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台北日動畫廊:【藤田嗣治與巴黎畫派】

適逢日本近代藝術家藤田嗣治誕辰一百三十周年,台北日動畫廊 (galerie nichido Taipei)將於 5月21日推出 「藤田嗣治與巴黎畫派」 展覽,呈現藤田嗣治(Léonard Tsuguharu Foujita)、瑪莉 ‧ 羅蘭珊(Marie Laurencin)、莫依斯 ‧ 基斯林(Moïse Kisling)、莫里斯 ‧ 尤特里羅(Maurice Utrillo)等巴黎畫派代表的作品,邀請觀眾一同窺探巴黎畫派時代的藝術群像,以及藤田嗣治宛如魔法般,神秘誘人的藝術世界。

=========================================================

奈良美智、村上隆、池村玲子等人帶來的旋風,反映近年來日籍藝術家於世界舞台的活躍。而首位開啟國際大門的這位日本使者,無疑便是早年便名揚海外的藤田嗣治。

當日本洋畫正傾心嘗試臨摹西方繪畫的1920年代,藤田早已成為巴黎畫派當中家喻戶曉的新寵兒,不僅在巴黎,於比利時、荷蘭、德國等地皆分別舉辦過個展,並且廣受好評。探究藤田當時的名氣,除了他個人獨特的魅力,也因為其身為日本人的身分,而得以引領一批同樣赴歐進修的東洋畫家,成為他們學習的重要對象。藤田的成功,象徵東洋美學入主西洋主導的近代藝壇,透過兩者巧妙的融合,展現藝術表現的多元可能。

1913年,藤田於26隨時初訪巴黎。抵達法國後,藤田隨即拜訪了畢卡索的工作室,並深受立體派及亨利・盧梭 (Henri Julien Félix Rousseau) 作品的衝擊,加上與莫迪里亞尼(Amedeo Modigliani)、蘇丁(Chaïm Soutine)、基斯梵鄧肯(Kees Van Dongen) 等大師們頻繁交際往來,更讓藤田體悟到不能只是一味模仿他人,重要的是畫出具有個人風格的獨特創作。

不久後第一世界大戰爆發,藤田因戰火而留在異鄉,來自日本的金援也全數斷絕,他一邊過著窮困的生活,一邊不倦摸索著個人原創的表現風格。這段期間,和同期畫家交往時獲致的激勵,以及接觸羅浮宮內來自埃及、希臘古文明藝術的經驗,對他日後的創作皆產生深遠影響。前衛美術與西洋古典美術的交融,喚醒他心中沉睡已久的東洋傳統美學。藤田以喜多川歌麿(Kitagawa Utamaro)及鈴木春信(Suzuki Harunobu)浮世繪的獨特表現為至高目標,並進一步透過洗鍊、嶄新的繪畫技法,成為「巴黎畫派」內融合前衛與古典、獨樹一格的藝術家。

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隔年舉辦了法國秋季沙龍,藤田的六件作品全數入選,受到各方矚目,同時被推舉成為沙龍正式會員。1920年於沙龍推出的裸婦系列作品,再次廣受好評。1921年,藤田以被喻為「蒙帕納斯女王」的Kiki為模特兒創作裸婦,畫作中宛如陶瓷的乳白色肌膚,被巴黎畫壇盛讚為極致的「大白底」(grand fond blanc),使藤田穩坐沙龍最成功的寶座。

藤田嗣治的乳白色時期,讓人聯想到彷彿清澈透白而尚有餘溫的東方白瓷,東洋傳統繪畫中的平面裝置性構圖,浮世繪般纖細靈活的描線,以及剔除繁複色彩的極簡色調;這些元素不僅攫獲西方人的目光與讚嘆,更提點眾多爭相學習西洋畫的日本畫家們,自己文化傳統中未曾留意到的奧秘。藤田的成功,象徵東洋美學入主西洋主導的近代藝壇,透過兩者巧妙的結合,展現藝術表現形式的多元可能。

在世時已頗負盛名的藤田,歿後半世紀直到現在,名氣仍舊居高不下。誠如上述,將東方與西方美學以高層次的手法融合在一幅畫作當中,或許正是藤田嗣治作品至今仍能成為藝壇指針的重要原因。文/土方明司 (美術評論家,平塚市美術館副館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