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秋刀魚藝術中心

【林家弘畫筆下的世代包袱與矛盾】

  • 展期

    日期:2012-08-18 ~ 2012-09-23

  • 地點

    秋刀魚藝術中心 (台北市中山區基湖路137號)

女生誇大及刻意縮小的頭身比例出現在畫面單一色調的背景常出現在林家弘早期作品中,反映了個體與外界的緊張對峙局面,尤以深黑背景的題材更加強了孤獨絕境的戲劇性效果。畫面中,女生自始至終是被孤立起來的,也可以說是女生內心一貫的頑強抵抗造成了這樣的隔離。然而弔詭的是大多作品的背景色調又不自覺地與女生那寬大臉龐的膚色相近,原來這個外界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地可怕,往往比膚色更加明朗,似乎在詮釋善意的釋出,在這種家族柔性壓力的驅使下,女生和她長期對抗的世界在止乎禮的規範下膠著了許多自我矛盾與偽裝的成份。

相對於黑亮的大圓眼睛,女生噘起的小嘴卻被縮到最小比例,表明了女生即使有再多的不甘願,仍咬緊牙關噘嘴不說,配合著她的眼睛,似乎透露出:期待你能瞭解我的心,我那開不了口的委屈,但願有人懂。林家弘也毫不掩飾地將女生的臉龐清晰地描繪出來,代表著那想與世隔絕、無言反叛的外衣底下,包裹著多麼渴望被接納了解的矛盾心結。

以自我中心為出發點冷眼審視周遭世界,正因內心自我的價值與思維被主流所忽視或冷淡對待,在畫面中呈現出那不被重視的部份反而被放大得更大了,似乎道出畫家的心聲:「我要你仔細瞧瞧!正因為你沒注意到......」,產生極大反差的效果變是畫作有趣之處。誇大比例的臉部,毋寧說是刻意放大的「頭部」:因為我腦內的思維想法無法取得大人的理解與尊重,我什麼反抗行動也沒有,只是刻意的放大,放大到某種誇張的程度之後,你怔了一下,從畫作前倒退了幾步,我的無聲抗議達成了!

每個靈魂都有它的野性,尤其從事藝術創作者更需要一個寬闊的出口釋放;只是,被壓抑過久的靈魂,容易遊走於這文明社會的邊緣,就像高更自嘲:我是個文明世界裡的野蠻人。既然無法被動接受既定形式的安排,就要設想如何從傳統體制的框架中跳脫出來。中間經過不滿、掙扎、依賴、反抗、恐懼、壓抑、退縮......,不斷地反覆拉扯、矛盾、無法說服自我、戰勝恐懼的心理歷程及實際行動,最終自己把自己釋放出來、完全擺脫了桎梏的陰影,擁有屬於自己的揮灑空間。林家弘堅持走自己的道路,他做到了。

奈良美智畫筆下的人物,以兒童形象詮釋那雙老練看穿人情世故的睥睨眼神,或故作乖巧聽話的眼底其實有著不為人知的心機,微張的鼻翼帶著點霸氣,嘴角往兩旁拉成一直線的矜持,卻略藏著別想侵犯我、否則你好看的防衛敵意;但林家弘詮釋的這種抗議卻是沒有惡意成份的滲雜,眼神的背後往往只有單純的善念,甚至看不到任何身體防衛的張力,畫面往往延伸至身體的肩膀便抑止住,即使想要有所行動,充其量也只能拉扯一下自己的臉龐,寧願責罰自己吃悶虧也不願主動傷害他人的惻隱之心,充分表露台灣女生善良性格的特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