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金車文教基金會

【2016/10/22(六)金車創意講堂】莊偉慈不是怪力亂神—藝術作品中的神鬼形

  • 展期

    日期:2016-10-22 ~ 2016-10-22

  • 地點

    台北市大同區承德路三段131號4樓

  • 繪畫中的奇譚,從日本的妖怪形象談起,藉由藝術表現看見藝術中的鬼怪與神仙形象差異


    畫鬼最容易,畫犬馬最難
      在許許多多的繪畫作品中,除了大家熟悉的肖像、靜物與風景之外,也不乏鬼魅與神仙的形象。儘管對人們而言,這些「看不見的東西」是抽象的,但在藝術的世界裡他們卻真實地存在於藝術家的想像,並且被畫成作品流傳於世。不過,將這些不可見之物給畫出來是否真的這麼容易呢?在《韓非子.外儲說左上》裡就曾有這麼一段話:
      客有為齊王畫者。齊王問曰:「畫孰最難者?」曰:「犬馬最難。」「孰最易者?」曰:「鬼魅最易。夫犬馬,人所知也,旦暮罄於前,不可類之,故難。鬼魅,無形者,不罄於前,故易之也。」
      大意是,戰國時代時,齊王問他的畫師說:「畫什麼東西最難?什麼東西最容易?」畫師回答:「畫鬼最容易,畫犬馬最難。」為什麼畫看不見的鬼,反而會比常常看到的動物容易呢?主要是因為鬼魅沒有形象,就寫實的角度來說是無法臨摹的,換句話說,因為無所依據,對畫家而言反而有了更多的自由,想怎麼畫就怎麼畫。也因此,我們現在看到的鬼魅形象多半是畫家所創造出來的。


    日本的妖怪形象
      在東、西方的世界,由於宗教、文化的概念相當不同,這也間接造成了透過藝術而表現出來的神鬼形象有著極大的差異。

      談到妖怪,也許是因為台灣熟悉日本文化的關係,會浮現出來的應該大多會是日本的妖怪形象。事實上,在日本的文化無論是哲學或文學裡,都可看到對於超自然神秘力量的敬畏,以及崇拜精靈的思想等。過去在日本的文學作品如《宇治拾遺物語》,或是以佛教因果報應故事為題的繪畫《地獄草紙》等作品,都可見關於鬼怪描述以及妖怪圖像的出現。這方面的題材,最有名的是「百鬼夜行」,同名的繪畫作品非常多,內容描繪了各式各樣的妖怪形象。


    國立台灣美術館所舉辦的「日本浮世繪—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精選展」
      今年6到7月份在台中的國立台灣美術館所舉辦的「日本浮世繪—東京富士美術館典藏精選展」,其中有件作品是由歌川國芳所製作的錦繪《相馬の古內裏》。歌川國芳的創作向來充滿想像力,構圖也十分大膽,曾有「奇想的浮世繪師」和「幕末的修羅繪師」等稱呼。《相馬の古內裏》這件作品中,可以看到巨大的骷顱在構圖上有著近三分之二的比例,圖中兩位武士倒在地上,似是被妖怪追到兩腿癱軟,由於骷顱的比例相當巨大,因此也創造出讓觀者被圖像震驚的效果。有趣的是,日本漫畫《鬼太郎》的創作者水木茂,曾經仿照這件作品的構圖畫了一張《餓者骷顱》,而水木茂在漫畫中更創造出各種妖怪形象,日本的妖怪文化至今歷久不衰由此可見。


    人形樣貌的「幽靈」
      除了妖怪,有著人形樣貌的「幽靈」也是藝術創作中常見的題材,日本的幽靈故事因受到中國與印度的影響,所以這類形象隨著佛教傳入而與小說、戲劇和浮世繪結合在一起。幽靈在日本算是比較複雜且自成系統,基本上,最早可追溯到西元6世紀欽明天皇世代,也就是佛教傳入後,幽靈才出現在日本的文化中。至於故事,從《日本靈異記》、《今昔物語集》等,皆可看到對於幽靈和鬼魅的描繪。而到了江戶時代,關於怪談傳說就更為盛行,不過關於幽靈傳說最活躍的時代,要算是19世紀初期,無論是劇場或是繪畫作品,都可見到幽靈描繪的形象。除了上述提到的《相馬の古內裏》,浮世繪大師葛飾北齋也所創作《北齋漫畫》中的「百物語」篇也描繪了許多鬼怪圖像。


    西方與中國的鬼怪形象
      至於大家所熟悉的西洋美術史中的作品,鬼怪形象除了出自希臘神話故事之外,主要仍是來自於對「地獄」的描繪,《聖經》故事中「最後的審判」就對於地獄的情況多有描述。像是文藝復興時期的波許(Hieronymus Bosch)曾描繪地獄的情境、印象派雕刻家羅丹做的《地獄之門》也是相同的題材。至於中國傳統的繪畫作品中,雖然較少刻畫鬼怪題材,但關於鍾馗的形象倒也不少。

金車文藝中心莊偉慈金車創意講堂

推薦展覽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