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藝時代畫廊:【闖盪台北身無分文 「梁月」拚命投稿翻身繪畫大神】

2018-09-03|撰文者:三立新聞網


在台灣一提到人像插畫,許多人可能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梁月,因為大批出版社指名要他畫人像封面,在台灣出版界早已是炙手可熱的明星。但是他談起年輕時隻身來台北發展的艱苦過程,梁月語氣坦然地說會畫出今天的一片天,可能也是當時已無路可走。

梁月說,當初19歲那年只帶了5000塊來台北闖盪,閒了兩個多月,開始瘋狂畫畫一直投稿,卻又一直被出版社退件,那時出版社美編很疑惑地問我「小朋友,你為什麼這麼執著?」,我只好實話告訴他「因為我已經沒有錢吃飯,我要趕快畫畫賺到錢才能生活」。沒想到為了求生存拚命投稿卻愈畫愈精,誤打誤撞卻發掘出技巧天份闖出名氣來,甚至成為人像繪圖的熱門創作者,那時正是言情小說流行又好賣的年代,他繪製唯美細緻的女性人像經常讓小說異常熱銷,以致不少電玩手遊業者也陸續找上門來,插畫小弟翻身成了受人景仰的老師。

在油畫創作的領域當中,現年42歲的梁月在台灣才舉辦第一場創作個展, 算是才開始嶄露頭角的藝界新銳,但是擅長畫人物的梁月其實其實在電腦繪圖界早已是大神級的代表人物。他的電腦繪圖人像作品張張唯美華麗又精細,商業作品大量出現在各類出版品及廣告,成為多家出版社固定御用的插畫名師。

「其實當初手繪習慣了,明明是很排斥電腦繪圖的!」梁月回憶著當時的心情。究竟自己已經確定手繪的表現可以精細到令人眼睛一亮,改用電腦這種冷冰冰的東西創作,精細變成理所當然,他認為改用電腦不但失去了優勢,也失去了溫度。但是後來開始熟悉電繪軟體,過程中也像當初學習手繪一樣,熱度當頭就停不下來,發現藉著電繪能展現更多想法,結果不用則已,一用成精,不但出版過電腦繪圖的作品集與教材,還在2010 Corel亞太區創意設計大賽擔任評審,成了軟體的活招牌。

但是在電腦繪圖熟練到極致的情況下,梁月近期開始重拾畫筆以手繪的方式進行創作。有別於電繪作品的唯美與插畫性,此次梁月油彩筆觸下的人物仍有幾分唯美的視覺呈現,但是少了以往電繪那種精準操控的絕美,又融合了幾分恣意揮灑的寫意,但仔細觀察每一幅作品,這些看似恣意的寫意筆法卻又在整幅作品當中以一種極為細膩的方式,與唯美的人物交織呈現,相較於梁月以往的創作,再添了一抹升華的意境。

當初將每個少女畫得唯美脫俗,其實這些為了賺錢的作品,是通俗。現在為了自己創作,可以擺脫出版社的期望與要求,但而創作起來解脫了束縛,作品的精神才是真正的脫俗。「活著」梁月個展,表達他內心對美、人生,以及對自己的感受。梁月認為生活在紅塵俗世當中,現實的種種看似真實,背後卻也往往隱藏著不為人知的虛幻與意念衝突。像是梁月現在是插畫界的名師,看起來擁有華麗又傲人的經歷,但在他19歲來到台北闖盪時曾經身無分文,遍嚐投稿一直碰壁的無奈與徬徨。他說這些經歷也成為這次創作的養份,這些灰色的過往心境默默潛藏在作品的唯美當中,更是梁月本次畫展的創作理念特色。

這次梁月「活著」創作個展在藝時代畫廊展出,作品的繪畫技巧與生存哲理碰撞出多樣的火花,像是「假修行真乞討」就以深沈的黑白色彩揉合唯美的風格,對生存的虛假角色扮演進行了一場寧靜的控訴;「笑筊」更將不同生命在同一時間的存在以極簡的色塊重疊交織,但他們向神明祈求方向,代表生命存在的光陰當中必然面對未知與許多不確定的心情。梁月表示,這次展出設定的主題想呈現尋找「活著」價值的過程。他說以往創作的插畫唯美脫俗、精美絕倫,似乎與現實有很大的距離,是因為每一筆都是精確的操控,但是作為單獨個體存活於世上,在各種層面卻不能為所欲為的獨立,一個人所能改變及掌控的,這就是活著的無奈與樂趣。運筆勾勒紅塵當中生命所面對的真假虛實,梁月回到他成長的起點-台中,用手繪的真實溫度,訴說他心中對俗世紅塵生命樣態的省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