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首都藝術中心:【徐畢華的抽象繪畫】心靈的悸動是生命的樂章

  • 2012-08-28|撰文者:王哲雄

入心靈彩田,探看四季繁花。
心靈花園彷彿一座自然的生機花園,
任音樂、文學、哲思函容陽光、雨露與清風。

這是徐畢華表述她繪畫世界深處的心靈悸動最浪漫的詩句;也是她的抽象藝術之所以如此豐沛澎湃,如此約爛多姿的最佳說明。把工作室建於木柵半山腰,自願與喧嘩的都市保持若即若離,讓陽光、風雨、林葉飄浮的聲音,伴隨著旋律與;鍵節奏不同的音樂,迴盪穿梭於其間;加上文學、書香、佛理、哲思的灌溉。要徐畢華的藝術不美妙不動,那就很難了。

徐畢華是我看過幾位最具文學性、音樂性和哲理的抽象畫家之一,而且也是一位最了解繪畫技法和內容是一體兩面的專業藝術家。如果說她有女性纖細敏銳的感覺;,她也有奔馳豪邁、灑脫俐落的超性別的特質。出生繼雲林,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系的徐畢華,她的最籤興趣還是藝術,所以在離開大學不久就舉行她的首次個展覽(1982年),I987年前往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藝術研究所主修藝術史,希望從縱覽各個不同藝術思潮推動下鱗創作面向來開展她未來的研究方向。以往她所熟悉的水彩顏料與技法,已不敷她表現上的需求,於是又於.S9年進入波士頓美術館學院主修油彩與壓克力顏料的表現技法。從早期的具象、類抽象和抽象,徐畢華一路是來,駕輕就熟,轉換自然,毫無牽強附會之態。

抽象藝術可大分為幾何抽象與抒情式抽象(美國稱為抽象表現主義);而抽象表現主義實際土是受到超現實主義的「自動運作論」(L、Automatisme)的影響,「自動運作論」與弗羅伊德精神分析學的潛意識論有關,藝術家藉「自動運作論」所表現出來的潛意識世界,基本土是種「惡夢」的形式。雖然徐畢華的繪畫同樣是屬於抽象表現主義的形式,但是它絕對不是惡夢的浮現,而是對生命抱著由衷的喜悅,是接觸大自然、領悟大自然後的心靈悸動。正如她所言:「山居十年,[自然]對我而言,不再是走馬看花。而是實證體驗。「風景]對我而言,不再只是表象寫實的靜態美,而是試圖超越表現藩籬,用心眼細膩照會之後所領悟的美感。這種對事物另類的深入觀照,全然解放了心靈視覺,賦予創作無限的可能。用之於文學,就像是將原始的記述文轉化為[詩];用之於繪畫,就像是將寫實的風景轉化為心象的風景,走入抽象抽離雜蕪,回歸當下的本然。這是一種簡單、活潑、自在、充滿真誠情感而內化的獨特藝術表現」。

抒情式抽象或抽象表現主義,貴在「一氣呵成」、「音樂性節律」和「恰到好處的能量釋放」。當然最終目地是要達到「物與我」的交乳(fusion),也就是說「我在無形中,無形必有我」,這是一種「境界」,而不是一種形式;藝術家要在繪畫上達到這種情境的形式,端賴色彩與線條。徐畢華用色彩的方式相當多元而大膽,線條的功能不只是在勾勒物形輪廓,線條對徐畢華來說猶如語音學上的「重音」、音樂學上的「修飾音」,它有強調烘托與妙化的特殊功能。所以徐畢華看待色彩與線條,不像以往的寫實或具象畫家所認為的主從關係(色彩是依附在以線條勾勒的形體),她把色彩與線條處理成各有職司、各自獨立但相輔相成的體式,誰也不依附在誰的身上。

唯有如此,才能達到「我在無形。無形有我」的「物我交乳」的繪畫最高境界。否則,會陷入「我為物役」或「物為我役」的了無創意的陋習,這正是徐畢華的智慧高人一等之處,也是她從具象繪畫轉入抽象表現,那麼灑脫順遂,那麼難不倒她的關鍵因素。至於「一氣呵成」"「音樂性節律」和「恰到好處的能量釋放」,正是徐畢華繪畫藝術的特質。例如坐看雲起時>(IOFX2),下筆的速度感有如迅雷閃爍,深淺不同的色調圓渾而有節奏,線條與色塊適得其所,恰如其分的各自釋放能量,並達到最密合的協調關係:「雲從心象升」。又如之詩的季節>(40F,2000年)一件,一方面可以看到徐畢華色感的豐富,一方面又可以看到她永遠活潑動盪。毫無倦態的生命力與能量感;藍、紫、黑的主調,綿密而一致,幾許輕盈掠過的各種顏色的細線條,讓這色彩澎摒的交響與奏鳴帶往心靈最深遂與最纖細的「內裡」,一片勾起詩性的落葉,小心妥切地拼貼於畫面最適當的位置,這是一首充滿喜悅的浪漫詩句。

