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陳伯義 -《紅毛港遷村實錄–家》

  • 2015-07-06

第13屆台新藝術獎入選,陳伯義 -《紅毛港遷村實錄–家》。文字整理撰稿-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影片提供-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得獎理由

高雄紅毛港的遷村案是台灣有史以來歷時最久、規模最大、耗資最鉅的遷村案,反映了台灣半世紀以來劇烈的社會變遷。陳伯義長期關注此議題,以田野收集的方式,創作《紅毛港遷村實錄─家》。就選材方式上,他拍的受災「戶」,是以戶為單位,而不是以人為對象,例如被怪手挖去的房屋本身和廢棄物;而他所使用的形式,用打光的技巧把廢墟拍得鉅細靡遺、把近景(廢墟的內部)和遠景(被開發的土地)壓扁成同一個平面等等,都超越了紀實報導的層次,透過影像重建獨特的廢墟美學。在紅毛港這個被遺忘的廢墟聚落裡,陳伯義闡述、辯證這個世界,尋找紅毛港的黑暗之光。

陳伯義《紅毛港遷村實錄》

在台灣的遷村事件中除了天然災害外,就是因應國家經濟發展計劃的開發。在經濟開發下的遷村事件,社會普遍的價值認定是捨棄個人價值來成全眾人之利的思維,當這成為計畫施作者的基本概念時,就會忽略地方過去百年來積累的人文歷史價值以及因此事件而就此改變的人生。

我的紅毛港影像計劃就是透過待拆遷的家來記錄這個聚落的人文風景,以家為單位拍攝他們遷出後遺留在家屋的東西與牆壁上的痕跡和窗外的風景。這次的創作有幾個想法,首先就是思考家的價值,以攝影來展示漁村各家戶禁建後40年來的生活景觀,試著從日常用品的出席(遺留)與缺席(痕跡)來描繪時間歷程下的樣貌。其次藉由撿拾的遺物來召喚這些用品對使用者的故事,讓「勿忘影中事」的照片與「睹物思情」的遺物在這樣的展示上產生死而復生的敘述,連結了我在這個創作上對家的心念。雖然家園為了國家經濟發展犧牲了,但其中的糾結的情緒也化成了批判的力量,我嘗試將崩毀的家屋與外部的工業景觀組合在一起,於是透過攝影打燈的手法將家屋內外的景色扁平的貼合在窗口,「窗景」是直接寫實的照片,但卻又充滿超現實感,如同這個遷村事件一樣荒謬又矛盾。

攝影有兩種特質,一是表現作者內心的藝術想像,另一個則是寫實地見證且紀錄現場,很幸運地攝影把我帶入紅毛港,讓我來談這個被遺忘且消失的漁村,同時也來反思國家開發主義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