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非常廟藝文空間

【 嫩天堂 NINTENDER】

  • 展期

    日期:2011-09-17 ~ 2011-10-15

  • 地點

    VT ARTSALON 非常廟藝文空間 (台北市伊通街47號B1)

  • 相關連結

    http://www.vtartsalon.com/site/

  • 展出藝術家:
    王建浩、白倩于、李亦凡、阮永漢、林晏竹、林厚成、周代焌、周韋辰、高雅婷、黃可維、黃彥穎、蒲帥成、楊紅國、顏妤庭

    嫩天堂 Nintender
    一種粉嫩又白爛的Fu
    九月份,非常廟藝文空間將邀集14位台灣新生代藝術家,呈現一檔以「白爛」為中心思想的展覽─「嫩天堂」(Nintender)。由玩弄諧音的展題看來,這個展覽大概與知名電動遊戲機「任天堂」(Nintendo)有些相關,特別是,令人聯想到所謂的「電玩」或者「電玩世代」這類主題。

    然而事實上不然。「嫩天堂」要談的比較是一種感覺,一種生活態度,只是這個生活態度所對應的世代情境,的確可以借用遊戲機裡面一些關於破關、打怪等等常見現象,來當做所謂「我們的人生寫照」之類的東西。特別是在遊戲裡面,最重要的就是一種「無止盡地打怪」的狀態。

    在遊戲機的世界裡,打怪是一種必然的宿命,非得來幾隻怪給你打不可,不然很多遊戲(與人生)是玩不下去的。但是大部分時候我們其實也並不清楚,幹麻要打怪?這種無俚頭的狀態,於是衍生出一種白爛的人生態度。遊戲機的人生,跟好萊塢片的人生基本上是同一個意思,有壞人,有魔王,有關卡,也有破關(或者game over)的主題曲。或許,這還真是平庸人生的一種寫照,上班、上課、等公車、擠捷運、排隊買便當、打開電視、上電影院、上網瞎逛、參加團購、抽煙等朋友、iphone的小遊戲、午餐後的昏昏欲睡、晚餐前的昏昏欲睡又或者是週六下午的閒閒沒事幹等等──人生只是白爛的打怪輪迴。唯有透過這種參透人生(與遊戲)的態度,我們才能較為輕鬆地面對生活中日日夜夜不斷出現的大小課題。而這個展覽的作品,或多或少都實踐了這樣的態度,這是一種要夠認真才能領略的的打怪秘笈。它們其實很嚴肅,很嚴肅地去做打怪這件白爛透頂的事情,並且在這過程中創造許多讓自己開心的風景。

    而最重要的是,打不死那隻怪,破不了那個關,也不會怎樣,記得關機就好。這就是「嫩」天堂給你的一個安心保證,人生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嚴重性。不管是兩個模型人般相互擁抱的拳擊手(林厚成《就一直擁抱下去》)、對著電視機裡外星人發射無效雷射光的傢伙(林彥竹《宇宙人》)、Q版的外太空舞台素描(王建浩《Space Stage》)、不知道在忙什麼的太空人隊伍(黃可維《擬似風景》)、畫風滑潤爽口卻試圖暗喻某嚴肅問題的卡漫(周代焌《全球寂靜》)又或者是驚悚地漂浮在房間裡的頭髮(蒲帥成《秘密平面計畫》),這些作品都在在顯示,在這看似沒什麼大不了的世界裡,藝術家卻非常煞有其事地將一種軟綿綿的存在感給呈現了出來。

    透過這些年輕人的風格,我們似乎可以看見當代藝術漸趨重要的的一些特質,例如說:粉嫩的語言,以及一種白爛的F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