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 展期

    日期:2010-04-09 ~ 2010-04-09

  • 地點

    台北國際藝術村

  • 悍圖社西遊重慶美術館感言 / 文「悍圖社」社長楊茂林

    「悍圖社」創社12年,如果從之前又12年的「台北畫派」開始算起,社裡大部分的兄弟都是在藝壇的江湖上一路結夥比肩闖蕩而來,有20多年了。

    這群人每一個都是在藝術上與性格上既精彩又古怪的傢伙,也是一群很會創作的好藝術家,只要這群人在一起的日子,永遠是像少年惡男幼稚粗鄙的嬉鬧與嚴肅的藝術分享、思辯這兩種極端,可以微妙而融洽的交織進行的奇特情境,我們的關係,就像一群異父異母的親兄弟──這些年來我們之間相互分享、彼此承擔的,要比親兄弟還親。

    在我眼裡,「悍圖社」這群兄弟每個都像卡通人物,尤其當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個個都是性格鮮明、天真、而荒誕,卡通化、幼稚化得不像正常人;但是一回到各自的現實生活裡去,個個又都變成正常得很的好父親、好丈夫、好兒子。或許,只有當我們這群互相無須言語就能全然彼此默契理解的人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夠完全不需掩飾地放縱開來平常壓抑的真性情(劣根性)吧!

    有些人非常好奇疑惑:為什麼「悍圖社」的成員在創作上各個都是這麼地剽悍而能量充滿?至少對我而言,有一個重大原因,就是因為身邊這些「奇人異士」實在無法小覷,他們的實力造成了我隨時必須提心吊膽的壓力、必須暗暗練功的自我鞭策;比肩並轡的兄弟們,身為老大哥總是不能落後的。

    重慶美術館跟中國最重要的美術重鎮之一四川美術學院,有著不必切割的密切關係,也是學術性最濃厚的少數幾個美術館之一。之前「悍圖社」赴重慶參訪,與四川美院師友分享交流兩岸的藝術發展過程,發現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對比現象:在文化大命之後,中國當代美術發展的第一波,正是源自於四川美院當時年輕藝術家們從畫冊中學習、揣摩自美國鄉土寫實主義畫家懷斯的情懷,所發展出對整個藝術史、對時代具有撼動性影響的「傷痕美術」;而回想當年,也就是「悍圖社」的前身「101現代藝術群」時期,我們也是透過對於理論的閱讀、對於畫冊的學習,從義大利超前衛的理論裡擷取了挪借古典老遺產裡的當代元素,走出一條藉由藝術創作思索國家與民族主體性問題的當代藝術路線。八○年代初,當時的我們都是土生土長的在地藝術,藉著學習、主觀地選取合乎我們需要的西方藝術元素,藉以刺激、滋長出了具有我們自己原生面貌與真實情感的當代新藝術。當我們發現到彼此這一層相似的情感與過程時,讓我們對於四川美院更是產生了特殊的認同與親切感。

    「悍圖社」除了在台灣各美術館展出時會嚴格地自我要求品質與學術性之外,作為一個具有代表性的本土畫會團體,我們也希望往後有更多的機會,跨出區域化、地域性的侷限,到其他地方展出,藉以讓更多人透過「悍圖社」認識台灣當代藝術的多元面貌。這次是「悍圖社」跨出去的首發第一站,我們抱著「以藝交友」的心態,去跟四川及川美的藝術家們交流,開始累積彼此的情感與更深的瞭解。

    新聞聯絡人:關渡美術館 陳浚豪 0935-797807  
    雅墨文化 王長英 0919-221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