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南海藝廊4月結束營運 校友連署千人響應

本月初,經營長達13年的藝術空間「南海藝廊」傳出將由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收回並結束營運。此一消息引發民眾反彈,在網路組織連署活動,希望校方將後續規劃與決策過程公開,並在規劃方案未定以前,維持空間持續運作。

南海藝廊一景。圖/取自Imgur

連署活動開始後,三天內人數破千,至今累積1400多位來自社區營造、建築、設計、出版、音樂、表演、藝術等領域的工作者、校友與附近居民響應,聯署書已在4月17日交給校方,等候進一步的回覆。 國北教大教務長周志宏13日受訪說明,目前只是暫時收回空間,未來將公開徵求校內單位與教師提出使用,只要有人能提出更好的提案,甚至延續過去的成績,校方都樂於支持。

南海藝廊原為國北教大校長官邸,位於台北市牯嶺街街尾。前校長張玉成將宿舍釋出給校方後,校方向教育部提出申請變更用途,2003年起委請當時的「藝術與藝術教育學系」(現為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使用,該系再委託黃海教授鳴經營規劃南海藝廊,供學生實習;並提供藝術工作者場地,迄今舉辦200多檔跨領域展演,並串聯周遭博物館與社區舉辦節慶、獨立出版市集等活動。

《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活動照。圖/取自臉書

校友發起連署 維護學弟妹受教權益

連署活動主視覺。圖/取自臉書

「『國北教大南海藝廊』存續作為藝術平臺之公共性與重要性」活動發起人、國北教大校友張玉漢表示,從去年開始,校方傳出的討論方案有許多不確定性,從籌組「校產活用小組」到開啟「校內外顧問諮詢會議」不同的傳聞都有;過去曾要求校方在使用方案未訂以前,仍開放策展人申請空間,但校方不接受。

張玉漢主張保留學弟妹的權益,留下一個能夠受教的空間,「假如失去一個能嘗試策展與執行專案的空間,學弟妹出社會後恐怕無法銜接實際的需求」。

南海藝廊經營13年來與附近社區、藝術節串聯,開始扮演起公共性的角色。張玉漢認為,南海藝廊屬於「美術館以外的替代空間」,能提供年輕藝術家、策展人在美術館及畫廊以外的展出場地,在事業起步時逐步摸索。使用者不需被商業或大館複雜的制度所框架,也不需為某個社會階層服務,能夠創作實驗性質的藝術。失去了這個空間,對學生、公眾與藝術工作者都有影響。

南海藝廊內部一景。圖/取自臉書

近年由校方空間改建的幾個文化場所,如獲教育部補助的「陸連島書店」、教師宿舍改建的「嘸純藝術空間」、「壹參肆共同實驗室」陸續被收回。連署小組擔憂南海藝廊不是個案:「國北教大師生有辦理實驗性文化活動的活力,卻因此失去了續航的支持」。

南海藝廊融入社區  影響北市南區文化聚落

《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圖/取自臉書。(活動花絮>池中藝週報:【 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 )

除了藝術家、藝評人、策展人、教授、空間負責人等藝術圈人物參與連署,竟有附近鄰里里長參與。

前國北教大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教授黃海鳴說,南海藝廊與環境的關係是逐步培養起來的:「剛來的時候里長把我們當外來者,認為藝術空間和社區沒有互動。我們持續拓展和社區的關係,2005年時藝廊與社區首次合辦《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至今已舉辦了16屆。去年光藝廊這邊招募的創作表演團體組織就超過120攤。」因為本身喜歡跨界展演、舉辦社區市集,藝廊也促成《台北詩歌節》和《城南藝事》等活動,與文學界、博物館界合作。

黃海鳴坦言,藝廊營運始終不容易,後期幾年需要自行籌款,靠著自立提案、募資、辦活動與租借場地才能打平支出;「一直延伸、擾動,相關的連結就越來越多,形成了這個區域溝通的管道」。南海藝廊被撤走以後,就喪失能夠引發周遭轉變的一環。

《城南藝事》活動照。圖/取自臉書。(活動花絮>【2014城南藝事】漢字當代藝術展 )

南海藝廊內部一景圖/取自臉書

參與連署的竹圍工作室創辦人蕭麗虹表示:「如果學校計畫變更南海藝廊的使用,這也合理;問題是,為甚麼事情會演變得這麼大?因為這已經不只是屬於國北教大學生的空間了,它已經藉由藝術切入附近區域,影響了台北市南區的文化聚落。」假如一切要從頭開始,她希望校方能謹慎處理,允許更多外界人士參與過程。

蕭麗虹建議,經過審慎評估較能接續過去累積的文化能量,並帶給師生最高的價值。

校方收回空間 公開徵求使用方案

南海藝廊一景圖/取自臉書

周志宏表示:「原來申請教育部同意時,就是暫時的教學使用用途。黃教授去年屆齡退休,校方希望藝廊將財產交接、清點給學校。」他認為,雖然南海藝廊有一定的經營成效,未來也必須有人接手才能持續。

周志宏補充:「在點交財產後,也曾等候藝廊將排定的活動走完,今年3月再將空間收回。學校將開設規劃空間的會議,公告徵求校內系所或教授提出使用方案、評選,看未來如何經營場地。如果沒有的話,可能還是回復最初的校長官舍用途。」

非池中相關新聞回顧>

池中藝週報:【 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

【2014城南藝事】漢字當代藝術展

父親出遊照藏玄機?多元遐想不踰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