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VT 非常廟

【Remains of the Day 長日將盡】侯淑姿個展

  • 展期

    日期:2015-10-03 ~ 2015-10-31

  • 地點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 藝術家座談會:2015/10/17(六)15:00
    座談會地點: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新生北路三段56巷17號B1)
    主講人:侯淑姿;與談人:黃孫權

    About Exhibition
    美國現代實用主義法學創始人奧利弗‧恩德爾‧霍姆斯所說過的「家是我們情之所繫之處,身體也許會離開,心卻永駐於此。」本次藝術家-侯淑姿此系列作品將探討這群飽受離散之苦的居民(女性)客居他鄉的生活形態、鄰里關係、個人生命與大時代的關聯與消長。

    眷村改建條例實施以來,鳳山地區的眷村陸續拆除,黃埔新村成為少數幸運獲得保存的眷村[1]。黃埔新村承繼了日治時期在鳳山地區的軍事部署與建設[2],民國36年10月,孫立人將軍選定以台灣鳳山為新軍訓練基地,並調動百餘名新一軍的部屬來台,成立了第四軍官訓練班,安置部屬與家眷於誠正新村(後改名為黃埔新村),是為全台第一個眷村。民國44年5月黃埔新村因「郭廷亮匪諜案」、「孫立人案」而舉國皆知[3]。

    本作品的主角劉奶奶隨著她的未婚夫來到鳳山,在此建立了家園。作者在民國103年7月探訪這個村子時,僅餘存極少的住戶,劉奶奶是其中之一。劉奶奶對她住了六十餘年的房子堅持駐守到斷水斷電的前一刻。她的生命經驗敘述著隨政府來台的軍人眷屬遠離家鄉而成為異地的圈外人(外省人),臨老再次面對苦心經營的家園的遽變,深切表達對住了六十餘年的眷村家園的難以割捨之情與無處再尋眷村的悵惘。無親戚與家族支撐的外省眷戶因著眷村的集體生活關係而建構起在台灣的家園,原本以為是臨時的居所,但終了卻取代對岸的老家成了眷戶心靈與情感上的「原鄉」。

    此次作品如同展名〈長日將盡〉帶著離散的情感及深刻的記憶,觀眾將透過藝術家紀實影像,探討高雄鳳山黃埔新村的女性眷戶搬離眷村後,回首超過一甲子歲月的歷史記憶的影像屐痕。


    [1]黃埔新村於民國102年6月21日登錄為文化景觀之後,於同年底由高雄市政府向國防部提報為眷村文化園區,目前已朝國家級眷村文化園區進行規劃。

    [2]這個區域包含軍官宿舍、馬廄,以及慰安婦集中地。日軍侵略所需最強功率海軍廣播電台也在附近,即後來工協新村的白色恐怖時期海軍招待所,今稱明德訓練班所在地。

    [3]民國44年(1955)年8月20日總統府參軍長,前任陸軍總司令孫立人上將因新村居民、任職於步兵學校的少校教官郭廷亮所涉匪諜案(1955年)的影響,被迫引咎辭職。郭少校教官於5月25日被拘捕,於海軍招待所遭遇刑求與誘騙,被迫承認為匪諜之後,孫立人的部屬多人受到牽連。
    居住於黃埔新村者,據聞有卅多位被捕入獄。這些軍官的妻小生活困頓無著。出獄後,因已無軍人身份,謀職多遭多重困難。而未下獄者,亦飽受監控與排擠、歧視之苦。民國44年(1955)年後遷入黃埔新村者,也以服務於陸軍官校與步兵學校的軍官為主,但心態、立場已經不同以往。為了掌握孫立人舊部屬的狀況,村內及其四周陸續遷入政工與警總軍官與眷屬,此後三十年以上,凡屬孫立人嫡系的部屬均長期受到監視,受牽連者甚廣。

眷村改建鳳山

推薦展覽

view all

得藝美術館

【美麗藝夏】歐美藝術家聯展

日期:2019-07-02 ~ 2019-08-04|台灣,台北市

19 days left

1839當代藝廊

【遠雄內湖旗艦會館】大地之美,美國攝影家 Christopher Burkett

日期:2019-07-06 ~ 2019-07-31|台灣,台北市

15 days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