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印象畫廊:【印象畫廊國際化決心:洪易,前進紐約】

2019-11-13|撰文者:林亞偉/典藏投資No.108 2016年10月號


這是一個令台灣藝術圈感動的時刻。美東時間9月20日,臨近中午的12點鐘,台灣家鄉的人們紛紛走入夢裡的時刻,藝術家洪易的美國紐約夢,成真了!此刻的紐約,正召開聯合國大會,剛發生雀兒喜區恐攻爆炸案,全球最繁華的城市裡不斷出現警笛鳴叫,在這個鋼鐵叢林大蘋果都會,洪易的快樂雕塑,希望帶給過往行人回眸一瞬間的喜悅。



臺灣藝術家洪易在紐約時尚特區 百老匯舉辦大型國際性展覽,三羊開泰 裝置在百老匯街與41街路口



快樂進行曲正襲捲紐約

在紐約市最繁華地帶之一的百老匯(Broadway)街上,鄰近時代廣場的一整條街,從西36街到西40街的時尚特區 (Garment District)街廓,洪易的11件作品,就在百老匯街上,與熙來攘往的人潮相遇。9月20日的開幕式,印象畫廊負責人歐賢政、藝術家洪易接連致詞時,他們用中文分享來自台灣土地的藝術,再由印象畫廊第2代、歐賢政之子歐展榮(August Ou),翻譯給台下的紐約貴賓;藝術,就是此刻跨越邊界的最佳代表,洪易的藝術語言,具備了紐約客也認同的全球語彙(universal coding)。 洪易,用「花漾動物嘉年華Fancy Animal Carnival」這個展覽主題,不斷擴增他的動物家族;在短短3年之間,一路從日本箱根雕刻之森美術館、舊金山市政廳廣場、台中國美館,再到美國紐約百老匯時尚特區展出。洪易的動物,就像現在最流行的擴增實境功能,是真正的走出原本誕生的疆界,在世界各地留下背景迴異的身影。

從開幕數天前開始進行的夜間布展,11件作品陣列在紐約街頭,洪易完成了許多藝術家希冀前進紐約展出、讓更多人關注的夢想!作品於時尚特區廣場Garment District Plaza展出,位於紐約市曼哈頓中城,36街至41街與百老匯街交會之處,與時代廣場接鄰。這裡一直為紐約市服裝設計的集散中心,因而獲得「fashion district」的美譽。每日人潮川流不息,駐立街頭迎面而來的行人是真正的來自世界各地,不同文化種族的人們在此交錯而過。時尚特區廣場聯盟自七○年代成立,並且從2010年開始「時尚特區廣場藝術專案」,邀請藝術家於此街區舉行展覽。今年,洪易作品的展覽原計畫自9月起展出至12月聖誕節前夕共計3個月,但時尚特區聯盟在與印象洪易團隊的交涉過程中,愈來愈喜歡其作品,展期延長至明年4月!整整7個月的展期橫跨聖誕節、感恩節、跨年與新年等諸多節日。洪易,他從逾150位藝術家裡脫穎而出,成為受邀展出的藝術家。

洪易,為什麼他可以?他能成功來到紐約的策略為何?這中間,又有哪些值得其他藝術家學習的關鍵know how?

這裡,有洪易與代理畫廊印象畫廊擬定的長期策略,也有主事者鍥而不捨的決心毅力,還有最核心的部分:「藝術家作品的說故事能力,以及藝術家的態度。」



紐約地景環境裝置-單峰駱駝|鋼板彩繪|260x96x230cm、雙峰駱駝|鋼板彩繪|215x70x221cm



會說故事的作品深具感染力

時尚特區副總裁Gerald Scupp,他是邀請洪易來到級約的關鍵決策人物。  GeraldScupp說,要能來到紐約時尚特區廣場展出的作品,必須同時符合幾項特點:一、作品表現必須能夠吸引行人目光,為百老匯一路從時尚特區廣場到時代廣場的街景加分;二、作品量體要夠大,但又不能夠太大;三、由於展期至少都有數月之長,因此作品必須不畏紐約的熱與寒,不怕破壞,同時符合街頭的安全;四、作品必須具備一定的數量與延續的主題。而當Gerald Scupp的同仁,向他報告在雀兒喜畫廊網的Emmanuel Fremin Gallery見到洪易作品,並帶回畫冊後,Gerald Scupp直覺的反應:就是洪易了!

