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月臨畫廊:【古圖與民間彩新釋】陳英德個展

陳英德 古圖與民間彩新釋
張彌彌整理 / 月臨畫廊節錄

過去中國人敬天信神佛,各勝地名寺古剎高僧住持仕宦參訪,鎮鄉佛堂道廟有善男信女來燒香跪拜。各處觀音殿關帝爺廟媽祖宮即若沒有飛簷雕柱,門壁楹桁上也常塗紅點金敷彩施繪。

神佛誕日或年節,廟寺外搭起戲台。俳優、皮影、木偶布袋戲搬演神仙、俠義、忠孝英烈的曲戲。戲台幕景,鑼鼓唱做的文武戲演外,演者的戲服扮像­­­—臉譜面妝、頭冠髮飾­—許多人愛看。

慎終追遠,對祖先遥想愐念,過去中國人家中廳堂設神案。神佛塑像外,是祖宗像神主牌。較體面的人家,在攝影普及以前,掛的是手繪祖宗像,由民間畫師操筆。

新年到,家家戶戶在門、窗、壁牆,廚竈上貼起五彩畫紙。 這種宋時名「紙畫」,明朝稱「畫貼」,清代在北京叫「畫片」、「衛抹子」,在四川叫「斗方」,在江蘇叫「畫張」,以及其他地方有「立三才」、「供箋」、「歷畫」、「吉祥畫」、「歡樂圖」等稱呼的人們敬年神、祈福求平安祥瑞的紙片,民國以後以’’年畫’’統稱。這些以木板畫、刻、套印紙上後著色加工、後來發展出石版拓印的年畫,自辟邪鎮宅的門神虎神、期許子孫美福的嬰童戲婦嬰圖、富貴吉祥象徵的自然物想像物、四季花果瓶花靜物,到戲曲故事神話歷史傳說,並增有城鎮新貌、現實生活等題材的表現。其豐富多樣的圖象、鮮活悅目的色彩,是中國民間生活精神與藝術的大表徵。

然而,年畫以及神佛圖與祖宗像等在過去藝術史論上常歸到工藝範疇來談,不以與裝裱、卷軸、冊頁方式懸掛帝王宮中或士大夫樓閣廳堂或置於文人雅士琴几書案旁把玩的藝術相提並論。幸而近年有學者出專書論述,得以彰顯。又回溯唐宋時代的紙絹畫,原是工筆重彩與水墨並重。元明以後,文人重水墨寫意,工筆重彩式微,是這些民間彩圖接續了這另一支中國傳統畫的優良承傳。當然,年畫在構思,起稿、刻版、拓印、著色間,功力境界各有軒輊,但有心人搜集收藏之精彩富趣、耐人尋味者不乏。是後起藝術工作者可多鑑鏡並借之再出發的。

企求繪畫的飽和度

我以油畫重新詮釋中國民間與傳統的圖彩圖象,幾十年的間續工作,雖只是我創作的旁支,我每每謹慎以待。在將民間肖像祖宗像、廟宇神佛圖、舊時帝后像以至古文物中圖象的借取重繪中,不僅是形與色的借鑑,希望的更是某種中國故有美感和精神的再現。有人或要說: 這可大多是已過往的人、情與境,或可信其美信其善,卻不足以為我們此一時代的表徵。我回答是: 西方文藝復興的藝術,很大部分即是重現希臘羅馬神話和新舊約聖經故事,並以復興古希臘精神與美感為旨意、為依歸。整個西方古典繪畫史這樣的傳統一直延續著。至於步入現代的十九世紀象徵主義繪畫,也大量引用神話題材。二十世紀七八零年代還出現重構繪古典畫的’’有教養的繪畫’’。說到我重要創作部分如工廠工人的寫繪應是現實表現的,或較符合當代創作理念,而我對中國故有文化之閱歷累積逼我的反芻再現、成為我的這另一創作源泉,亦應有其可立之理。

近數十年世界當代藝術的發展,繁複多元。不談其他,僅具象繪畫方面,有自真實、赤裸、暴露、到誇張、變形、扭曲至超真實又超戲劇性的藝術表現。這種由藝術家極度挖掘現實或由其激思狂想所導出的藝術,我們尊重。他們將一般人認為的’’不美’’帶出我們未曾認識的藝術美,他們的忌世憤世精神也或起了警世作用。但是,藝術世界的裡外,旁觀者、觀者、識者,或似乎另有期待。當事者、畫者如我,在將此時代的工人與工作場景作當代精神的正面呈現之外,把中國民間與傳統圖彩重繪重釋重示 ,就希望能與這時代人共同尋回另一種過往而又能再新的審美。這或是許多人心中的隱約之想。在我的這些轉輸中國故有美感的圖繪中,我還著意某種喜感,甚至在較近的現世態表現的畫幅中有的諷喻之意,我也賦以詼諧。喜而雋永,喜而不喧、喜而靜的氛圍是我所願的。靜,才能持久,才能永恆。

完善的藝術最終要歸到藝術本身的傳達。終究繪畫還是要回到繪畫本身。這些過往題材的再現,若說要示出某種象徵、氛圍、品味,如果沒有繪畫的經營,都要歸於徒然。這些畫面不是剪貼拼圖,人物或出自故有圖象,造型幾乎都重新塑造,構圖兼賦以當代感。這些意象上寫真而不多實體寫實的人物,畫時以中國的線條勾勒、色彩比照為主,以西洋古畫的明暗、暈色的處理為輔。而畫者的意願是能營造出觀者前所未見的畫面。油畫自引進中土以來,已有眾多人作諸多努力。我的這些中國民間與傳統圖彩的油繪,有我相當個人性的用心。我在線的組構與色的施敷上不斷思考調整,企求每一畫面都趨向繪畫的飽和度。好的繪畫或應就是畫者對畫面的整體協調,在完滿和諧下臻達繪畫的自我卓絕。

在此我要感謝多年前李賢文先生夫人,是他們到訪我的畫室促就了他們一九八八年在'雄獅畫廊'為我作出'油繪年畫'的展覽。那個展覽頗受到一些人注意,特別台北'故宮文物'主編宋龍飛先生為文介紹。宋龍飛先生將我的油繪年畫作品登在論述中國古藝術的專刊中,我何其有幸。萬分感謝。再來我要謝謝台中'月臨畫廊'的陳麗惠陳錦玫小姐,她們為我開出二零零九年的'藍色繪畫'展之後再催促我作展覽,才有這二零一二年'古圖與民間彩新釋'的展示。在此也向何政廣先生的’’藝術家’’雜誌致謝,我的這篇自白得借以披露。

前往展出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