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池中訪談─ 朱炳仁 :美哉熔銅

朱炳仁熔銅工藝之美 兼俱當代與經典價值 媲美賈克梅第

受立體派、超現實主義影響,賈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最終創造了自己獨特的藝術語彙,並在逝世的四十四年後,在20­10年以《行走的人I》約合1億432萬美元的成交價,創下了當時的世界藝術品的拍賣­紀錄,接受冠冕,登上了藝術最高殿堂的王座。而朱炳仁的熔銅藝術,其形神兼備的藝術創­作,便像是東方的賈克梅第般,同時兼具當代與經典。

在朱炳仁之前,源於清同治年間,相傳三代的「朱府銅藝」僅是製作一般的日用品,朱炳仁­不但將其發揚至銅建築領域,更因受到2006年的天啟—一場發生於常州天寧寶塔的大火­,意外瞧見了留存於大火中銅的結晶與銅塊燒融後流淌之美,也就此開啟了朱炳仁的藝術生­涯。

朱炳仁的銅雕不但具有東方的形體,更在熔銅的材質其上增添色彩,在《秋松影下》的雕塑­作品上,我們即可看見朱炳仁的銅雕功力。藝術家以「熔銅」鑄型,在秋松蜿蜒生長的枝幹­上,處處可見圓潤飽滿的溶銅工藝。同時,他更以耀眼奪目的金黃色「庚彩」,滿佈綿延在­枝椏末端的針葉處,透過層疊的松蔭,製造出光影變化,作品體態更如同古代工筆畫般細膩­,銅雕富含的文人氣息至此表露無遺。

在以稻穗、彎月、青松、蓮蓬,荷葉為主題雕塑創作外,朱炳仁漫延於牆面上的「熔銅書法­」,更是藝術家一絕。此類浮雕系列同時證明了藝術家不僅侷限於立體的雕塑形態,並可「­入畫」,不但藉此體現了當代的價值,更突破了既往傳統書法的觀念與體系,讓雕塑與當代­書法的境界,向更高的層次邁進。

除了創作媒材與表現方式,朱炳仁也注重天道思想與人本主義的概念,於2012年展出的­《稻可道,非常道》大型熔銅裝置作品,即發自於這樣的自主信念。藝術家以銅替代了物質­的稻,不但代表了「道」的精神能因銅的不滅而長久留存,更透過民以食為天的「稻」,說­明了他對於全中國的熱愛,朱炳仁在美學的境界上,增添了之於國家民族的情感,著實感動­人心。

走過69年,從民間銅製用品、雄偉的銅製建築,到具備形意之美的熔銅雕塑,朱炳仁終其­一生與銅為伍,有銅相伴,並同時以充滿中國味的銅雕藝術,昂然屹立於整個中國。在傳承­見證了中國的銅雕世代過後,未來,朱炳仁又要將中國雕塑帶領至怎樣的高度,值得引頸企­盼。

【池中訪談】朱炳仁:迷熔銅

問:採訪/陳威廷|撰稿/克緹藝術節|攝影/陳威廷|剪輯/陳威廷

答:


問:朱炳仁熔銅工藝之美 兼俱當代與經典價值 媲美賈克梅第

答:受立體派、超現實主義影響,賈克梅第(Alberto Giacometti)最終創造了自己獨特的藝術語彙,並在逝世的四十四年後,在2010年以《行走的人I》約合1億432萬美元的成交價,創下了當時的世界藝術品的拍賣紀錄,接受冠冕,登上了藝術最高殿堂的王座。而朱炳仁的熔銅藝術,其形神兼備的藝術創作,便像是東方的賈克梅第般,同時兼具當代與經典。

在朱炳仁之前,源於清同治年間,相傳三代的「朱府銅藝」僅是製作一般的日用品,朱炳仁不但將其發揚至銅建築領域,更因受到2006年的天啟—一場發生於常州天寧寶塔的大火,意外瞧見了留存於大火中銅的結晶與銅塊燒融後流淌之美,也就此開啟了朱炳仁的藝術生涯。

朱炳仁的銅雕不但具有東方的形體,更在熔銅的材質其上增添色彩,在《秋松影下》的雕塑作品上,我們即可看見朱炳仁的銅雕功力。藝術家以「熔銅」鑄型,在秋松蜿蜒生長的枝幹上,處處可見圓潤飽滿的溶銅工藝。同時,他更以耀眼奪目的金黃色「庚彩」,滿佈綿延在枝椏末端的針葉處,透過層疊的松蔭,製造出光影變化,作品體態更如同古代工筆畫般細膩,銅雕富含的文人氣息至此表露無遺。

在以稻穗、彎月、青松、蓮蓬,荷葉為主題雕塑創作外,朱炳仁漫延於牆面上的「熔銅書法」,更是藝術家一絕。此類浮雕系列同時證明了藝術家不僅侷限於立體的雕塑形態,並可「入畫」,不但藉此體現了當代的價值,更突破了既往傳統書法的觀念與體系,讓雕塑與當代書法的境界,向更高的層次邁進。

除了創作媒材與表現方式,朱炳仁也注重天道思想與人本主義的概念,於2012年展出的《稻可道,非常道》大型熔銅裝置作品,即發自於這樣的自主信念。藝術家以銅替代了物質的稻,不但代表了「道」的精神能因銅的不滅而長久留存,更透過民以食為天的「稻」,說明了他對於全中國的熱愛,朱炳仁在美學的境界上,增添了之於國家民族的情感,著實感動人心。

走過69年,從民間銅製用品、雄偉的銅製建築,到具備形意之美的熔銅雕塑,朱炳仁終其一生與銅為伍,有銅相伴,並同時以充滿中國味的銅雕藝術,昂然屹立於整個中國。在傳承見證了中國的銅雕世代過後,未來,朱炳仁又要將中國雕塑帶領至怎樣的高度,值得引頸企盼。


問:採訪/陳威廷|撰稿/精銳藝術館AAM|攝影/陳威廷|剪輯/陳威廷

答:


問:稻可道,非常道

答:台灣台中樓宇巍峨的七期住宅區內,以「稻可道,非常道」為題,我種起稻來了,無疑是藉老子道德經首句之義;種稻當然是值得說道的,但這裡種的並非平常之稻,是熔銅藝術之稻。雖稻貌岸然,可其意貌之外。猶以今日,幾多田地稻貌已改。多為棄種稻而種樓。誰知兒孫來年,何地掌稼盤中餐。

老子之言,我看應有另一斷句,則「道可,道非,常道」。就是說,什麼是常道,應該包括可行之道,道可,不可行之道,道非。那麼「稻可道,非常道」,亦當另有斷句,為「稻可,道非,常稻」。我釋之為:稻太重要了,離開稻,什麼道理都是非的,這是常識,常理,記住稻。

人們在慾望驅動下,已不知常識,不顧常理了。記住常稻,且不僅是常稻。這是我在本次精銳藝術節上種「非常稻」之良苦用心,君知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