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M畫廊

【憶 。 溢】文人筆記

  • 展期

    日期:2011-09-09 ~ 2011-10-09

  • 地點

    台北市大安區麗水街13巷7號

  • 記憶,是一種方式,便於人類進行某些招喚儀式,以調出保存於自身的獨特回憶檔案;記憶,是一種形式,用以將面前所視所感紀錄於生命經驗中,豐富人生的每一刻,並留待日後每一個年齡階段的重新玩味。攝影術尚未發明之前,筆墨如同藝術家隨身筆記般,紀錄下旅途中的動人時刻,以線條留下一幀幀優哉遊哉的壯遊札記,並刻入永恆的記憶庫。

    溢,是滿,是湧,是超,是漫。「溢」所承載的意象是一種超出、一種漫延,每當騷人墨客面對眼前浩瀚自然時,內心是多麼的澎湃,彷彿滿杯的水即將溢出、彷彿十級海嘯來臨而隨之潰堤。此滿載、超湧的心理狀態,可由藝術家的作品中窺知一二。 明代藝評家董其昌曾頡論:「以境之奇怪論,則畫不如山水;以筆墨之精妙論,則山水決不如畫。」 在大師呂佛庭的作品《幽壑鳴飛》中,清晰地呈現層疊的巨碑式山壁,只在山頭點綴些許綠叢,並於光禿的山壁上細作紋理,傳達出眼前所見之英挺懸崖,卓然獨立、超群絕倫,觀者此時可感受到當下呂佛庭的由衷感動,體會大自然的無限壯闊美好。而當代三大家之一的張光賓,作品《松濤暇境》描繪張氏旅經此憾天松林,此深林絕境使他聯想到如竹林七賢般的避世幽境,對此閒雲野鶴的仙似生活頗為羨煞,因而繪出此悠遊自在的林間精品。姚夢谷法書作品《五峯疊翠》描述面對千峰丘壑所曾經的感動,以及對於隱士生活的嚮往,字字句句無不令人感受其心意。

    唐五代講求的是巍峨巨擘山水,宋人講求的是可觀可遊山水,元人講求的是空靈寂靜的內在山水,而現代人所欲追求的是何種心靈慰藉呢?在繁忙的當代生活中,鎮日埋首於雲端之間,不容一刻閒暇。為此,現代人所需要的是一種理想與幻想,對於藝術作品的自身投射,待結束一日的煩雜,如能放鬆遨遊於畫境中之美好,夢想徜徉於滔滔洪鐘之域,一解胸中之鬱,一抒心中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