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朱炳仁-迷熔銅

  • 2014-03-31

台灣台中樓宇巍峨的七期住宅區內,以「稻可道,非常道」為題,我種起稻來了,無疑是藉老子道德經首句之義;種稻當然是值得說道的,但這裡種的並非平常之稻,是熔銅藝術之稻。雖稻貌岸然,可其意貌之外。猶以今日,幾多田地稻貌已改。多為棄種稻而種樓。誰知兒孫來年,何地掌稼盤中餐。

老子之言,我看應有另一斷句,則「道可,道非,常道」。就是說,什麼是常道,應該包括可行之道,道可,不可行之道,道非。那麼「稻可道,非常道」,亦當另有斷句,為「稻可,道非,常稻」。我釋之為:稻太重要了,離開稻,什麼道理都是非的,這是常識,常理,記住稻。

人們在慾望驅動下,已不知常識,不顧常理了。記住常稻,且不僅是常稻。這是我在本次精銳藝術節上種「非常稻」之良苦用心,君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