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關渡美術館

【敘事‧詮釋一場史實與史觀的思辯】趙陸個展

  • 展期

    日期:2015-12-18 ~ 2016-02-21

  • 地點

    關渡美術館 401、501展覽室(臺北市北投區學園路一號)

  • 這個展覽源自2014年「因地制宜─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畫」(A Cross-strait Four-region Artistic Exchange Project 2014)當中,臺灣藝術家趙陸於展覽最終站香港大學展出的系列作品。作為臺灣方的策展人,我與藝術家長時間討論而深刻瞭解到,與其說這是一個展覽,毋寧說它就是「一件」作品,而這件作品甚至包含了2014年藝術交流計畫於香港展出的全部過程以及所有涵蓋其中的事件、人員,當然,作為策展人身份的我也成了作品的一部分。

    展覽(或者「作品」)所涉及的是,透過「敘事」而進行「詮釋」,或者說以拋磚引玉式的方式去「引發」各方不同立場的詮釋。如果歷史是事實的累積,事實何在?單純的敘事是否可能?史實的敘事是否已隱含史觀的詮釋?無法脫離概念之「前結構」的影響,既存的「成見」(prejudice)成為歷史視域的基礎,歷史的意義何在?

    〈英屬香港〉以英國執政香港時的舊港鈔環繞舊一元英鎊紙鈔,全數呈現而出的伊麗莎白二世女王頭像,是否因此就象徵統治權的單一專制?〈中國香港〉將現行的新港鈔與人民幣錯落並置,不分彼此的交錯是否就意味著和樂融融的幸福?現行的港幣紙鈔與人民幣紙鈔於〈佔中間I〉與〈佔中間II〉中,分別成為中心與邊緣的角色而互換,到底誰該佔在中間?原作品於香港大學展出之時,曾遭遇到非藝術力的施壓,此遭遇卻反而更突顯出作品意欲突顯的議題,為作品再添辯證的豐富性。

    馬勒維奇(Kasimir Malevich, 1878-1935)是「至上主義」或稱「絕對主義」(Suprematism)的倡導者,〈抽象構成練習之向馬勒維奇致敬〉系列,即是以其名作為出發而製成作品一號〈白中黑〉與作品二號〈白中白〉。將〈白中黑〉〈白中白〉覆蓋在〈佔中間I〉〈佔中間II〉上面,這是在香港展出時的結果。隱而不見的〈佔中間〉雖不被看見仍然身處香港大學展場,以黑白的仿作去歌頌黑白至上、以歌頌黑白至上去覆蓋既存的現實,這難道就是真正的黑白?現在,回到臺灣,揭開這層偽仿的黑白,所顯露出來的難道就真的是現實敘事?藝術家的操作、策展人的論述,難道不是為以上種種的一切加入了無可避免的個人詮釋?思辯無所不在,仍然持續下去…。

    【創作自述】文∣趙陸
    二○一四年,我參加了由澳門藝術博物館、臺灣屏東美術館、深圳何香凝美術館,以及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依展覽時間先後排序)共同主辦的「因地制宜:兩岸四地藝術交流計畫」。其中十一月十五日開幕的香港站,由於我在開展前僅剩不到兩周時(十一月二日)接獲「作品內容引起牽涉政治之疑慮」的通知,故原訂展出的四件作品,只有鈔票歷史畫:〈英屬香港〉、鈔票即景寫生:〈中國香港〉,得以順利展出;另外兩件鈔票香港寫生:〈佔中間〉系列一、二,則必須撤換。

    在與臺灣方面策展人徐婉禎,以及負責香港站的策展人吳秀華溝通後,我決定依照〈佔中間〉系列一、二的構圖,畫出兩件名為〈抽象構成練習之向馬勒維奇致敬〉系列之〈白中黑〉、〈白中白〉的紙上抽象繪畫作品,並將〈白中黑〉、〈白中白〉覆蓋在原先的〈佔中間〉系列一、二之上。

    因此,從二○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到二○一五年二月一日,也就是香港站的整個展期內,〈佔中間〉系列其實一直都存在於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馮平山樓的展牆上,只不過是被〈白中黑〉、〈白中白〉遮蓋而無法看見。香港站展覽結束之後,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收藏了我為香港創作的上述幾件作品。

    時隔近一年,二○一五年十一月二日,我回到位於港島薄扶林的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將〈抽象構成練習之向馬勒維奇致敬〉系列之〈白中黑〉、〈白中白〉掛回一年前它們曾經展示的紅色牆面上,然後分別將兩件作品取下、拆開鋁框及透明壓克力,把〈白中黑〉、〈白中白〉抽走,露出藏在抽象畫下面的兩件〈佔中間〉,最後將框重新裝好,並再度掛回牆上。

    這次於關渡美術館的展覽,除了〈英屬香港〉、〈中國香港〉、兩件〈佔中間〉,以及原先蓋在〈佔中間〉上面的〈白中黑〉、〈白中白〉之外,同時還展出一系列我執行上述計畫所留下的文件與紀錄。

趙陸關渡美術館

推薦展覽

view all

關渡美術館

【哺挫 BOOCHOA】

日期:2019-10-18 ~ 2020-01-05|台灣,台北市

22 days left

關渡美術館

【虛擬包浩斯 Virtual Bauhaus】

日期:2019-10-18 ~ 2020-01-05|台灣,台北市

22 days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