能讓Gerald Scupp拿到洪易作品的畫冊,在茫茫藝術家人海中遇見洪易,這必須歸功於印象畫廊與洪易擬定的長期策略:走向國際。從2008年開始,印象畫廊開始代理洪易作品,並且隨著洪易作品的愈見成熟,在這5年之間,先是密集在台灣各地巡迴展覽,再跨出台灣海與太平洋,走向世界各地不同的城市。5年之間,就在15座城市籌辦了逾20檔洪易展覽。歐賢政的核心策略,就是取法哥倫比亞藝術家波特羅(Fernando Botero),在尚未成名之前,在各地不斷地尋求展覽的機會,讓人們見到。歐賢政說,波特羅的策略成功了,他被人們見到而愛上,也因此在八○年代的巴黎,畫廊門口沒有放一件波特羅雕塑吸引人們目光是不行的。

因此,歐賢政不光要推動洪易在各區、各城展覽,規格更要一次比一次高。去年4月,洪易於舊金山市政廳廣場的展覽大獲成功,更積累了在美國布展大型作品的寶貴經驗。舊金山位處地震帶,舊金山市政廳廣場屬於古蹟文化建築圍繞之地,因此對作品的安全係數要求特別高,經歷這段舊金山布展的「練兵」,洪易團隊的布展功力宛如吃下大補 丸,前往歐美各地展覽將不再是問題。而與邀展單位舊金山市政府之間的文件、展出合約往返,同步提升了印象畫廊團隊的國際布展經驗。此外,位於舊金山市政廳廣場旁的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Asian Art Museum),更因為展覽之故看見洪易作品,因而典藏了洪易作品《福龍》,並且於故宮博物院今年6月於亞博館舉行「皇帝的品味: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精品展」之際,同步於亞博館大門展出《福龍》。所有喜愛故宮文物人士參訪亞博館,必定會見到《福龍》位於大門口迎賓。亞博館的典藏決策,讓印象畫廊與洪易信心大增,即刻下定決心,直取世界藝術之都紐約的展覽機會。



美國舊金山亞洲藝術博物館典藏之「福龍」。



藝術家積極與世界溝通

歐賢政的策略,與洪易不謀而合。洪易,他是一位積極正向尋覓表現舞台的藝術家。  「人家都說洪易很愛秀,但我是只怕沒有舞台秀!好的作品要給人家,人家有了、看到了,才會有更多不同的邀展機會。藝術家不要藏私,東西,是帶不走的。」洪易這樣說。洪易,有著向波特羅看齊的豪情壯志:「以後,沒有洪易作品的畫廊就不是好畫廊!」語畢,他樂呵呵的說:「這開玩笑開玩笑。」但這句話裡,可以看到一位藝術家熊熊燃燒的野望。

成立於1987年的印象畫廊,正邁向30年歷史,是台灣少數的老牌畫廊,見證著台灣老油畫到台灣當代藝術的起與落,深感要將旗下台灣藝術家走出區域市場局限的必要。 因此,與洪易的攜手合作就是試點,而歐賢政之子歐展榮,亦是畫廊團隊第2代核心之一,恰於去年前往紐約攻讀碩士學位;他在開學的第1堂課分享自己的兩大夢想計畫:推廣台灣藝術家走向國際;推動印象畫廊邁向國際。而洪易,正是歐展榮推動夢想實踐的起點。

而《鷹鴿水水牛》一作,從舊金山市政廳廣場來到紐約時尚特區廣場,從美西來到美東展出,走出了紐約攻略的實踐路線。

歐展榮在一年之間,跑遍雀兒喜區的數百家畫廊,光是一冊冊厚重的洪易畫冊,就拿了近百本逐家畫廊敲門推薦遞出。歐展榮的辛勤有了回報,位於雀兒喜區的Emmanuel Fremin Gallery,畫廊老闆Emmanuel Fremin十分欣賞洪易的作品,開啟了雙方合作,先在畫廊擺設洪易的小型雕塑與畫冊。時尚特區聯盟副總裁Gerald Scupp的同仁,就是在畫廊見到洪易之作而有了之後的深化合作洽談。洪易有感而發的說:「如果沒有歐展榮這樣初生之犢不怕虎的衝撞找機會,如果是出社會超過10年的人在紐約找合作,就沒有這個展覽!」

