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索卡藝術:【 在大地行走】

達文西名言:『簡約是細膩的極致。』,生命中的簡約並非忽略生活經驗的片段或細節,而是將深刻的生命體驗去蕪存菁後的呈現。極簡主義源起於第二次世界大戰 60年代紐約的一項藝術運動,極簡主義後來在繪畫、文學、建築等都造成相當程度的影響,進而衍生出許多的藝術派別。而台灣60年代的柯應平與70年代彭郡茹藉由將物象化約簡到空靈狀態或化約至觀念的意圖,捨棄了繁複細節的刻劃,講求心靈自由與人生的對話,也為他們的藝術重新訂定了新的方向。

被金瓜石寧靜的山中氣息所震懾,沉澱於純樸幽雅的山中小城中,在繁華洗盡後---春仍有櫻花綻放,夏有依舊野薑花撲鼻,秋冬始終有蘆尾隨風搖曳,在不同季節裡,展現著不同的生命樣貌,讓曾任高雄獎、南瀛獎評審的柯應平愛上這塊土地,對於柯應平而言,生命,即是本土,而非身分與認同,「在地」,是生命之「在」(存在與臨場)與「地」(土也)之深入內在的感知與探索。擅長油畫、炭筆、蠟筆的交互使用,透過簡約的語彙,抒寫自身的文化、記憶流光以及社會的現象。他摒棄傳統陳俗與浮華,運用了抽象和意象的手法,收納斯土斯地的日月精華巧妙地轉化成畫面中即興偶發的線條,不對物象具體的描繪,在動靜之間隱含著自由的想望,並在超脫敏銳的思維中企圖將原始樸質的生命狀態,在簡約包容的藝術大川裡,展現不疾不徐、抑揚頓挫的生存氣度。

彭郡茹面對花東縱谷而居,感恩大自然的美好,引領她與層峰萬巒及壯闊海洋展開對話。光與雲,霧與風的層次相隨,石縫與鑿刻線條間的柔和,蘊含著人與萬物的和諧;在恬淡自適的縷空裡,寄望著自我覺察的歸宿。2011年榮獲高雄市立美術館高雄獎雕塑類優選的彭郡茹,【霧中之光】在2009年也獲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並今年參加花蓮文化局主辦的花蓮國際石雕創作營,鍾情石雕藝術的她擁有一雙巧手和一顆堅毅的心,在剛硬材質白色大理石中賦予作品陰柔輕盈的姿態,透過對造型能力的掌握,大膽細膩地挑戰獨創式的拋薄、縷空的高難度技巧。黃梁詩人曾說: 『彭郡茹微手觸心的自然打磨,借刀擬筆,以鋸以鑿書寫揮灑,以直觀冥想契入自然萬象與歲月跡旅。』作品精彩絕倫,堪稱是台灣石雕界的女才子。

柯應平與彭郡茹二者皆是在大地上寫詩的藝術家,除了富有詩人的性格以外,崇尚簡約的生活中,重視精神質地的追求,對人生的態度自有一番超脫的自在與圓融,柯應評選擇彩筆¬而彭郡茹選擇鑿刀,一個筆隨意走探尋生命本質,一個鑿雕大地的弧線,他們各自在不同的時空間行走,看見人類的微小,也看見自然的偉大,然後又各自在有限的生命經緯中劃出流動不停、交錯而重疊的線條和恆常不變圓滿的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