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宏藝術:【.頌 SONG SUNG 郭江宋 首展】

  • 展期:2016-10-14 ~ 2016-11-20
  • 地點: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二段197號1-2F
  • 參展藝術家:郭江宋
  • 收錄
  • 收錄

從小就憧憬畫畫,但處於僅求溫飽的年代,只得將這份興趣收納在內心深處。隨著同儕進了花蓮高工的化工科就讀,面對那些極公式化的有機化學、無機化學、工業化學等科目,雖沒有興趣卻也乖乖地唸完。當兵退伍後站在工作與升學的十字路口時,意外發現國立藝專的招生公告,當下那份憧憬立刻油然而生,經過一段時間的努力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順利進入自己最想念的國立藝專美術科國畫組。

在這裡讓我正式接受學院的正規美術教育。靠著對藝術創作的狂熱,感覺自己就像是泡進水裡的海綿,不斷的膨脹、成長,把所有老師教的基本功都盡力地吸取,融會貫通。但在畢業的前一年,因聽了一場吳弦三老師的演講,對於他講述西班牙的藝術環境與浪漫的生活體驗充滿著嚮往。這期間又被同學不斷遊說:你是學國畫比學西畫的同學更適合去西班牙留學,因為可以轉換另一種創作的模式,以不一樣的材料來創作。就在國立藝專畢業那年,1987年八月首次踏出臺灣前往西班牙的新旅程,卻也是改變我一生最大的轉涙點。

一個充滿浪漫又遙遠的國度,對他在小時候的記憶只存在於布袋戲中的甘草人
物可是當來到這個國度時,卻有種似曾相識的熟悉。同年順利進入馬德里大學藝術學院(Faculdad de Bella arts de compluteuse de Madird)就讀,這所曾經孕育許多國際藝術大師的學校,開拓我對藝術的視野,也帶領我進入另一種全新的創作思考邏輯與模式,雖然在初期有著西畫與國畫全然不同的材料表現方式,但漸漸也帶出一種新的思維,當時許多西班牙教授與同學教給我更多不同的創作媒材,而我也學著將這些不同的材料與過去的所學中尋找到更契合的創作模式,在不斷實驗過程中,總有一種忐忑不安的憂慮,因為高中時期念過化工,深知這些不同屬性的材料的結合是有風險、有盲點的。此時理工概念,喚醒我對繪畫修復的好奇,巧合的是馬大正好有繪畫修復系,因此,在進入繪畫系博士班的同時,我又到修復系去尋找我所疑慮的解答。

「修復」專職是保護藝術作品的守護神,其對繪畫的態度只有實事求是,以科學角度出發用理性的態度來面對各種不同的疑難雜症。當繪畫的隨性遇上條理分明的修復時,兩者之間所碰撞出來的是阻力或助力就端看個人如何拿捏與轉換。在從事修復過程中,發現許多自然老化或是遭到意外傷害所產生的保存問題,對自己的創作就更加小心謹慎。
1994年回到臺灣決定先成立「郭江宋繪畫修復工作室」,希望先穩定家庭生活並貢獻所學,正式肩負保護藝術作品的守護者。經過二十幾年的修復生涯,修過各名家的作品,也接觸形形色色病變作品。但這些作品雖然在自己努力下得到再生,但終究還是屬於別人的作品,一個充滿創作期待的修復師是無法在修復中而得到自己心靈的慰藉,畢竟,理性是無法傳達感性的情感。
況且,念茲在茲,當年的自己就是為了畫畫而進入這個領域,自然應該在此領域中得到真正的滿足。

在各種條件達到水到渠成的時候,重拾畫筆變得更加順理成章,創作藩籬已沒有東西繪畫之分,沉積在內心的養份經過二十幾年歲月的淬鍊,重新化為創作的能量。有著多年修復的經驗閱歷不同病變的問題,對於自己的創作就更加的小心翼翼:從內框的製作,畫布的選擇,都是以保存作為最重要的考量,每張畫布的塗底、肌理製作都是自己親力親為的處理,唯有這樣才能製作出一張符合自己創作所需又安全的畫布。其實真正的創作應該是從製作畫布就開始,因為每個畫家的用筆用色與畫布的特性是相輔相成,基於這樣的因素,我採用的都是純手工的亞麻畫布,希望給這些作品有最安全又良好的先天條件。

由於長期從事繪畫修復,因而經常閱歷名家的作品,在每次修復的過程中,為了順利完成藏家所委託的任務,舉凡畫家的創作材料、技巧、理念、造型等都得專注的解讀,無形中也累積出更多繪畫經驗,尤其在個人創作風格的建立上儘量避免前人的形式。在深知繪畫材料的複雜性後只要掌握適當黏合劑的應用,繪畫也可以很單純而安全的處理,理解這些原則後在創作的過程中反而更容易融會貫通、應用自如。

在畫風如此多元的今天,無論是西畫、國畫或是東西畫合璧,在個人的創作領域裡我試圖以最真誠純淨的自我來闡釋這系列的創作。透過繪畫的形式,將個人生活的點點滴滴投射在作品的情境之中。特殊肌理的效果成為創作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墨有著濃濃的東方美學的意涵,但卻缺少色彩的層次。因此我借用許多墨作為作品的底層,甚至隨興題上許多中國的古詩詞來作為作品的背景,再依其材料安全組合,先後順序來進行主題的描繪。所以水性的壓克力顏料加上油性的油彩顏料,兩者之間相互融合,也互相彌補不足,試圖在不同材質的組合下,達到安全又多元的創作素材。科班出身的我,繪畫技巧原有頗深的基礎,無論是過去的國畫訓練或是寫實油畫的磨練,當有創作需要時,這些技巧就會自然而然地發揮出來,兩者之間的融合就像是沉澱在自己的體內養份一樣,隨著思緒灌輸到每一件作品上面。

繪畫的本質當然是在反映創作者的內心世界,在創作主題中有許多來自兒童時期的記憶,如傳說系列,是在訴說曾經聽聞的故事,透過這些故事的串聯,把兒時的印象透過繪畫來具體呈現。在許多成長背景裡,母親一直是影響我最深遠的原力,因此,有部分的創作是來自對母親的依戀,尤其是在母親剛過世的那半年時間,悲傷、思念與更多的不捨,只得將這些轉移到自己的作品裡,所以畫了一系列的「生命之歌」,當完成這些作品後內心的隱痛才得到些許的療癒,也讓自己慢慢走出失恃之痛。
在每次的創作中,為了實踐各種媒材的特性,總是先應用層層堆疊的方式來營造主題的氣氛。等到肌理、色調都大致底定後,才從過去成長記憶尋找最適切的主題,此時主題的植入就是決定這件作品的靈魂。在每個生命的成長階段,都是得付出相當的代價,但無論是何種代價,這些烙印在內心裡的潛意識,正好藉由創作來抒發。人世間的喜、怒、哀、樂是因為生命的存在才有意義,只要用心去體會萬物之間的互動,各種生態都能令人感動:天地萬物皆有情,這原是一個有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