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國際新聞

特別報導

當代藝術藝博會畫廊主藝術跨界時事觀點

更「綠」一點的藝術產業──當藝術世界試著更環保時,將帶來哪些改變?

藝術產業環保線上展廳藝博會藝術世界

2020-06-01|撰文者:陳晞

由於新冠病毒的強制隔離,今年上半年全球碳排放量估計將下降5%,這是人類在疫情期間的一個小突破。但是現在隨著工廠再次運轉,國際邊界重新開放,並且由於政府將精力和資源集中在經濟復甦上,因此推遲了應對氣候緊急事件的行動,人們越來越擔心排放量將恢復到原來的步調。

藝術產業怎麼為環境盡一份心力?倫敦的畫商托馬斯·戴恩在外媒報導中表示,他目前正在與藝術產業中的同業共同建立「畫廊氣候聯盟」(the Gallery Climate Coalition),成員包括里斯畫廊展覽總監格雷格·希爾蒂(Greg Hilty)、斐列茲雜誌聯合創始人馬修·斯洛托沃爾(Matthew Slotover)、斐列茲總監維多利亞.西達爾(Victoria Siddall)以及軟體公司Artlogic聯合創始人彼得·查特(Peter Chater)。

戴恩透露,畫廊氣候聯盟將會在Artlogic建立的網站上線上啟動,網站將匯集關於畫廊產業環保化的資訊,並試圖創建最佳實踐準則。他強調畫廊之間合作的重要性,同時也可以逐漸的朝向跨領域進行合作。目前計畫將在下半年舉行相關的會議,成員包括畫商、美術館館長、藝術家與環保工作者等。

至今為止,全球已有數百個藝文機構與藝術家宣布進入氣候緊急狀態。儘管近年來斐列茲在進行項目時轉向使用回收油料,或是佳士得刪減印刷圖錄的成本,但都只是杯水車薪。該聯盟建議為畫廊建立碳足跡的計算器,儘管這樣的項目對許多畫商來說是非常高成本的一件事情,戴恩表示,聯盟正在研究一種更便宜的方法。

在環保中求進步的藝術產業,勢必也將改變現代化與全球化的產業網絡。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運輸與物流就是個大問題



對藝術產業來說,最主要的碳足跡就來自於往來藝博會之間的物流與運輸。在目前的情況來看,進行炭補償的綠能措施更近似於一種讓自己安心的贖罪券,許多氣候專家都認為它實際上很難起到任何作用。在這樣的情況下,藝術界如何進行「綠色清洗」(green washing)?

義大利都靈的收藏家派翠霞·芮包登格(Patrizia Sandretto Re Rebaudengo),他個人的基金會完全依靠再生能源公司Asja Ambiente Italia提供的綠能運作。然而他認為碳補償遠遠不夠。「我認為我們需要走得更遠。」他說,「企業應該開始選擇可再生能源,用微型熱電聯產(Cogeneration, combined heat and power, CHP)系統代替鍋爐,並選擇按照循環經濟原則實現的產品。」

在不同物流方式中,海運近年來逐漸受到關心環境議題的藝術產業工作者的重視。儘管海運仍然是一種污染物,但人們普遍認為它比空運或公路運輸對環境更友好。 藝術家格里·休姆(Gary Hume, 1962-)向自己的畫廊提出挑戰,要求畫廊只能通過海上運送他的作品。丹恩說,將來,很多藝術家都會有這樣的意識跟需求,「因此畫廊需要為這些需求做好準備。」同時,畫廊在處理展覽會的聯合裝運也可能變得越來越普遍。

格里·休姆。©Royal Academy of Art



以環保之名



對部分的歐美畫商來說,疫情期間暴增的運輸成本或許也是他們願意試著「更環保」的因素。一些藝博會的組織者正開始為他們的在地觀眾重新組織藝博會項目。 丹麥的藝術博覽會「Chart art fair」決定將不再讓展商與作品聚集在哥本哈根的夏洛藤堡美術館(Kunsthal Charlottenborg),而是散落在北歐五個首都──哥本哈根、赫爾辛基、奧斯陸、雷克雅未克和斯德哥爾摩的28個參展畫廊中舉行,被稱為「分散型藝博」,並且展出作品只限女性藝術家。

藝博會更加本地化,因而引發一系列的質疑。「我們如何避免本位化?」「當我們不得不留在當地時,我們將如何保持國際視野?」畫廊氣候聯盟中的一位藝術經銷商成員麥加里(McCarry )問。「如果我們打算避免過多的出差,我們需要確保找到最佳的線上共同工作方式。」

「Chart art fair」網站介面。圖/截自Chart art fair網站

自今年初開始,許多藝博會都發佈了各自的線上展廳平台,但是藝博會組織者們似乎還需要時間去適應這些數位科技,並將之整合為一個更具系統性的體驗介面。國外的藝術軟體公司Artlogic最近在業務上發展迅速,它為藝術家、畫廊和博覽會建立了互動式網站,過去六週估計有近百間的畫廊加入,臺灣的耿畫廊TKG+、香港的Amanda Wei畫廊等也是其使用者之一。

上個月,這家軟體公司與新藝術品經銷商聯盟(New Art Dealers Alliance)發起了一個完全線上的藝術交易會。這項名為FAIR的活動採用合作銷售模式,所有交易的20%在參加的藝術家之間平均分配。Artlogic聯合創辦人彼得·查特(Peter Chater)說,部分的大型博覽會項目也正持續進行中。「每個畫廊和藝博會的從業者都突然不得不認真思考他們的營運方式。」 「對於所有藝術世界的參與者來說,了解一種可靠且可產生成果的不同運營方式的存在,這讓大家大開眼界。」

隨著數位方案的激增,查特也意識到數位汙染的問題將更迫切。他說,Artlogic選擇在Google Cloud上運作軟體程序,因為Google聲稱其雲端數據中心的消耗能源100%來自可再生能源。



Artlogic網站為不同藝術產業中的參與者打造不同的介面服務。圖/截自Artlogic網站

另一方面,贊助藝術的公司也隨著氣候與環境的變化,正面臨贊助倫理上的審查。今年4月時石油巨頭公司「BP」首次從英國國家肖像畫廊肖像獎評委中被剔除,終結了1997年以來的贊助關係。因為關於一份碳專業的報告中指出,BP是包括埃克森美孚,殼牌和雪佛龍在內的100家造成全球碳排放量71%的公司之一。

科學家警告,由於全球封鎖而導致的強制性碳排放下降5%還遠遠不夠。氣候科學家Jane Da Mosto表示,歐洲需要每年減少其排放量15%,以公平地履行《巴黎協定》下的承諾。「如果總封鎖導致全球平均排放降低5%,請想像我們真正需要做的事情。新冠病毒與之相比只是一團灰塵。」


藝術產業環保線上展廳藝博會藝術世界
REACTIONS
喜愛

1

好美

0

1

1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

焦點新聞

「2018大內藝術節」-Should We Play? 開幕倒數!

2018-09-19|撰文者:臺北市藝術產業協會/大內藝術節17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