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柳依蘭藝術跨界 《血觀音》色彩辛辣的心機遊戲



《女朋友。男朋友》、《囧男孩》導演楊雅喆最新力作《血觀音》,以主角群棠家女性的城府鬥爭為故事軸心,分別呈現三個不同世代的強悍女性風采,其中巧妙安排1990年代的台灣政治局勢和當時叱吒社會的劉邦友血案,虛實事件穿插來刻畫殘酷的成人世界。

在爾虞我詐氣氛下,《血觀音》中格外搶眼的便是它的視覺定調,色彩暗沉濃郁的譎詭美學。特別是劇中角色棠寧所繪製「棠家三人」是由導演委託台灣畫家柳依蘭創作,作品名為「遙遠的彼岸是彼岸花」,同時也是《血觀音》主視覺,和劇中擔任說書人的傳統說唱藝術楊秀卿老師,共同展現令人熟悉台灣在地風格。

看更多:新苑藝術:【柳依蘭個展 — 凝.關】 A Sympathetic Gaze

而擅長以「人」為創作主題畫家柳依蘭,這次也同樣展現獨有的異色魅力,濃烈筆觸的刻畫電影中令人咋舌的人性,「圓代表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人性的愛恨情仇,都是沒完沒了的循環。」柳依蘭以此來描繪三位女主間的拉扯關係,畫中角色的眼神看向各方,呈現棠家女性三人貌合神離,而畫作就如同電影故事的縮影,在冶豔背後的真實人性令人縮瑟。

令人衝擊又震撼的電影,濃濃的詭異氛圍,穿插著國寶級台灣歌仔說唱表演藝術家楊秀卿以彈唱的方式來扮演著旁白腳色使得整部電影更有層次,並由扮演著棠府中同一家庭不同世代的三位女性經營古董生意上的明爭暗鬥貫穿電影。



電影中棠夫人(惠英紅 飾)一句「我是為你好」猶如枷鎖般的套牢著大女兒棠寧(吳可熙 飾),她的叛逆掙扎反抗就為從中跳脫,雖渴望著得到母親的認同,但至始至終她僅僅只是母親生意上的傀儡,相反的小女兒棠真(文淇 飾)文靜乖巧聽話,全權聽從棠夫人安排。

電影深刻的給人上了一堂「人間學」,為了利益可以不惜任何代價,以愛為名的控制遊戲,劇中每位角色都戴著不僅僅只有一層的面具,就為了在這充滿黑暗的社會生存下去,刻畫鮮明,值得一提的新穎視覺畫面,為之震撼的讓故事內容更強烈的突出,緊湊的電影節奏讓人沒有任何喘息、分心的機會,無論是題材內容、表現手法與視覺層面各方面都讓人意猶未盡,觀看後的後勁更是強烈,使人有所啟發有所共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