對於四季變化,體驗最快、最深的莫過於住在山上的人,徐畢華成天生活在花草樹木之間,呼吸於風雲雨露之際。比誰都還了解春、夏、秋、冬的腳步與現象。遇見春天>(10Fx2,1998年)豐潤的藍綠色調,夾雜著豐沛的水量,春意之濃不言而喻,含蓄的粉紅色調和細線,正如初春花兒剛開,帶點羞澀,幾道橫向的帶狀黑線,暗示著「春天後母面」晴雨不定的變數。閱讀徐畢華的畫作,有一種特殊共鳴的快感(20Fx2,1999年)無論從結構、色彩、技法與動勢靈氣來檢測,都可以說是上乘之作:渲染層次,空靈脫俗;落筆之處,揮灑自如;畫面結構,虛實均衡;明暗對比,恰到好處;氣勢萬鈞,節奏分明;色彩配置,簡約有效。這是表現技法的淨鍊,也是物我交乳的境界。

每當談起抽象藝術的源頭,大家總會把焦點放在康定斯基(Wassilykandinsky),因為它的抽象繪畫,包容了產生抽象繪畫約兩種方式:一種是外在客觀世界的簡化與抽象化;另外一種是純粹發自內心的精神或靈性的抽象語彙。除畢華的抽象繪畫的創作靈感,也是一樣有來自大自然的外在世界的啟發和來自內心世界的自律。像弋塞納河之夜>(30F,2000年),光影寫實又抽象;(6F,1997年)光鮮花影映滿地;(30F,1998年),藍天碧海何需分,我畫世界本天成;(IOFX3)傭濾流水向東行,濺起浪花白如雲;(30F,1999年),傾聽葉落秋聲近,孤獨老幹影淒清。如此詩般的情懷,的確是徐畢華將外界大自然的具體形像,經過去蕪存菁和抽象化的過程,得其精髓而鍛造的作品。當然徐鬱鑾平日愛看書、喜佛道、近音樂、嗜冥思、窮哲埋,鱗麒純粹發自內在自律的心像,也是她抽象繪畫產生的戀一種方式。像弋躍斗8Ox80cm,I998年)是即興剎那間懋靈悸動的純抽象語彙;(巴哈的靈感斗40F,2000年)、(藍色狂想曲)(100x100cm,2000年)、和之藍色探戈歹(20F,2000年)是音樂旋律的形象化與視覺化;(聽雨法6OF,1998年)是感受的視覺化;(蓄勢待發斗20F,2000年)。隱逸斗20F,I999年),生命間奏曲斗30F,2000年)、綴青春之泉斗20F,2000年)、(心靈渡口斗40F,2000年)、。混沌初開叫3OF。2000年)是意念冥思和審美哲理的凝聚,這幾類型的繪畫,都與外界客觀世界無關,也就是康定斯基在其「藝術的精袖性」一書中所強調的「內在精袖的;需求」的結果,一切文學涵養、音樂陶冶和知性的窮理,都是此類抽象藝術創作的養份。

有幾幅作品,像之秋水凝思斗20F,20OO年),秋光流轉潑發裘繩X3,I999年)、。活水源頭斗20F,I998年)及之光之所鑲戀(10Fx2,20O0年)是多少介於「物界」與「心界」之戀豹交融狀態。就弋秋水凝思卜來說,徐畢華以黃色枯萎襲黔拼貼於畫布之上,試圖引起秋天的意興,渲染縫合鑾水面,其實是個「概念」的視覺化,由於兩者處埋得蠶如合埋的景緻,是故氣勢渾然貫串,天衣無縫。說到(饑光流轉)是三聯作的結構,由左到右,三幅是個彼此依賴的完整構圖,但當各別分開之時,三幅又可以各自獨立而成完整的三件作品,足見徐畢華對佈局的事是相當費心與考究;乾筆擦刷、濕筆渲染、重色重疊、枯葉拼貼,黑色線條有如曰曰的八女韻,意境士亦有山水畫的潛在靈氣,徐畢華把山西文化的特質,毫不牽強地混融在一起。具有藍灰色調相當詞人喜愛的(活水源頭卜用色明朗輕快多變化,但在技法上,卻如沙場老將,調度有方,出奇致勝,經驗老到,是件可圈可點的作品。至於之光之所在卜是件雙連作,明暗對比特別強烈,因為只有使用大塊而深墜的黑色時,那狀似傾瀉而下的瀑布,她的白色品質才會顯得更燦爛、更精緻;在徐畢華的所有作品裡,白色是她的王牌顏色,它可以是光、可以是色彩、可以是具體可握、也可以是虛無飄渺。總之,白色是徐畢華的靈魂。畫山幾條輕快擦括的線條也是徐畢華的裝飾音符,匕使集而搶眼的懸瀑象作種程度的修飾,讓飛瀑的能量感更擴散四濺,延續到整個主要畫面。

總覽徐畢華的繪畫作品,有如聽到她的心靈悸動所牽引的生命的樂章,她的每一筆、每一點、每一畫,都是她對生命喜悅凝聚內化出來的能量,在最複雜的結構中,化轉為最純粹的話,而仕最單純的構圖中,蛻變成最綿密的思惟。徐畢華正是處於創作的顛峰期,她有無上的勇氣去嘗試各種不同的繪畫媒材和技法,而且都混合運用得水乳交融、天衣無縫。相信今後還會有更令人讚嘆的佳構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