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評論

藝術產業

當代藝術時事觀點

「『自由』與『多元』是國內外創作環境最大的差別!」 ─ 台灣收藏家側寫系列之七

收藏家藝術市場訪談Taiwan Art CollectorTaiwan Art Collection

2021-01-05|撰文者:詔藝

具象繪畫中我個人十分偏好空間場景類型作品,而這當中我心目中的逸品,非愛德華‧霍伯(Edward Hopper, 1882 – 1967。可參閱非池中藝術網《「到最後終究還是一個人」 - 美國畫家愛德華•霍普 Edward Hopper》 一文)的作品莫屬。

霍普,《夜鷹》Nighthawks,1942。Image source: WIKIMEDIACOMMONS

另外在有次去畫廊參觀時,見到北愛爾蘭籍駐紐約藝術家Rodney Dickson(1956 – )的作品,觸動了我第一次對於抽象作品的啟發。之後,我在香港巴塞爾期間的蘇富比預展中,首次見到了美國抽象表現主義羅斯科(Mark Rothko, 1903 – 1970)的原作。在作品前面佇立觀賞時,那種情緒的極致表現,讓我幾乎感動到說不出話來。雖然西方不缺以抽象色塊為創作對象的藝術家,但羅斯科的作品,讓色塊和色塊間,呈現出無以倫比的情緒性,和其他眾多以「界線分明」色塊為主的藝術家非常的不一樣。自此之後,我才開始投入抽象作品的欣賞和收藏。

羅斯科作品,詔藝 攝。Copyright by the Artist  Image courtesy Sotheby’s

至於支持藝術家方面,我完全沒有去思考他們是國內還是國外藝術家。因為從一位從事品牌視覺設計的我來說,我就是想要「收藏好的作品」,至於是國內還是國外藝術家的作品,我倒是沒有那麼在乎,因為我考慮的就只是在於「支持優秀的藝術家」。我覺得藝術創作是全球性的,如果僅侷限於國內,那或許會有點過於狹隘。

雖然我也都會去看飯店博覽會,我但沒有收藏過飯店博覽會的藝術品。我知道飯店博覽會中也會有相當不錯的作品,在那邊收藏作品的門檻低很多,但相較於巴塞爾、台北藝博、台北當代等,我覺得飯店博覽會中所出現的作品和我期待的成熟度有落差,所以至今都還在觀察的階段。

詔藝 攝。Copyright by the Artist

對於我收藏的態度,至今我絕對「只收藏我認可而且喜愛」的作品,「沒有一件作品是我不喜歡的」,也完全沒有考慮它們的投資性。因為我認為真要賺錢的話,靠自己的專業就足夠了。至於如果一定要談到作品的未來性,這點我最近開始有在思考中,但對我來說,如果能夠從支持新銳藝術家開始時就能看見他或她未來巨大的潛力(不見得是市場價格方面),對我來說就已經得到我收藏的目的,在情感上也已經非常足夠了。

最近很多人在看的潮藝術對我來說就比較沒有吸引力。因為如果從品牌的角度來看,這些東西就是純粹的「商品」,我很難將它們認為是藝術品。如果真得要比較起來,也許奢侈品牌所製作的那些限量包包,比那些公仔等還要接近「藝術品的本質」。以包包為例,這些包包可能是全球限量,就僅有兩位數而已。它們採用最嚴格要求的材料和最嚴苛的工法製成,這些更接近我認為藝術品應該要有的「稀有」特性。

公仔和潮藝術在我看來,是「從商業角度出發,再刻意去連結藝術」,和純藝術是「從藝術創作的本質出發,之後才推向商業」的做法剛好是相反的,這是兩個完全背道而馳的思考方式。因此,我認為潮藝術等這些東西的「藝術價值含金量」是很低的。不過每個人都有不同喜好,是每個人自己的選擇。

詔藝 攝。Copyright by the Artist

Q:收藏方面學習的管道?

J:我有一位旅法回來的朋友在國內某一個重要的藝文單位任職,他在我收藏初期提供了很多寶貴的意見和經驗,最重要的是他篩選出幾家相對優質的畫廊名單,給我作為剛入門時的參考。另外,作為一位視覺設計師,我想我本來就對於美感有一定的基礎,也有我心裡一套對於藝術偏好的評斷準則,因此相對其他一般人而言,我在這方面或許有多一些優勢。

收藏家藝術市場訪談Taiwan Art CollectorTaiwan Art Collection
REACTIONS
喜愛

5

好美

0

0

4

厲害

0

猜你喜歡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