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琂樂堂藝文空間

【人間有味是清歡】熊宜中小品紀念展(1)

  • 展期

    日期:2022-06-19 ~ 2022-07-17

  • 地點

    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3號(琂樂堂藝文空間)

  • 相關連結

  • 參展藝術家

    熊宜中

文/熊宜敬

人間有味是清歡
---紀念我哥熊宜中---

蒲月端陽,浴蘭節後;翻閱遺篋,撿讀舊作;
筆痕墨跡,清雅焯爍;彬彬文質,歷歷如昨;
手足情深,同寄丘壑;南窗竹影,回首犖犖……

吾兄宜中,畢生勤耕藝田,然天妒英才,盛年早逝,匆匆近十年矣……

這一生,他安安靜靜的來到世間,安安靜靜的經歷成長,安安靜靜的揮別紅塵;所有人世間的七情六慾,都藉由筆歌墨舞瀟瀟灑灑、清清雅雅的留與後人說。

他的安靜,非常的特殊,源自於善良無爭的本性,安靜中,總帶著一抹淡淡的微笑,謙和而自適,他的書與畫,也因此散發著高逸的書卷氣。

他,就是我的兄長熊宜中。

小時候,我們兄弟倆在父親的督促下每日清晨必須臨帖半小時,因為安靜、聽話、專注,所以他的毛筆字和硬筆字一直非常好;青少年時期,我家住在六張犁,空地多,農田多,水塘多,剛念初中的我負責打球、玩耍、搗亂,我哥考上延平高中,依然安靜,更多的時候他都在看書。我家附近住著一位殘障畫家,幾乎每天傍晚都架著畫板坐在水塘邊上畫油畫,我哥放學回來也幾乎每日默默的蹲在旁邊看著油彩在畫布上神奇的變化,於是他們倆成了忘年交,也敲開了我哥的追求 藝術之門。

深深記得,我哥在高中時成績變的非常好,拿了不少獎狀,尤其是作文比賽和壁報設計比賽,都是全校第一,我才知道我這個悶葫蘆哥哥這麼厲害。

我國中畢業,高中聯考落榜,私校招生我不小心也考中了延平高中,真是兄弟同心;而那年,我哥從延平高中畢業,考上了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我去延平高中新生報到時,有點受寵若驚,檢查證件的老師一看我的名字,「熊宜中你認識嗎?」老師笑著問我,「是我哥!」這下那位老師可樂了,回頭向其他同事有點大聲的說:「藝術家的弟弟也來延平啦!」原來,延平高中三年,我哥安靜的以他的藝文才華,征服了校園,和「藝術家」畫上了等號。

我報到後,立刻展開新生訓練,參觀校園時,才驚覺發現,校內所有「公佈欄」三個美術字,全是我哥寫的,校內最大的優秀學生公佈欄內還貼著上學期全校作文比賽前三名的「真跡」,和全校美術比賽的得獎作品,這兩項第一名的名字,都是「熊宜中」。我哥就是這麼低調,低調到親弟弟都不知道他在高中的豐功偉業。

其實我從小就喜歡塗鴉,有了我哥的影響,也稍稍認真起來,準備考美術系,沒成想不夠用功,大學聯考名落孫山,無可無不可的性子,去念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廣播電視科,因為還是喜歡畫畫寫字,就加入校內美術社,還當了一任社長,自以為是的搞活動辦展覽,風風火火的還挺熱鬧。而我哥呢,當時文化大學美術系名師眾多,我哥不改安靜本性認認真真的學習,藝業文采大進,畢業後繼續入藝術研究所深造,江兆申、王壯為、曾紹杰、金勤伯、李霖燦…等藝壇書畫金石及史論名宿都對我哥品評甚佳,我哥的藝業也朝著詩、書、畫、印齊頭並進。

我專科畢業進入職場一年,依然心繫藝術,於是總算用了一丁點功重考入文化大學美術系,繼續「兄唱弟隨」,於是「你是不是熊宜中的弟弟?」又在耳邊響起。我開始覺得有這個哥真好,紙、 筆、墨、硯、顏料,我哥那充足的很,我隨手用;不禁想起了兒時艱困年代,總撿著哥穿不下的衣褲穿的日子;這一生,有哥真好。

