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敦煌藝術中心:【花眸似慾-林麗玲個展】

花眸不語卻能予樂,本來慈悲;如此情慾見鏡中人,怪胎眾生。在林麗玲「花又非花,慾而不慾」的繪畫造境裡,存有感的邊界被標記又流動了,慾望毫不窘赧的成為美的本體。我們遂很難得的看見:以花示演諸相的種種色,以及在大部分時間中,我們無法直面的自己。林麗玲的畫告訴了我們:美,是讓事物顯露它自己;創作,是一種不凡的揭露,揭露被屏蔽或未被看見的那些部分,而使得事物不只是單一的可能、單一的秩序。那時,就有了一瞬之光,花開了,鏡中人也看見了自己。
── 詩人、作家 許悔之
林麗玲這一系列的人像畫以東方女性偏多,因而也讓作為觀者的我禁不住想,究竟這些東方女性向我訴說些甚麼?而我在與作品照面中所體驗到的,那些關於女性慾望的,如果不僅僅只是作為東方女性的我對於自身慾望的認同,那麼,那超出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神祕,是否正是我所體驗到的慾望的原型?
── 中山大學哲學研究所副教授 楊婉儀
縱使人類只有一對眼睛,眼神有千百種,反映出的是超越靈魂與內心,最原始最真實的本質。在語文中,表達與形容眼神的字詞有超過百種,舉例來說,有:睒、睹、相、眸、視、瞪、見、看、望、瞋、瞠、瞅、觀、顧、覽、窺、瞟、瞻、矚、瞰、瞵、睇、眄、盯、覷、眩、瞧、眩、眺、瞭、瞥、眨、瞄、瞇、睬、盼、伺、巡、側目、端詳等動詞。成語說,畫龍點睛,畫人也不例外。林麗玲的人物中一直以來都帶著神秘的眼眸,就像是樂曲開始前的休止符,悄悄地存在著,並非完全無形,隱匿著靈魂深處的所有惆悵、愛恨情仇、喜悅、慾望、希望與憂愁。如人生百態,各種不同的色調也出現在林麗玲的肖像與靜物,形成相呼應。
── 策展人 嚴仲唐

前往展出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