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圖輯報導

大觀藝術空間:【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

2018-04-30

1 / 44
羅展鵬,《祂說:成了》,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44
    羅展鵬,《祂說:成了》,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祂說:成了》,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44
    羅展鵬,《祂說:成了》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祂說:成了》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44
    羅展鵬,《祂說:成了》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祂說:成了》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44
    藝術家羅展鵬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羅展鵬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5/44
    藝術家羅展鵬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羅展鵬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6/44
    羅展鵬,《敘利亞的白衣少年》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敘利亞的白衣少年》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7/44
    羅展鵬,《敘利亞的紅衣少年》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敘利亞的紅衣少年》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8/44
    藝術家余昇叡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藝術家余昇叡作品。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9/44
    余昇叡,《發光研究(八)解放束縛》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余昇叡,《發光研究(八)解放束縛》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0/44
    余昇叡,《發光研究(8)靈魂的眼淚》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余昇叡,《發光研究(8)靈魂的眼淚》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1/44
    林世雍,《依圖服用5》,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依圖服用5》,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2/44
    林世雍,《依圖服用5》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依圖服用5》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3/44
    林世雍,《依圖服用5》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依圖服用5》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4/44
    林世雍,《餽食卷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餽食卷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5/44
    林世雍,《餽食卷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餽食卷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6/44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7/44
    黃盟欽,《消耗》,影像輸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消耗》,影像輸出。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8/44
    黃盟欽,《類淚》,錄像、聲音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類淚》,錄像、聲音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19/44
    黃盟欽,《類淚》,錄像、聲音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類淚》,錄像、聲音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0/44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1/44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自畫像》,錄像、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2/44
    黃盟欽,《慾花園》,錄像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慾花園》,錄像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3/44
    黃盟欽,《慾花園》,錄像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黃盟欽,《慾花園》,錄像裝置、依展覽空間而定。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4/44
    林世雍,《系出同源4》,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系出同源4》,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5/44
    林世雍,《系出同源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系出同源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6/44
    林世雍,《系出同源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林世雍,《系出同源4》細部,油彩。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7/44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8/44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29/44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余昇叡,《發光研究(零)回到最初的原點》細部,油彩木板上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0/44
    羅展鵬,《靜默的觀察者》,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靜默的觀察者》,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1/44
    羅展鵬,《靜默的觀察者》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靜默的觀察者》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2/44
    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3/44
    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羅展鵬,《鬱鬱蔥蔥的生命》細部,油彩畫布。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4/44
    主視覺論述展牆。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主視覺論述展牆。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5/44
    策展人與四位藝術家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策展人與四位藝術家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6/44
    策展人與四位藝術家以及與會來賓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策展人與四位藝術家以及與會來賓合影。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7/44
    策展人白適銘教授。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策展人白適銘教授。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8/44
    開幕座談會情形。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開幕座談會情形。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39/44
    開幕座談會情形。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開幕座談會情形。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0/44
    資深拍賣官陸潔民老師致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資深拍賣官陸潔民老師致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1/44
    與會來賓致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與會來賓致詞。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2/44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3/44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 44/44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展場一景。圖/非池中藝術網攝。

【【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

「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

「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展覽,由專治藝術史學的白適銘教授策展,邀請包含羅展鵬、黃盟欽、余昇叡、林世雍四位藝術家,透過辯證宿命論限制、彰顯思辨存在意義的作品,進行一場關於記憶與遺忘、如何面對人際中「錯/措身」的設問與回答。

此次「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藉由藝術家的真實體驗與經歷,將生命感知、存在思辨融入於創作, 以更富感性的議題角度試圖對理性的生命因果論與邏輯進行探索。

策展人白適銘教授指出,生命現象的出現與歸結,例如聚合與離散的關係,始終是一種看似矛盾卻無法分割的鐵律。無論是擁有與放手、信仰與背離或是記憶與遺忘,既同為生活常態/生命經驗,卻同時反映身體性的關係或位置,這些都是恆關於身體/記憶的「錯/措身」反思。

此次展覽即在藝術家對於生命記憶的所感所知作為主軸下,粹選含括錄像、平面以及實驗性的作品形式,透過各式觀看倫理與人我秩序的突破、多重文本之間的互文連結、視覺邏輯的去標誌化、生命傳記的譜寫等方式,呈現出充滿藝術家獨白/私語、寓言/象徵的空間。藉由往返穿梭於藝術家作品空間的歷程,同時連結作者/觀者間的交流,推動所有參與者共同尋覓那些關於自我與他者、記憶與遺忘的潛思念經驗。

「錯/措身—記憶與遺忘的封印」聯展,將在107年4月28日於大觀藝術空間隆重開幕,展覽時間至107年5月27日止。開幕當日並會邀請策展人白適銘教授與四位藝術家進行座談會和作品導覽,相關資訊與內容請詳見大觀藝術空間臉書粉絲專頁。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