進入職場,我哥先後服務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國立藝術教育館,爾後離開公職,執教於華梵大學美術系,奉獻於教育,資歷累至華梵大學藝術設計學院院長。我哥這一生,實非名利場中人,諸多職位皆因品德、能力受到器重自然而來,即使有了名位,也毫無架子,對同儕,對學生,對後輩,依然謙沖自牧,平易近人,話仍不多,微笑依舊。我哥雖然安靜,或因家父遺傳而豪於飲,每於席上,有人敬酒,禮貌性的必然酒到杯空,三巡過後,不但面不改色,且從未見酒言酒語,依然靜坐淺笑,絕不失態。然而也因為我哥這種不懂拒絕、與人為善的好好先生個性,終究因此影響了健康,而為英年早逝埋下伏筆,甚為遺憾。

我哥一生,常用的堂號有三,隨著生活歷練的進程依序為「頤思軒」、「抱一齋」、「仰軾山房」。

「頤思軒」在讀研究所時即已使用。
「頤」,是《周易》六十四卦中第二十七卦,專研養生之道,頤卦的卦象是「霤出山中,萬物萌發」,所以君子觀此卦象,即思生養之不易,從而謹言慎行,修身養性。唐代大儒韓愈(768— 824)《閔己賦》中也有「惡飲食乎陋巷兮,亦足以頤神而保年」之句。我哥大概書看得夠多,個性也較敬謹淡泊,才二十來歲就顯得少年老成,嚮往著道家隱逸的脫俗。

「抱一齋」為進入職場始用。
「抱一」一詞,出自老子《道德經》第十章「載營魄抱一,能毋離乎?」說的是身體與精神合一,心神與真理合一;《道德經》第四十二章又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就道家來講,「一」就是天地萬物生成變化的根源,因此為人處世對所專注之事必須專精固守才不失其道。

但凡進入職場之後,社會環境的複雜必然隨之而來,我哥深知自己這沒脾氣的個性,肯定無法捲 入滾滾紅塵的爾虞我詐,乾脆來個以不變應萬變,戮力公事之外,只專注於自己的藝文領域,所以自號「抱一」、「抱一居士」,於「抱一齋」中專心奮勉求藝。

「仰軾山房」是執教於華梵大學之後,生命價值觀的又一次昇華。
「仰軾」之意,相對簡單,就是仰慕蘇軾,大白話就是「我愛蘇東坡」。也許是華梵大學創辦人曉雲法師的開悟,也許是華梵大學校區所在之大崙山巔煙雲霧靄的詩情畫境,又也許是步入知天命之年後對生命的豁然,蘇東坡的生活哲思,滿溢了我哥生命最後一程的精采。

蘇東坡<超然臺記>開宗明義就說:「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 哺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而在文末,則以「… 余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游於物之外也」直指人生追求真正快樂的本源。我想,我哥在遠離塵囂的大崙山巔,或許頓悟了東坡先生超然物外的哲理。

我哥生命的最後幾年,雖為宿疾所苦,但安靜如昔,且念念不忘學生的課業,甚至最後一位碩士生的口考,也堅持在病床上親自為之完成。

2013 年,仲春細雨,我哥靜靜的拂去了塵囂,揮別了人寰…

滿室的書香,滿牆的書畫,案上潔淨的宣紙,彷彿等待著主人歸來健筆颯颯…

那天,忽然想起,我與哥都喜白酒,兄弟倆卻不曾相對暢飲過…哥,你我雖相隔兩界,我且借曹孟德「對酒當歌,人生幾何」的快意,遙敬兄長一杯,來世依然手足相親。

哥,我很喜歡蘇東坡這首<浣溪沙---從泗州劉倩叔遊南山>,也遙祭與你共享之:

「細雨斜風作曉寒,淡煙疏柳媚晴灘。入淮清洛漸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盞,蓼茸蒿筍試春盤。人 間有味是清歡。」

-

〈人間有味是清歡 – 熊宜中小品紀念展(1)〉
日期|2022 年 6 月 19 日(日)~ 7 月 17 日(日) 11:00 ~ 19:00 (週一休)
講座|「熊宜中一生剪影」 2022 年 6 月 25 日(六)13:30
茶會|2022 年 6 月 25 日(六)15:30
地點|台北市大同區迪化街一段 3 號 (琂樂堂藝文空間)

REFERENCE

琂樂堂 instagram

琂樂堂藝文空間熊宜中書畫紀念展人間有味是清歡

推薦展覽

view all

琂樂堂藝文空間

【沉默的節奏】閱讀劉永仁

日期:2022-04-19 ~ 2022-05-15|台灣,台北市

Art Space

【山深有語】朱振南書畫創作展

日期:2022-04-20 ~ 2022-05-10|台灣,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