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看到藝術:【一方水】陳九個展

【一方水─陳九與其水系列作品】

策展人/吳佳靜

●水的無數運動為何如此迷人

藝術家們對「水」的特性觀察起步甚早。北宋的郭熙父子曾於〈山水訓〉中強調水為活物,認為「其形欲深靜,欲柔滑,欲汪洋,欲迴環,欲肥膩,欲噴薄,欲激射,欲多泉,欲遠流,欲瀑布插天,欲濺撲入地,欲漁釣怡怡,欲草木欣欣,欲挾煙雲而秀媚,欲照溪谷而光輝」;文藝復興時期的達文西,也留下許多水的研究手稿,精密觀察水流的無數運動情態,醉心於水稍縱即逝的變化面象。

無論是馬遠的水圖、或是達文西的科學性研究,他們對於自然的觀察與實驗,多為表現水的動力關係。這些作品必須同時強調出可看見明確流動變化的水表面,又揭示水在自然中的情態與體積,因此,藝術家們使用畫筆,將瞬息萬變的水在最精彩的瞬間凝結,再與依附環境結合,拆解成無數具創造性卻又不脫真實的「水景觀」。以傳統水墨作品為例,為了不失水墨表現性,又盡情展現水的諸種活體面貌,畫家大多嘗試以線條捕捉水的運動型態、再以不同的墨層次展現水體的質地厚度,期望能在有限幅度的畫面中,涵納水的流轉與廣闊、並同時達到「筆精墨妙」的創作境地。

●科學性的表現─以水寫水

在當代水墨的多元語境之下,藝術家陳九選擇回歸根本,以水主題進行系列創作,然而,受到現代科學觀念的影響,其創作中呈現的水象,已不再侷限於水的表面運動,而走向微觀世界─以水分子做為水運動的最小元素單位。此種改變促使其雖使用水墨作為創作媒材,卻得以脫離過去以墨線寫水、再蘸墨暈染層次的傳統繪畫系統,而直接以墨塊的堆疊積累表現水的質感,捕捉水難以用肉眼觀之的結晶分子變化。有趣的是,此種作法不僅回歸到水薄透可穿的根本性質,同時也回返至水墨作為創作媒材的最基本元素─水與墨。藉由控制墨中的水、以及紙基底吸水的程度,做為媒材元素的水使其能從「筆精墨妙」─用筆與墨韻的框架中脫胎而出,讓水媒材的變化自然成為水畫面的載體,使其畫面仍未失去水的體積與動能。因此,其作品所展現的不再只是水的外部軀殼,而是水的眾生面向,是水的靜止與活動,是在繁複編碼、結構、堆疊後得以驅動意念、投射情感的水象。

●文學性的體察─以情寫水

陳九的水墨創作作品,多數具有文學性、或文化意義下的主題,其作品中包含的訊息面向,仍築構在中國傳統文化的脈絡之下。對其而言,老子所謂「上善若水,水善利萬物而不爭」的概念,便有著水與人類道德意念相互表徵的寓意,但水的「似人」與崇高,並不限於清透平和的道德氣質,相反的,其更聚焦於水與萬物不著痕融合的複合層次。以其〈春夏秋冬〉及〈秋水‧凌雲〉兩套作品為例,季節屬陰曆曆法的巨大架構,在月的起落牽引之下,水與萬物相同,日日更迭不休。此種時間概念下的水,便不侷限於自然環境造成的差異性運動模式,而更像每一個水域在不同時間的尋常切片、每一方水在偶然觀察中的結構可能;另外,陳九的〈秋水‧含月〉與〈秋水‧洗塵〉二作,則可見其將水視為情感意念投射的鏡面,在流瀉而下的白紙長卷上,其透過墨塊齊整疊合而成的綿長水域,中間如縫合般明確的留下清晰墨跡與光感,讓秋水成為超脫時間的水域,強化生命本道的精神意義。

●從在水一方到一方活水

無論是以水寫水或以情寫水,陳九筆下形形色色的水,皆具有強韌的包容性質。一方面,其水墨是文人的、探索內在與天地之道的,另一方面,其水墨亦是當代的,這些作品重視區塊、解構與律動,且仍嘗試運用水墨創作此種傳統的媒介,承載當代的觀察方式與觀念。

陳九的〈水〉系列,消融了水的有限形狀,在每一滴水、每一個水域裡重新尋獲水的活體姿態。畫面的邊界不再僅是藝術家的觀景窗口,亦不再只是相思無限的在水一方,陳九的每一方水景,都是一個新的、毫無盡頭的探索水域,富含著無數可能的細膩想像。

-----------------------------------------
【一方水】陳九個展 6/18-7/23
看到藝術─ 台北市大安區泰順街60巷22號
週二─六 pm12:00-1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