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名冠藝術館

【 以為自己很釋懷,然而,淚徹夜未眠】吳鎮宇、傅寧、黃崧菀、楊乃臻、劉文豪、盧冠宏六人聯展

  • 展期

    日期:2020-07-04 ~ 2020-08-22

  • 地點

    忠孝街95號

  • 《 以為自己很釋懷,然而,淚徹夜未眠》
    2020. 7.4(六)-8.22(六)
    開幕茶會 : 2020. 7.4(六) 15:00

    展地 : 名冠藝術館
    參展藝術家 : 吳鎮宇、傅寧、黃崧菀、楊乃臻、劉文豪、盧冠宏

    展覽作品線上預覽 https://flic.kr/s/aHsmP9unrA

    展名《以為自己很釋懷,然而,淚徹夜未眠》來自於隨機取樣的電腦程式,集合六位以繪畫為表現形式的年輕藝術家們相關的幾組關鍵字,程式將其隨機編排,並生產出數組不同的句子,以一種後設的方式為集體命名。

    作為一檔以繪畫為主軸的聯展,展覽試圖談的主題並不單只是那個關於表面與痕跡的東西,同時亦試著連結這些繪畫創作者們,透過他們的作品去迫近某種屬於影像世代的氛圍,並且透過這些繪畫創作者們,也試著在展覽中探問,在科技水準已經能讓影像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更新與生產的時代,我們何以甘願用一種相對緩慢的速度,來調度這些不請自來的影像?

    顯然在這其中必然不是關於新與舊的問題,而是如何「消化」這些影像,如貝瑞.施瓦夫斯基(Barry Schwabsky)在〈鯨吞蠶食的藝術:圖像年代的繪畫〉(An art that eat its own head-painting in the age of the image)這篇短文所寫道:「今日較為年輕的藝術家之中,像是對抗照像寫實無縫的表面,並不是對於高或低的文化做階級的顛覆,卻是在對於圖像所涉略的物質性一個更為基礎性的關切。儘管是攝影教導我們有關圖像的現代觀念,但我們卻是藉由繪畫來完成圖像的內化。」

    展覽的六位藝術家關注著幾種不同面向的命題:

    傅寧的繪畫創作透過再製影像進行,藉由再製這些影像的個人介入,讓這一切影像在繪畫的空間中,脫離其原始脈絡,並將之重新檔案化。這些「檔案」對傅寧來說如同一個不再以敘事為主的生活狀態,而透過這種隨時能在影像的載具中經驗他人視覺的方式,去探討影像載體/人之間的分野。

    黃崧菀透過拼貼與重繪社會事件發生的場所、歷史場景或旅行所帶來的感受或部分影像,以照相製版、繪畫的方式重新詮釋,構成新的畫面,讓觀者去臆想畫面中依稀可以辨認的物件與人,將這種詮釋的權力交給觀眾,並透過這個方式提問視覺背後的思想伏流是否能被觸摸、閱讀。
    吳鎮宇的創作聚焦在枯燥日常的某些切面 ,將暴力置換成一種日常的殘酷,以一種情境式的虛幻劇場,營造如慢速鏡頭般緩慢但深刻的瞬間,鎮宇認為,人的某種可能不那麼社會化的缺陷沒有必要刻意隱藏,挫敗感的痛苦情緒,與逃離日常的淺在慾望,也是能華麗與炫目的。

    楊乃臻的作品則是關於呈現某種曖昧不明、模糊不定的空間氣氛。不論是透過捕捉生活中的實際場景,例如由「窗⼾」的穿透與隔絕的矛盾特性所開啟的系列作品,或者是擷取所⾒之物的造型輪輪廓,在繪畫空間中做更加抽象的轉換,⼀一種隱隱約約而難以清晰描述的狀態。

    劉文豪探索著小時候生長環境的影響,試著將巷弄裡的塗鴉與台灣的古老神話重新結合、詮釋,營造出具有力量感的圖像,與其個人對於處在現代生活/神話之間的一些思考,作品中的圖騰取自街頭的塗鴉噴字,融合原始圖騰的筆觸,創造出屬於一個介於神話與俗世之間的妖獸形象。

    盧冠宏關注圖像在傳遞意義或訊息的期間,因為各種因素而產生的誤讀,其作品大部分描繪的場景來自於新聞的畫面,透過他對於圖像的操演及編輯,並置一些看似毫無相干的圖像,試圖擾動約定俗成的觀看方式,透過繪畫描述一種無以名狀的、多重意涵的敘事情境。

名冠藝術館影像與繪畫當代藝術新銳藝術家

推薦展覽

view all

台北當代藝術館

【無處不在的幽靈—陶亞倫個展】

日期:2020-08-22 ~ 2020-11-01|台灣,台北市

coming soon

台北當代藝術館

【花燁】

日期:2020-08-08 ~ 2020-10-04|台灣,台北市

coming soon

台北當代藝術館

【李毓琪裸根—一切都是懸而未決的】

日期:2020-08-08 ~ 2020-10-04|台灣,台北市

coming s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