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百藝畫廊

【非關輕/重】

  • 展期

    日期:2011-04-23 ~ 2011-05-29

  • 地點

    百藝畫廊 (台北市敦化南路1段252巷13號1樓)

  • 參展藝術家:林明弘、洪紹裴、黃柏維、葉紅杏、蔡玉珊、劉時棟

    非關輕/重──以輕盈的態式承擔生命的沉重

    「每當人性看起來註定淪於沉重,我便覺得自己應該像柏修斯一樣,飛入一個不同的空間。我並不是說要躲入夢境,或是逃進非理性之中。我的意思是說,我必須改變策略,採取不一樣的角度,以不同的邏輯,新穎的認知和鑑定方法來看待世界。我尋求的輕盈意象,不應像幻夢一般消逝,被現在和未來的現實所融化。……」
    ──卡爾維諾《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

    作家伊塔羅.卡爾維諾(Italo Calvino,1923~1985)開始寫作的時代,每個年輕作家奉為圭臬的使命,就是描寫他所處的時代;卡爾維諾也如此嘗試,但他很快就察覺並意識到世界的沉重、遲滯、晦暗──那些特質一開始便黏在寫作上,除非找出辦法閃躲。「我視為寫作素材的生命真相,以及我的作品所渴欲達到的輕快筆觸兩者之間,存在著一道鴻溝,我必須持續努力,才得以跨越。」

    若我們借用卡爾維諾的文學創作經驗檢視藝術創作,特別是21世紀的當代藝術,竟然可以發現趨於一致的吻合:生命的沉重必須以輕盈的態式來承擔。〈非關輕/重〉的策展槪念,即試圖透過林明弘、洪紹裴、黃柏維、葉紅杏、蔡玉珊、劉時棟等六位藝術家的作品取樣,呈現他們如何以輕盈「閃躲」沉重,一如卡爾維諾所說:「我們所選擇並珍視的生命中的每一樣輕盈事物,不久就會顯現出它真實的重量,令人無法承受,或許只有智慧的活潑靈動,才得以躲避這種判決。」
    簡而言之,六位藝術家的創作,展示了他們如何採取了不一樣的角度、不同的邏輯和新穎的認知,來看待世界,而不被現實所融化。

    生命中諸多情境之輕重,其實是難以度量的。米蘭昆德拉不是早就說了嗎?「輕重的對立最神秘,也最為模稜兩可。」那麼,又該如何梳理六位藝術家以輕盈消融沉重的脈絡?他們的作品究竟展現了什麼樣的智慧的活潑靈動?

    面對此一議題,我們不得不慶幸:藝術創作不同於文學創作之處,在於藝術作品必然同時涉及外在的材質或表現手法、內在的內容或語彙等雙重層次,此一特質讓我們較易於仔細觀察並擴大閱讀及詮釋六位藝術家作品,究竟如何處理「輕與重」的生命議題。

    六位藝術家的創作內容、材質和風格各有重心,卻同樣記錄了生命中某種(或某些)記憶與情感;概略的說,他們選擇了「輕」的材質或形式,承載著生命之「重」,在作品中展現神秘且模稜兩可的對立。如果由材質或表現手法的角度切入,六位藝術家恰巧可以形成兩種「對照組」:洪紹裴、蔡玉珊和黃柏維同為繪畫形式的一類,林明弘、葉紅杏和劉時棟的作品則可歸納為拼貼並置手法運用的一類。

    以蔡玉珊和黃柏維為例,他們同屬後八0世代,面對外在現實的混亂和沉重,他們不斷向內心探索觀照。蔡玉珊將對現實的疑惑,化身為畫中主角小猴姬,明亮柔和的色彩,卻掩不住小猴姬眼神中的愁思;在她的創作中,輕柔的微笑洗刷著傷口,沉沉的悲傷著上了輕盈色彩的外衣。黃柏維創造了一處非人非蟲的異想世界,看起來無關現實,其實他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幼時台東海濱的生長記憶──黃柏維試圖描繪一種記憶、幻想、神話交融的世界樣貌,人、蟲或非人非蟲,拋去了肉體重量,輕盈的游移向另一個世界。

    如果非關輕/重,那麼,什麼才是這六位藝術家創作的關鍵?讓我們不妨再回到卡爾維諾講述的希臘神話英雄柏修斯(Perseus)吧!神話中,柏修斯是唯一能躲過蛇髮女妖魅杜莎的冷酷凝視(被凝視者便成石頭)、並且砍下魅杜莎腦袋的英雄;柏修斯的力量來自於拒絕直接凝視。如果將現實比擬為魅杜莎,那麼,藝術家必須攜帶現實、接受它,視為自己獨特的負荷,那麼,注定沉重的,或將消融,飛入一個不同的空間!

百藝畫廊

推薦展覽

view all

百藝畫廊

【2016年香港巴塞爾藝術展】

日期:2016-03-24 ~ 2016-03-26|國際

百藝畫廊

【果脯】史晶個展

日期:2013-05-11 ~ 2013-06-16|台灣,台北市

百藝畫廊

【拾影記】荒木經惟 森山大道 須田一政 聯展

日期:2013-03-24 ~ 2013-04-21|台灣,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