其實在這1年間,歐展榮不只跑遍畫廊,他還尋求紐約中央公園、公園大道、布菜恩公園、乃至林肯中心廣場等處的展覽機會,有些場地費索價不菲,展覽光是場地費用就達數百萬美元,但歐展榮依舊不放棄,不斷尋覓最合適的展覽機緣,最終遇見了Emmanuel Fremin,以及時尚特區聯盟副總裁Gerald Scupp,成就洪易9月前進紐約的緣起。9月20日的開幕式,歐賢政、洪易的致詞,就由歐展榮為父親,為洪易現場口譯給現場的美國賓客。從初生之犢不畏虎,到初顯大將風範,歐展榮正是台灣畫廊諸多協助父輩經營的第2代,當前致力突破現況,欲將畫廊跨出海外的縮影代表。

藝術家與合作畫廊能夠密切合作,是成功的起點。洪易與印象畫廊雙方皆有高度共識推動「走出去」,是洪易來到紐約展覽的原初始點。洪易分享自己的經驗:「走出悲情,就有熱情!」今年47歲的洪易從2000年才算正式進入當代藝術圈,對國內藝術圈的優、劣點,有著「圈外人」旁觀者清的冷靜自律。他這樣分享:「藝術家的心態很重更,不能老是怪別人不認識你,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你不認同別人,別人怎麼認同你呢?要讓自己跨出去,開放自己讓別人認識、認同你。」洪易這樣說。

以這次紐約時尚特區廣場的展覽為例,最開始雙方洽商邀展洪易6組作品,但洪易不斷爭取,希望多一個貨櫃運來讓更多作品曝光。例如去年創作的《雙峰駱駝》,就在這來回商議間成功來到紐約,一起加入動物軍團前進紐約。洪易指出,這兩隻駱駝很有可能就因為在紐約百老匯的展覽,被來來往往的人們看到,被阿拉伯人看到,將來就有可能到卡達、到阿布達比、到杜拜展覽!「你只要被看見,就有機會!」其實,洪易的倉庫裡,還多準備好一套的展覽作品,只要有展覽機會,他隨時能率隊出發布展,兩線展覽。

在9月時尚特區展覽開幕之際,於雀兒喜區的Emmanuel Fremin Gallery,也同時舉行洪易與中國當代藝術家馬良的雙個展,其中,展出洪易近年最新鑽研,透過「鍍鈦」技術,同樣手工打磨完全無接縫,在不鏽鋼上再鍍上一層「鈦」的「鍍鈦」一體成形的亮面作品《馬上鑽》。《馬上鑽》,與先前的《馬上發財》恰是東、西方文化的兩種體現,東方馬背上是三枚元寶,西方馬背上是一顆鑽石。從五年前開始,洪易即開始研究這項技術,《馬上鑽》(Diamond on the Horse)作品可以製成大約高100公分,長100公分,已是目前洪易運用「鍍鈦」技術的極致。但隨著未來不斷的深入研發,可望提升技術運用,降低成本,創作出更大尺寸的精緻之作。

2009年,歐賢政帶著洪易來到紐約,跑遍這座當代藝術百花齊放的繁華之都。很有志氣的洪易說:「我要到紐約!」而今洪易的美國夢已經從西岸跨到東岸,他的作品被更多人看到。繁華似錦,人潮如織的紐約,是黃金之都,也是罪惡之城。站在紐約街頭,洪易感受甚深,這次佈展甫抵紐約,就遇上街頭警匪槍戰警方封街,大批人群驚恐的湧入下他飯店,有人尖叫、有人流淚。「紐約的氣氛很有戰鬥力!全世界高手都在這裡!」洪易這樣說。紐約,白天與夜晚有著強烈反差的全球最富饒都市,勢必會帶給洪易新的養分!



洪易於Emmanuel Fremin Gallery展出「馬上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