的畫紙能牢固耐久,並且在傳達喜感之外,更真追上唐宋工筆重彩的高緻和某些西洋古典畫的令人神往的氣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