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名家專欄

「暗黑中的自尊」─ 比利時藝術家Léon Spilliaert

Léon Spilliaert比利時藝術家暗黑中的自尊孤獨神秘幻覺籠罩

2018-11-24|撰文者:詔藝



在Spilliaert的筆下,準確反映了奧斯坦德的景觀與當地氣氛:荒涼的堤壩和碼頭,拱廊,街燈在霧中閃耀,有部分場景會令人聯想到義大利超現實主義大師奇里訶(Giorgio de Chirico,1888 – 1978)式「小視角但長景深」的描繪方式,同時發展出一種單純且原始,但帶有表現力的象徵主義的景物畫。另外,他也創作一系列將孤獨孑然立於浩瀚大海或天際之間的人物,結合抽象幾何化景觀構圖的特色作品,這使得藝術家個人的繪畫風格十分突出令人難忘。從他的風景畫中,透過深色顏料與對於幽微光線的熟稔掌握,反映出藝術家看待世界極為深沉的心理狀態:孤獨、神秘和幻覺籠罩著畫面中的景物。

Léon Spilliaert,《暈眩》(De duizeling ),東印度墨水、水粉、水彩和蠟筆在紙上,1908。圖/取自wikipedia

Spilliaert擅長也習慣使用水彩、水粉、粉筆和炭筆,偶爾也使用蠟筆繪畫,因此他存世作品多是採用這樣的媒材,而少有多數藝術家所偏好的油彩。據相關資料說明,除了前述幾位藝術家外,對他創作核心形式有重大影響的,是法國象徵主義藝術家奧迪隆•魯東(Odilon Redon, 1840 – 1916)。魯東據說是因為受到普法戰爭的影響,於戰爭結束後,肇因於戰爭陰影中孕育而生的幻覺性,有相當長一段時間他幾乎僅專注於以炭筆為主要媒材的「黑色創作」。Spilliaert從魯東那時期的作品中,擷取靈感,對陰暗及黑色表現力的方式,下了很深的功夫。從而,Spilliaert的畫作經常描繪在某種失神狀態下,空蕩夢幻般空間中的一個孤獨人物,內心深沈憂鬱又靜默的感覺。而他這樣的表現手法,承襲了那個時代相對主流的象徵主義和表現主義,但作品卻不像其他多數藝術家那種鬧哄哄、暴躁紛擾,或情緒激昂,或荒蕪恐懼,而是給人一種自我內省卻不失詩意的情緒與氛圍。

象徵主義大師魯東 Odilon Redon,《自畫像》,1880。圖/取自wikipedia

Léon Spilliaert,《畫廊裡的路人》(Passanten in een gaanderij),東印度墨水、鋼筆和水彩於紙本,1941。圖/取自wikipedia

Léon Spilliaert,《月光下的牧神》(Faun bij maneschijn),東印度墨水、黑色粉筆、彩色鉛筆於紙本,1990。圖/取自wikipedia

這位藝術家作品中最令人玩味無窮的大概算是他的自畫像,他曾將自己的性格形容為「焦慮和狂熱」。因此在一件1908年《鏡中自畫像》(Zelfportret met spiegel)的繪畫作品中,Spilliaert在背景中使用了一個戲劇性的構圖和幽靈般的幻象來描繪自己。受折磨的臉和陰暗的目光,透過四分之一藏在暗處的部分,更加凸顯強調顯露出來那四分之三猙獰的臉龐。Spilliaert身著一件海藍色優雅的正式西裝,而非一般藝術家隨興的工作服,似乎可以感受到他即使知道自己的精神與身體狀態不及常人,但對自身品味的要求以及對社會地位的自信,並沒有因此有所動搖。這幾件作品強烈情緒上的感染力,也因為這種罕見的自我表現手法,而使得畫面變得令人有些毛骨悚然而難以忘懷。

Léon Spilliaert,《鏡中自畫像》(Zelfportret met spiegel),東印度墨水、水粉、水彩和粉彩,1908。圖/取自wikipedia

Léon Spilliaert,《與藍色寫生簿的自畫像》(Zelfportret met blauw schetsboek),水粉、水彩和彩色鉛筆在紙上,1907。圖/取自wikipedia

Spilliaert在1922年的布魯塞爾舉辦了他的第一次個展,之後在1929年也曾在同一城市的Galerie Georges Giroux舉辦過另一個大型個展,最後一次個展則在1944年。雖然當時這幾次展覽都有受到關注,但很遺憾地,他在二次大戰後紛亂的1946年,卻因心臟病而默默無聞地死亡。直到20世紀80年代,才又有些許細微的聲音開始再度討論起他的作品。 

今日,如果想親炙Spilliaert的作品,或許可以在巴黎奧賽美術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和根特等美術館中,看見它們寧靜而有自尊的身影。


Léon Spilliaert比利時藝術家暗黑中的自尊孤獨神秘幻覺籠罩
REACTIONS
喜愛

0

好美

1

0

2

厲害

1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