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藝術門(香港畢打行)

【避色】朱金石個展

  • 展期

    日期:2016-11-18 ~ 2017-01-11

  • 地點

    香港香港中環畢打街12號畢打行6樓601-605號

  • 香港──藝術門(香港畢打行)榮幸在時隔三年之後再度舉辦朱金石個展。此次展覽是在林明珠與藝術家長久探討後,精心選擇了藝術家從未展示過的八十年代、九十年代數件黑白抽象繪畫作品,同時重點推出朱金石2015年前後創作的十六件黑色、黑白色、白色抽象繪畫作品。林明珠認為,繪畫與裝置的關連在朱金石的藝術中獲得了極具風格的詮釋,他不是採用繪畫與裝置主題相互呼應的方式比如安塞姆•基弗(Anselm Kiefer),也並非像里查·塞拉(Richard Serra)用繪畫去輔佐裝置,而是使用幾近對峙的方式,讓繪畫與裝置形成相互的挑戰,但是持續出現在藝術家生涯的黑白形態,又隱匿地守護著繪畫與裝置的親緣紐帶,並且常常以平靜的方式,表現出突如奇來的、帶有東方意境的藝術作品。

    展覽题目「避色」出自朱金石與藝術門亞洲總監吳承祖藝術討論的機鋒,在觀念上試圖重新發掘繪畫的視覺形態,在黑白顏料的堆疊中將當代抽象油畫與非西方式的經驗融為一體。「避色」並不是取消繪畫色彩的視覺體驗,而是將傳統美學轉化為當代觀念。對於如何定義繪畫色彩,亞洲有著獨特於西方的美學理論,黑與白不僅是東方傳統繪畫的靈魂,也是中國當代藝術的實踐方式之一。「避色」可以理解為,藝術家在精神境界上追求「絢麗之極歸於平淡」,「返璞歸真」或「無住於色」,鑒於此,朱金石的黑白繪畫就不僅僅止步於觀念抽象,而是把東方美學也嵌入今天的抽象藝術之中,正是在這樣重叠語境中,「避色」繪畫向我們提供了既是視覺的直觀感悟,亦是非視覺的冥想空間。

    在此次展覽中,作品的感知空間提供的維度不僅僅介於黑白之間,同樣也建立在抽象的顔料色塊與形象的隱喻之間,相較於朱金石之前創作的標誌性厚繪畫,此次展覽的作品更清晰地透露出藝術家個人化的意念、想像和回憶的片段。作品《大荷無葉》的意象來自於老子道德經所言大白若辱、大象無形,荷花浮於水面的形象隨著觀看距離的拉近被顏料本身的凝重所替代;另一幅作品《飛鳥相與還》的題目來自陶淵明的田園詩,黑色顏料盤據畫面的右上方,隨時會躍出畫布邊緣,而左下方空白的畫布則為飛鳥的動作提供了充足的緩衝,畫面的動能將飛鳥推向畫外、推向詩中的夕山薄霧。

    在《黑瓦寺》中,藝術家自底部開始將黑色顏料一塊塊地重疊按壓在畫布上形成三列平行垂直於畫布邊緣的連續色塊,每一塊顏料相互獨立,僅僅在推壓色塊的邊緣處相連接,這樣的排布方式類似與北京四合院屋頂的磚瓦佈置,而朱金石早年在北京的居所恰巧就位於四合院群落之中,鄰近居所的廣化寺是一片幽靜之地,寺廟傳來的鐘聲常常迴盪於院落與屋頂,而《廣化寺》中畫面的對角線結構將記憶停留在低遠的天空中。「避色」以其不住於一處的意涵而介於東方美學與當代觀念之間:色彩歸於平淡天真,形象融於抽象色塊和空間挪移,而觀念流轉於直觀與體悟中。

    「避色」以其不住於一處的意涵而介於東方美學與當代觀念之間,畫面歸於平淡天真,形象融於抽象色塊和空間挪移,而觀念流轉於直觀與體悟中。縱觀藝術家近年的創作實踐,黑色與白色不僅僅承載了繪畫的觀念實驗與東方精神中善獨態度的契合,同時也成為了隱匿和延綿於藝術家在不同時期創作語言形式的線索。

藝術門(香港畢打行)朱金石

推薦展覽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