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2013 第十五屆臺北藝術節】開幕記者會

  • 2013-08-07

免費開幕戶外演出 搖滾野臺邀市民同歡

臺北藝術節總監耿一偉說:「藝術節的目標,是創造一個人們可以冒險的環境。」這場飛越城市天際線的藝術冒險,由奇巧劇團搶先吹響號角,免費戶外演出──野臺搖滾新戲曲《波麗士灰闌記》,8月3日於中山堂戶外廣場歡樂揭幕。豫劇名角王海玲之女劉建幗與劉建華聯手創立的奇巧劇團,致力於以新生代眼光,擦撞出傳統戲曲與現代戲劇的創新火花。本劇改編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名作《高加索灰闌記》,以戲中戲方式,巧妙將原著中古代判案用的「灰闌(石灰圈)」,轉化為現代命案現場的粉筆圈;新生代音樂才女管罄也將參與演出,大膽結合歌仔戲、豫劇及搖滾樂,琅琅上口的曲調讓年輕世代感受到傳統戲曲的魅力。

臺北與上海國際藝術節聯慶十五周年 《時境》代表臺北赴上海交流

今年首度與上海國際藝術節互邀作品,聯慶十五周年。中國新銳導演王翀的《雷雨2.0》由上海國際藝術節推薦至臺北演出,而舞蹈空間舞團《時境》9月6日至8日於臺北水源劇場舉行亞洲首演後,十月赴上海演出。

今年七部首演作品,有五部延續「臺北核心,國際共製」的發展方向,其中,舞蹈空間舞團與荷蘭海牙劇院共同製作的舞作《時境》,邀請西班牙籍新銳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Marina Mascarell)以時間為創作主題,她說:「我其實很害怕死亡,擔心時間的流逝,若能從時間循環中找到連結,也許就能不再恐懼。」於是,許多歷史大事小事,全都入了舞,如1969年人類登上月球,到2010年發現大規模恐龍足跡群,2012年教宗本篤十六世登入Twitter,及1945年投下最後一顆原子彈,都編入作品。

為體現時間密度,瑪芮娜將舞臺化身巨型沙漏,鋪設逾百斤微小粒狀的扁豆,由舞者在上頭爬行、步行、跪行、滾翻,甚至趴躺及跌落,展開一場肢體和時間的極限抗衡。面對這些細小舞伴,舞者必須迅速改變身體平衡,試圖與它們合而為一;並在數以千計豆粒描繪出的空間圖象中,不時推移、潑灑與抓取,運用不同的速度變換,展現時間的細膩刻度和動作演變,彷彿欣賞一部令人目不轉睛的縮時攝影作品,時而高速動態、時而重複卻像靜止的肢體面貌,引領觀眾進入時空凝結的狀態。

七部國內首演 跨域創作能量豐沛

還有編舞家董怡芬與德國擊樂家柯德.林科(Coordt Linke)合作推出的《我不在這》,EX-亞洲劇團跨臺、印、日、新四國製作團隊的《赤鬼》,臺灣知名旅歐作家陳玉慧、歐洲劇場天后安娜.蒂斯摩(Anne Tismer)與德國作曲家莫里茲.嘉格恩(Moritz Gagern)聯手跨界創作的《華格納大爆炸》,以及安娜.蒂斯摩為臺北量身打造的免費裝置展覽《漂浪之旅-謝雪紅在瀘沽湖》,皆反映了臺北這座城市的開放與好客。

莎士比亞的妹妹們的劇團全新推出《SMAP X SMAP- In love with the 90s》,則鎖定影響九○年代臺灣深遠的日本通俗文化,從經典日劇《愛情白皮書》到永遠的偶像木村拓哉,還有震驚一時的白曉燕撕票案、九二一大地震等社會事件,一一化身舞臺上的演出元素,從微歷史觀點探索臺灣文化的混血體質。

四檔國際演出 嶄新視野精采吸睛 

今年,臺北藝術節國際節目,檔檔引人矚目。來自日本的人形機器人劇場《三姊妹-人形機器人版》,啟售一個月內被搶購一空。走遍世界各地藝術節的默劇面具表演《安德魯與多莉妮》,展現創意的原始面貌,於罹患失智症的故事架構下,以默契極佳的精準演出與幽默詼諧的調性,在失憶與回憶之中,尋回愛情本質。三位演員運用面具創造出十四個角色,激發想像、超越語言的表演,無聲更勝有聲。這齣令人笑中帶淚的溫馨小品,更有林凡、萬芳、聶永真、席時斌、楊力州、馬照琪等各界名人感動推薦,8月16日至8月18日於中山堂中正廳動人登場。

8月23日至8月25日於城市舞臺演出的加拿大林場馬戲《伐木樂園》,是部充滿原創與結合在地文化的新馬戲,加拿大阿爾馮斯馬戲團跳脫對雜技技巧或異國情調的執著,以魁北克林場屯墾為場景,所有伐木工具全成特技、雜耍的玩具,與傳統民俗音樂交織出令人目瞪口呆的野性魅力,是前所未見的原創馬戲。《伐木樂園》七月在倫敦演出一個月,贏得大人小孩及媒體的高度讚譽,在臺北也是一路熱銷作品。另外,來自中國的作品《雷雨2.0》,要讓臺灣觀眾一睹中國新銳導演王翀的戲劇新浪潮作品。

亞洲新銳經典改編 《雷雨2.0》刨中國話劇的根

今年的臺北藝術節,另一特點是「經典改編」。文學改編透過二度創作,為原作賦予全新意義,展開令人期待的藝術冒險。除了《波麗士灰闌記》,中國新銳導演王翀執導的《雷雨2.0》,及日本現代戲劇領導者平田織佐(平田 オリザ)的機器人劇場《三姊妹-人形機器人版》,皆擷取作品精神,透過當代關注的議題,與名家經典重新對話。

8月9日至8月11日,中國薪傳實驗劇團於水源劇場演出的《雷雨2.0》,便是一場乘風破浪尋找新時代戲劇的大膽航程。王翀說:「每一個時代應有每一個時代的藝術。」因此他將電影螢幕及攝影棚並置於舞臺,四部攝影機同步進行的拍攝電影轉播及現場演出,不容絲毫誤差的緊張感令人屏息。揭露製造過程的舞臺電影,則承繼法國新浪潮電影的美學思維,戳破戲劇中令人嚮往的「真實」,其實是被生產出的「假象」。

《雷雨2.0》的背景被重新設定於中國經濟起飛的1990年,原著中的複雜亂倫關係及九成臺詞遭到刪減,僅保留兩女一男三個角色,僅存對白被重組運用於截然不同的情境、由不同人物說出;大刀闊斧的改動,卻更精準訴說從古至今女性始終被視為男性附庸的不變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