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亞米藝術

【夢生】沐冉版畫個展

  • 展期

    日期:2016-02-20 ~ 2016-04-03

  • 地點

    台中市西區向上路一段79巷66弄8號

  • 文 / 陳元棠

    如果現實與夢沒有分別,我們何不張著眼做夢?如此才能任意的遊戲,如此所有感受將有不同的形狀,如此所有意義將舒展,且微笑。
    我們的居所,與我們之間彼此形塑,生活充滿選擇與被選擇。我們也知道,眼見不一定就如眼見,當我們輕易的定義事物,卻也隨即在其中迷惘了,我們可以忽視這迷惘,或者,無止無盡的分析它,沐冉則是,創作它。

    某日,一則荒涼的冬天景象:庭院裡冷硬的小石頭,細細碎碎滿地,誰豢養的植物,豢養的動物,或是人,他們被任意擺放,被花盆,被關起的門給拘束住了,他們因此不再屬於荒野,但他們確實是放任著,他們以為好像這就是自由了,卻不久即因缺乏養分而枯萎。

    在藝術家的眼底,這就是一種美。

    那些事物的形象,在沐冉筆下逐漸變化,揭露眼不可見的現實,那是夢者所見,張著眼做夢的人,所見那些瑰麗的平凡場景。

    這是生活中的美,被人忽略的美,因無人紀念而墜入孤單。試著在生命中站在被動的那邊,如果不做選擇,只讓生活中的浪慢慢淘洗,同時注視著腳邊,那浪的來來去去,沐冉延長了這片刻,時間就在不同的作品中,藉由事物的變形,展露了各種切面。

    生是美,死是美,愛恨情仇只讓風吹過,夢者無情間的有情,不是當下的濃烈,但這旁觀的冷靜,卻也讓人清醒。

    隱藏在人面動物之下的,似乎是個惡意的玩笑,進入沐冉的遊戲,舉重若輕,然當輕與重再無分別,我們將如何自處?就如看見一匹馬,卻是老虎穿著馬衣,在樂園中的人類假扮動物我們習以為常,然而對孩子來說可是興奮萬分,絨毛動物之中也時常見著,例如Hello Kitty穿著各種動物裝,這樣「見山不是山」的境界隨處可得,是否也呼應著時代氛圍?自孩子玩具中我們可見的隱喻,從畫面中意義流動擴張,兒童遊戲樂趣底下隱約的諷刺,生活間所見表裡不一的人類,我們自可以對號入座,開放詮釋。

    透過夢者,我們從此試著從一個盆栽的角度看生活,試著從一隻貓的視野看生活,試著從孩子的雙眼看生活。

    有如水墨流動的線條凝固在木刻版畫,兼具理性與感性的粗細輕重,黑白安靜,線條富有血肉,而多彩的則是繽紛起舞,如日中午那般明亮鮮豔,一切都清清楚楚陳列了,細微處也照亮了,這並非刻意記載,不過就是打開記憶那一扇門,在語言止步之處,從他的夢到我們的夢,一同夢著,遊戲著。

    初見沐冉的作品,因畫面飽和的多彩感到歡欣,細看構圖中蘊含的童趣,感受夢者冷靜旁觀,記錄了生活片刻閃逝之間,於創作中無聲轉化,讓感覺得以被看見,或透過動植物,或透過莫名生物,是沐冉自身的深層意識升起,將形象活躍在筆下在刀下,在工作室中迴盪刻與印的聲響,沐冉是揹著稚兒工作的父親,創作的身影間,生活即是重複而重複,夢者遊戲其中從不厭倦,我們在畫面中看見的是父親講給孩子的枕邊故事,我們或許也看見了動物即是父子的化身,情感自然的流動著,那在原地踏步的美好旅行。

    接著,我們有如與夢者在巷子裡玩耍,每個平常的轉角,都有嶄新的眼光,即使是在沒有灰階的黑白畫面中,夢者拉開廉幕,在黑夜裡,夢之劇場飛翔的異獸,錯置的動物身首,植物張開雙臂,尋常一般親切喜悅,絮絮叨叨。

    沐冉的作品,給我們另一種生活的眼光,自在穿梭在異想與真實之間,夢與現實彼此交融,寓意滲透,因此了解了,歡喜了,也自由了。

亞米藝術夢生沐冉

推薦展覽

view all

亞米藝術

【驟雨之島】吳承翰作品展

日期:2018-10-06 ~ 2018-11-03|台灣,台中市

亞米藝術

【蒐藏者的日常】楊振華個展

日期:2017-02-25 ~ 2017-04-01|台灣,台中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