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前景娛樂:【《小玩意》】鹿特丹影展正式競賽片 金馬奇幻影展|4.27 打開黑洞

  • 展期:2018-04-27 ~ 0000-00-00
  • 地點:全台各影院
  • 參展藝術家:王洪飛,樂樂,盧燕,嚴藝文,陳慕義
  • 收錄
  • 收錄

【劇情大綱】
深夜的台北街頭,神像人偶神秘出沒,黑暗中,有個女孩放起了綴著霓虹燈的風箏。這幅景象偶然被路過的荷蘭攝影師捕捉。女孩的青梅竹馬就要離開,她正經歷的,是成長中難以負荷的別離;漂泊的攝影師對此一無所知,但那一晚女孩的影像,卻揮之不去。兩人的過去與未來開始重疊——孤零零的風箏、與愛人的別離,是女孩的故事,還是攝影師的?台北、國際長途飛機上、荷蘭阿姆斯特丹;三個地點,三段冥想敘事,在按下快門的那一刻起,在時空經緯之外展開。

【導演 王洪飛 David Verbeek】
生於荷蘭阿姆斯特丹,王洪飛畢業於阿姆斯特丹電影學院,求學期間以僅僅500歐元預算完成《BEAT》,並以該片入圍鹿特丹影展,從此在國際重要電影節受到注目。畢業後王洪飛旅居台灣與中國,他於2009年在台拍攝的《R U There》由台灣演員柯奐如主演,並入選坎城影展「一種注目」單元。2012年完成第二部台灣電影《雲的模樣》 (How to Describe a Cloud),持續以台灣文化為創作元素,並與本土演員與劇組合作。2015年作品《Full Contact》入圍多倫多影展競賽單元,並在芝加哥、東京、羅馬等重要影展大放異彩。在2017年最新作品《小玩意》(An Impossibly Small Object)中,王洪飛首次現身大銀幕演出,本片也入圍了鹿特丹影展「大銀幕獎」競賽單元。在電影創作外,王洪飛同時也是攝影師及錄像藝術家,他的電影作品《Full Contact》及《小玩意》也以多螢幕裝置的形式在博物館及畫廊展演。

【主要演員】

• 樂樂/飾演 曉涵
以台劇《兩個爸爸》中的演出獲得高人氣,並獲得「2013華劇大賞」最佳催淚獎及最佳童星獎肯定。其他作品包括電視劇《檸檬初上》及電影《一萬公里的約定》、《愛琳娜》。

• 盧燕/飾演 飛機上老婦人
活躍於中國、香港、台灣及美國的演員及製片人,曾三度獲得金馬獎,並獲頒聯合國國際和平藝術獎。其母親是京劇名伶李桂芬,並拜梅蘭芳為義父,從小擅長京劇與崑曲表演,並在19060年代開始在電視及電影界受到世界注目。重要演出作品包括《國王與我》、《末代皇帝》、《喜福會》等。

• 嚴藝文/飾演 曉涵媽媽
活躍於台灣劇場及電視界,以電視劇《愛。回來》、《在河左岸》、《天使的收音機》三度入圍金鐘獎,並以《天使的收音機》榮獲第50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女主角獎。電影演出作品包括《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雞排英雄》及《小玩意》。

• 陳慕義/飾演 阿飛
台灣資深演員、編劇,作品包括電視劇、電影、舞台劇。2004年以電影《黑狗來了》的小人物角色入圍第40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獎;2006年以公視《快樂的出航》奪得第41屆金鐘獎迷你劇集最佳男主角;2013年以公視《權力過程》入圍第48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配角獎。近期作品包括電視劇《通靈少女》、電影《樓下的房客》、《上岸的魚》等。

【關於電影】

|台灣啟發了《小玩意》|

「台北街頭有一種非常奇特的氛圍,和我在歐洲或亞洲去過的任何地方都不一樣。我不太能清楚說明,但它很神秘,帶著懸疑感,甚至有些讓人畏懼。」導演王洪飛在一篇專訪中回憶自己2007年第一次造訪台灣時,竟無法解釋地被一種獨特的魅力所吸引。台灣對王洪飛來說有著深刻的情感,他在鹿特丹影展首映時表示,與其說是他選擇了台灣做為這部電影的舞台,不如說是台灣啟發了《小玩意》的誕生。片中所有以台北街頭為主題的攝影作品,都是王洪飛自己的作品,而樂樂飾演的女孩家中開的胡椒蝦店,也是王洪飛在台北生活時最常造訪的愛店。

漂泊與失根

王洪飛片中飾演的攝影師,在故鄉阿姆斯特丹與亞洲之間往返漂泊,面對父親質疑他為何總在外流浪,也只以工作之名回應。現實生活中的王洪飛亦是如此,他表示「漂泊與失根」是《小玩意》重要主題,也是這個世代許多人都能夠共感的狀態。這也帶出了片中角色在人際上的疏離。片中攝影師在與前女友解釋自己創作理念時,強調自己喜歡用「垂直的框架」拍出「水平的層次」,凸顯人們在不同的層次中,與世界之間的斷裂與分離;但這樣的疏離,卻又僅僅是表面上的狀態,片中的角色,無一不時時刻刻被與他人的關係牽引影響著。

「黑洞」|拍攝者與被拍攝者

在王洪飛自己的詮釋中,《小玩意》這個片名,如同盧燕在片中所說的,指的是「黑洞」,也就是一種神秘的力量,能吸取所有的光。它同時也延伸比喻了人與人之間的吸引與牽絆。王洪飛認為這份拉扯般的力量就是片中攝影師最想捕捉到的:當攝影者拍下一張照片,他就與影像的主體產生了某種連結,甚至可以說,他們在拍下照片的時刻分享了彼此的存在。當攝影者處理他的作品時,想像力更讓影像主體的形象開始轉變,甚至與攝影者個人的經驗與記憶相互影響——拍攝者與被拍攝者之間既私密又充滿無限可能的關係,成為了《小玩意》的核心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