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雲門劇場

【玄奘】

  • 展期

    日期:2016-04-22 ~ 2016-04-24

  • 地點

    新北市淡水區中正路一段6巷36號(雲門劇場)

  • 三十年後 蔡明亮帶《玄奘》走回雲門

    以日落月升為天幕 李康生在綠劇場壯闊慢步 開放觀眾邊走邊看

    導演蔡明亮將在4月22至24日於雲門綠劇場推出舞台劇《玄奘》。該劇由第50屆金馬影帝李康生身穿紅袈衫扮玄奘,廢墟壁畫藝術家高俊宏於大片白紙舞台上以炭筆作畫。《玄奘》為2014年布魯塞爾、維也納、臺北、光州四大城市國際藝術節的開幕邀請作,此次於雲門綠劇場演出,有日落月升作為天然舞台投影,也在舞台上開放觀眾席,讓觀眾可繞著白紙,邊走邊看《玄奘》演出。

    ■巡演四城市 「細節紋理」畫出不同

    1400年前,唐僧玄奘自中國長安徒步至印度取經,他誓不中途折返的心志深深吸引蔡明亮。《玄奘》在布魯塞爾以斷壁殘垣的停車場為舞台,至維也納則是前身為穀倉的表演廳,在光州則是在宛如停機棚的表演廳裡行走,在臺北則在日式舊表演場,每一處場地,高俊宏都彷彿教堂畫壁畫者與玄奘一同趴伏在地,以炭筆畫出蜘蛛再抹黑,畫出樹與月亮。即使構圖一致,畫作也因各處的地板質地,呈現出不同的細節紋理。
    此次在雲門綠劇場,蔡明亮與大自然合作,特地引天光、樹影一同飆戲,下午4時30分開始行走,從日落走到月升,以此為自然舞台投影,舞台上與三樓的觀眾席,開放自由走動座位,以「市集」看熱鬧概念,讓觀眾邊走邊感受大自然裡的《玄奘》。

    玄奘赴西域取經,歷經九九八十一難。2014年,扮《玄奘》的李康生於布魯塞爾世界首演前小中風,撐著搖搖欲墜的身體,在低溫5度的冰冷地板上表演,堅持完成《玄奘》演出,返台後在臺北藝術節開賣秒殺,蔡明亮堅持不加演。兩年後,李康生因脖子舊疾復發,身體狀況仍有不適,但因為藝術總監林懷民一通電話,李康生說:「這是我最後一次演《玄奘》,為了林老師」。李康生今年三月初特地到南投的玄奘寺祈求:「如果痊癒就繼續走下去,如果沒好,雲門這三場會是最後一次演《玄奘》。」

    導演蔡明亮與林懷民的緣分,更始於其學生時代。蔡明亮說:「30幾年前我的舞台劇《房間裡的衣櫃》是林老師無條件供我場地表演,演4天後,林老師認為這戲應該全臺去演,就幫我說動十幾個文化中心場地。」30多年後,雲門催生出綠劇場,蔡明亮也帶著威尼斯影展大獎榮耀,回雲門演《玄奘》。

    ■很少有劇場要人安靜下來

    《玄奘》曾獲台新藝術獎肯定,評審讚其穿越了行動與藝術裝置、繪畫與劇場,走出類型限制。蔡明亮則說,我很多的作品都是在表達人生的無常,布魯塞爾和維也納的觀眾,絕對不知道台上的李康生是在中風的狀態下演出。同時《玄奘》透過繪畫表現出時間流逝,整齣劇非常寧靜,現在很少有劇場要人安靜下來。

    雲門2藝術總監鄭宗龍,擔任蔡明亮舞台劇《只有你》和《玄奘》動作指導。鄭宗龍說:「動作發展一直以再少一點、再少一點不斷簡化,最後只剩走路。只剩走路的狀態下還能再做什麼?緩慢的走路與中風後身體的艱難,充分表現玄奘西域取經的困難狀態。」

    曾到廢棄礦坑與老舊公車站作畫的高俊宏,其廢墟畫作獲蔡明亮攝於《郊遊》裡。蔡明亮說《玄奘》所有的背景、布景、道具,就是高俊宏與他的炭筆。高俊宏說:「在李康生旁邊畫蜘蛛時,讓我回憶起在廢墟作畫所感受到的濕潤、臭味、不舒服,卻真實。這齣戲很像靜坐,表現李康生身體的困難以及時間緩慢的流動。」蔡明亮說:「所有當代藝術表演者,每一個都是玄奘,都要遠渡重洋去做他們能力所能做到的創作,帶給這個世界美好。」更多詳情請上玄奘官網,購票請上兩廳院售票。

雲門劇場蔡明亮玄奘

推薦展覽

view all

雲門劇場

【吳耿禎剪紙在雲門】脆弱的種種美好

日期:2016-03-12 ~ 2016-08-04|台灣,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