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麗品畫廊

【2012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 展期

    日期:2012-11-09 ~ 2012-11-12

  • 地點

    北市敦化南路一段329巷12號內棟1樓(近信義路口)

  • 林風眠〈雙艷〉作品創作約於1980年代林風眠晚期移居香港時期,懸掛於林風眠香港住所。後由台灣藏家收藏,並刊載於民國82年出刊的畫冊「近代中國水墨畫精選」封底,中華民國文物藝術品收藏家協會出版。〈雙艷〉作品,傳達出獨特的東方女性氣質,人物的神韻生動而婉約,遙不可及的朦朧美感,平面化的結構,裝飾性的造型與背景,色彩則採取平塗作法,線條勾勒衣裳紋飾與裙擺。林風眠所畫的仕女圖,人物線條敷以白粉勾勒,使得畫面充滿光線的印象,傳統美學融入現代感。具有濃郁的東方抒情和強烈的表現主義色彩。

    受西方藝術思潮的影響,致力於改革中國畫。林風眠的繪畫融會中西。西方印象派的色彩光影,野獸派的裝飾風格,立體主義的幾何形構,中國的宋瓷、漆器、壁畫、皮影戲等民間藝術都是林氏鑽研的對象。色彩方面,水墨、水粉和水彩的結合,表現形式豐富中國畫的表現力。席德進受林風眠影響甚深,發揚光大,獨創其風格。

    席德進水彩畫融合水墨畫迴旋而出,表現中國水墨精神。展出作品〈聖誕紅〉,就是最好的一個範例。席德進以現代人的眼光重現花的自然美感,用留白的方式作為空間的表現方式。此張聖誕紅由一邊為底的枝葉延伸到整張畫面形成主角,再利用留白作空間的無限性,使得主客自然分明,讓顏色和空間在觀者的視覺調適下渾然而成。

    席德進愛好寫生,把各地旅遊所見美景一一畫下,對大自然有著強烈的觀察力,臨場感就是他記錄大自然的一種方法,他把中國山水畫用水彩來表現,對物像的單純化,除去輪廓線和動線,和趙無極的抽像畫不同的是,加入了平塗的色塊,讓他的山水畫有剪影的層次感,中國屏風韻味。展出作品水彩〈風景〉,創造層次遠近的空間讓視覺在畫面中延伸,欣賞他的水彩風景畫有一種臨場感和神祕性。

    國美館席德進紀念全集封底素描作品〈金門老人奏樂〉為1977年席氏到金門速寫而作。麗品藝術展出〈老人吹蕭於金門所見〉彩墨作品,為席氏畫完素描作品而另用彩墨媒材重新體現老人吹蕭的美感。此時期作品充分表現席德進對人文的關懷,流露出強烈的自然而真實的土地情感,可見其題材深受席德進喜愛。

    觀者可以藉由這次難得的機會,一窥20世紀華人藝術大師最俱代表性與話題性的兩位藝術家。林風眠開創了中國的新繪畫,將中國傳統繪畫與書法的基礎,和西方的形式、色彩、構圖等融合成獨特的藝術語彙。席德進實踐西方中國化,傳統現代化,在席德進出版的書籍中提到「中國藝術的精神在現在環境中如何更新」。畢生追求用中國人的情感去尋找中國藝術的新表現方式。

    當代藝術明星

    ㄧ、美麗島的號角正響起—[可樂王]

    可樂王的作品充滿了娃娃人,她(他)們無性別、孤立地存在,眼神有著純真的靈魂。畫面的氛圍充滿了懷舊的調子與一絲的孤寂感,這王國不屬於當代,也不屬於過去,是來自溫暖記憶在冰冷的現實生活裡發酵成空,王國的孤絕感如同台灣這個島嶼,孤絕這回事常與創意共生,可樂王的「王國美學」逐漸浮現,有如水中探出頭的美麗島。

    可樂王式的意象與符碼,畫中的哭臉、笑臉,微妙之間產生出同一家族的相似臉,因為相似度高,誘惑著觀者進一步去探索其情感細膩之處,例如色彩的音樂性,在觀看的那一瞬間,色彩的曖昧起了微妙的變化。畫面中刻意壓低的平面圖案是對抗三D立體的視覺世紀,人型與動物的合體,連結作者內在的成長,於是一個個人形成了創作者的分身,如修伯里的《小王子》書中所描繪的王國既孤寂又熱鬧。

    可樂王的作品中的人物關係是協調的、共生的氛圍。誇大的眼睛佔滿臉部面積,眼睛是智慧的象徵,鼻子僅是象徵性的點綴,微厚的嘴唇有著生存的欲望,可樂王利用壓克力的透明度將冷色調敷上粉紅色的背景,隱約透露微微的冷調,彷彿是有距離地觀看世界,「觀看」的方式,將重新詮釋可樂王的作品。他善於使用對比的調子,例如寒暖色、單純與複雜、人小戴巨花、不同複雜度的花紋並置等,無論是壓克力或複合媒材的作品,可樂王皆嘗試做出畫中物羽翼般輕盈的感覺,讓觀者的眼中產生不協調或是誇飾的效果,產生視覺衝擊。

    台灣底層文化的浮誇性、是迪化街的牌樓山牆、是鄉間婦女的花衣、是文創產業提煉的圖騰。然可樂王一次次在作品裡詮釋這類元素,去除台灣本土味,披上國際風格,充滿粉色調的圖案花,牡丹巨花往往是畫面的配角,可樂王給它不可或缺的定位,將它自台灣普普帶出藝術的美學趣味。

    二、「凌空」系列-許智瑋個人新作

    台灣當代寫實藝術家許智瑋畢業於文化大學美術系、台南造形藝術研究所,多次參與悍圖社連展,更於北美館展出和典藏其作品。

    古典油畫技法表現當代電玩機器人。以機器人作為表現的載體,虛構一齣故事情節中的要角,再加以特寫巧裝的手法置入舞台場景之中,令人產生錯置夢幻時空的曖昧意象。他的「Neo-God」油畫系列就是結合酷愛的手繪質感和日本機械人模型,藝術家同時採擷次文化與藝術史的視覺元素。

    許智瑋試圖賦予當代動漫圖像工業的元素(機械人、Cosplay)更深層的寓意,將圖像置入一象徵的遊戲情境中,轉譯及再製古典文本,突顯出ICON在認同與價值投射等本質上的矛盾,並以主角與場景之間的落差進行另類的並置結合。

    許智瑋近年來的作品軟化古典風景作為背景,有時使用特殊逆光處理手法與透視效果,主角更為碩大的無敵鐵金剛和天使作為配角,這兩種符號所象徵的意義,讓畫面產生情境並更加強調對偶像符碼消費的憂慮,卻又無力反擊的情境。對偶像的崇拜而消失自我的認知,正如現代社會中人們的思想模式。近年來的「凌空」系列新作,畫面的張力更勝以往,寓意更為強烈,場景與角色的配置猶如置身於其中,深深被他的細緻度與畫面呈現的磅礡震撼所吸引。

麗品畫廊2012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

推薦展覽

view all

麗品畫廊

【瑪薏莎.度蕾】個展

日期:2015-12-04 ~ 2015-12-25|台灣,台北市

麗品畫廊

【巧而華】墨彩創造中的當代視野

日期:2015-03-21 ~ 2015-04-26|台灣,台北市

麗品畫廊

【小美的故事】張琹個展

日期:2015-01-24 ~ 2015-02-14|台灣,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