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林文中舞團 -《長河—身體是最長的一天》

  • 2015-06-23

第13屆台新藝術獎入選,林文中舞團 -《長河—身體是最長的一天》。文字整理撰稿- 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影片提供-台新銀行文化藝術基金會。

得獎理由

以大地之母的河流,作為創作的發想源處,七名看似同質的舞者,在相對潔淨的舞台上,以彼此間肢體的移動與延展,回返到舞蹈與身體間的本質關係,以及透過綿密嚴謹的編舞,展露出悠揚動人的完整結構,讓我們見到台灣現代舞的語言演化新樣貌。

整件作品簡潔單純,回歸現代舞蹈傳統的初衷,也扣敲現代舞本質為何的問題,並能成功以細膩的微小動作,演繹豐富的視覺美學饗宴。此外,以即興演奏及創作為主的音樂家李世揚,提供相當現代前衛也充滿立體感的音樂,讓整體舞作適切、收斂也豐富迷人。

《Long River長河》的身體、意象與期許

編排《Long River長河》時,我常常提醒舞者《Long River長河》就是一條「有耐心的河」,要有耐心地傾聽身體的動力來源,再轉化成舞蹈動作,也就是說在這個作品中,我想追求的是一種較深刻、更具說服力、更能表現民族舞中「氣韻流長」的動作表演性。這樣的創作觀其實是從2013年的【小‧結】之後,跟舞者一起尋找與探索出來的大方向-從內而外、去中軸、圓潤如水流般的呼吸與身體位移方式。尤其是胸腔與脊柱的活動性,是從地板或尾椎延伸上來的作用力、或是從舞伴身體的動力回饋而來,消弭西方現代舞中由肢幹為出發考量的慣習,試圖找到一種舞團特有的身體性。

「以身為河,呈現出種種抽象、具有『律動感』的水文與人生狀態,也儘可能地在有限的70分鐘演出時間裡,表達出悠長的時間感與聯想。」是我創作時的主要目標。過去,我很少做(東方)意象式或描述自然界的舞蹈創作,但這次因為主題的關係,再加上合作的「卡到音即興樂團」充滿東方意境與想像的音樂創作,讓這次的舞作成為我這輩子最「民族風」的舞作,是始料未及的。以前的太極老師常對我們說「用意不用力」,這個原則也左右了我在《Long River長河》的動能選擇。過多來自舞者肌肉的刻意運作,其實會讓觀者看到的是動作/人體/表演的慾望,而不能產生更深遠的想像。在《Long River長河》中,我試圖只用舞者的身型曲線去雕塑空間意象,重點不再只存於動作的執行,而是著重在透過(反覆性的)動作組合,讓舞蹈在空間中暗示、刻畫與延展出去,讓舞作產生適切的意象與更多觀賞時的遙想。

「什麼是一個「職業舞團」該做的作品?在這個資訊爆炸、(藝術展演)不跨領域好像就沒看頭的年代裡,什麼是舞蹈人該有的堅持與作為?林文中舞團的身體特色又在哪裡?...」在創作【長河】時,我一直跟舞者反覆地討論這些問題。在舞團轉型之際,我們有耐心地創作出一條純淨且深邃廣闊的《Long River長河》,其實是自我的訓練與期許,也盼《Long River長河》能帶領舞團流向該去的地方,自信、耐心且悠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