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圖輯報導

華瀛藝術中心:首陽山上山下 - 葉采薇個展

2018-11-07|記者:譚竣鴻

1 / 33
葉采薇,《維鵲有巢》,2017,紙本設色,88×100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33
    葉采薇,《維鵲有巢》,2017,紙本設色,88×100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維鵲有巢》,2017,紙本設色,88×100 cm。
  • 2/33
    葉采薇,《好想回家》,2018,絹本設色,47×47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好想回家》,2018,絹本設色,47×47 cm。
  • 3/33
    葉采薇,《蝦爆的宴席》,2017,紙本設色,146×62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蝦爆的宴席》,2017,紙本設色,146×62 cm。
  • 4/33
    葉采薇,《流水席》,2018,紙本設色,90×180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流水席》,2018,紙本設色,90×180cm。
  • 5/33
    葉采薇,《魚眼睛》,2017,銀箔、紙本設色,60 x 70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魚眼睛》,2017,銀箔、紙本設色,60 x 70 cm。
  • 6/33
    葉采薇,《蝦霸》,2017,洋箔、紙本設色,70 x 60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蝦霸》,2017,洋箔、紙本設色,70 x 60 cm。
  • 7/33
    葉采薇,《瓜子》,2017,紙本設色,21 x 29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瓜子》,2017,紙本設色,21 x 29 cm。
  • 8/33
    葉采薇,《摳喇》,2017,金箔、紙本設色,21 x 29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摳喇》,2017,金箔、紙本設色,21 x 29 cm。
  • 9/33
    葉采薇,《粉中白》,2018,紙本設色,21 x 29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粉中白》,2018,紙本設色,21 x 29 cm。
  • 10/33
    葉采薇,《青中白》,2017,紙本設色,29 x 21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青中白》,2017,紙本設色,29 x 21 cm。
  • 11/33
    葉采薇,《M》,2018,紙本設色,29 x 21 cm。(記者 譚竣鴻/編輯)
    葉采薇,《M》,2018,紙本設色,29 x 21 cm。
  • 12/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3/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4/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5/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6/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7/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8/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19/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0/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1/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2/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3/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4/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5/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6/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7/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8/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29/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30/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31/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32/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 33/33
    (記者 譚竣鴻/編輯)

【首陽山上山下 - 葉采薇個展】

首陽山上山下 - 葉采薇個展
日期:2018年11月06日至2018年11月30日
茶會:2017年11月17日 下午三點
地點:華瀛藝術中心
台中市西屯區福科路471號3樓
時間:每日下午一點至晚上七點(週一休息)
電話:04-2463-6786

「首陽山上山下」
《史記—伯夷列傳》伯夷、叔齊恥食周粟,隱居首陽山,採薇菜維生,作「采薇歌」言志,可憐最後餓死。「首陽山」這個名字,也成了隱世的借代。
采薇的「薇」,是野生豌豆,是作為低限度維持生命的食物。首陽山上是拒絕社會化的生活,無複雜的人際關係,伯夷叔齊也只能以採集維生,食物的內容是單一的。山下則是熱鬧的世俗,透過經濟耕作、貿易交流,人們能在餐桌上端出各樣非當地產的山珍海味。飲食文化還有著交際應酬的人際關係運作,食物的多樣性與社會社交關係成正比。

在囍宴會場上,天上飛的、水裡游的,被精心放置在同一只潔白的瓷盤。而囍宴,又是新的家庭形成儀式,是繼學校、職場後的另一個社會化階段。看著囍宴紅辣辣桌布上放的一盤瓜子,油然而生的憐憫投射,我們也如這盤瓜子一樣,也是其他人茶餘飯後咀嚼的對象,在清脆地喀響後,成為一地殘破的碎殼。

有人的地方就有複雜的社會關係,會有不想面對的人情世故。但人是無法離群索居的,即便嚮往首陽山上高潔的氣節,卻還是得屈於現實,呈現「同時在山上與山下」的弔詭時空感。「首陽山」呼應著我在創作中思索身為繪畫創作者的隱世情懷,「山上山下」則代表著出世與入世同時共存的矛盾。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