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穎川畫廊

【心遠無塵】周宸的創作與人生

  • 展期

    日期:2016-09-17 ~ 2016-10-26

  • 地點

    穎川畫廊:台北市中正區仁愛路一段45號2樓

  • 創作的哪個部分,對藝術家來說是最難的?有的可能會說,最難的是經營畫面、表現色彩;有的會說,是形塑鮮明的個人風格:還有的會說,是尋找創作靈感...等等等等,而對周宸來說,這些都不難,最難的是-畫如其人。

    午後的陽光穿透一整排的落地窗,灑落屋內,一室明亮。剔著光頭、一身簡樸穿著的周宸淡然地微笑,「簡單的存在,用心而感悟」,他如是說。

    自然本然

    這是筆者第三度參訪他的工作室,位於淡水山上的下圭柔藝術村,這是一處老舊工廠改建的藝術聚落,空間大、租金較低,有多位藝術家入駐。周宸在此創作多年,妙的是,每次去都剛巧看到他新搬的工作室。第一回,周宸的工作室沒有窗;第二回,他打通了兩間工作室,多了一扇對外的窗,日光樹影輕輕灑入;第三回,他搬到隔壁棟,整個兒進行改建,他將外牆往溪邊拓展,這一回,這面臨溪的牆上全是落地窗,窗外綠意風光盡收眼底!但見草葉隨風搖曳,時而鳥雀掠過枝頭。可謂身處屋舍之內,盡攬自然之美!
    窗,是房子的眼睛,有窗的房子有靈氣、有視野。搬工作室對周宸最直接的影響是,光線越來越充足,他的畫面也越來越亮了。當然,心境也是。
    「我的生活跟創作都一樣,務求自然而已。」周宸說。
    「自然?」我指著窗外的大自然風光發出疑問。
    「不是那個自然,是這個自然。」周宸指著自己的鼻子,微笑:「甲骨文的『自』是鼻子的造型,自己是什麼樣、就呈現什麼樣。自然是本然的狀態。自然本然,道隱無名。重要的是活著有感受,而創作就是把當下活好,而不是刻意表現什麼。月到風來,悠然會心。就是如此自然。」
    好個自然!我讚嘆。
    「就像走路,」周宸做了個譬喻,「創作是要走自己的路。你走這條路,見到這般風景,若走另一條路,肯定是另一種風景。你當下選擇了哪一條路,沒有對錯。或是你走到草叢,沒有路,乾脆不走了,休息休息發發呆都好。人生的路不會白走。即便你感覺走錯了也沒關係,媒材、形式、技法,當你經驗過了,都會成為生命的氣味,可能轉化成你的色彩、筆觸、質感。」

    無心恰恰用

    工作室裡擺著周宸一年以來的新作,我凝視著這些作品,驚訝於它們與過往作品之間,全不見形貌的重複,卻又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結。時見線條跳躍,如鳶飛魚躍,又見墨色氤氳,似山嵐煙霞。有的輕盈跳盪,有的幽深濃重。端視每一個當下,是什麼樣的心境見什麼樣的風景。
    「畫抽象與畫寫實不同,」周宸說,「畫抽象靠感覺,自己的節奏只有自己知道。」周宸創作時並不會事先構圖,也不會照次序完成一件作品後再開始下一件。有一個感覺在心,他便信筆而畫,一邊畫,一邊不斷地感受、思考、想像,等到感覺再次凝聚,他便繼續往前畫,他並不知道畫面最後會變成什麼樣,他被每一個當下牽引著往前,過程可能是數天、數月或數年,直到最後,當所有的感覺在畫面上飽和了、均衡了,心中一個豁然開朗,作品便完成了。
    周宸曾在「韻之生」系列論述裡說到他那時的重大轉折,以前曾經追求風格的定型、以及系列的創作模式,就像現在許多藝術家正在做的那樣。但當他步入四十之際,突然大夢初醒,捨棄了風格與模式的框架,開始真正從內心出發創作。那時的周宸接觸了不少禪宗思想,「恰恰用心時,恰恰無心用,無心恰恰用,常用恰恰無。」唐朝永嘉禪師的這首詩便是周宸的最愛。恰恰意味著剛好、恰好、恰到好處,這恰到好處不是腦意識的思維與衡量,而是一種心靈狀態,直觀透徹的心靈狀態。到了便是到了,好便是好。

    四十歲的周宸鄭重地寫下了創作箴言:從心開始,讓每次的創作都是一趟未知的旅程,不預設路徑,在旅途中充滿冒險轉折!當然不後設結果,也就會產生驚喜與可能!心隨意動、筆隨念轉,悠遊其中、怡然自得!」

    老,是生命的厚度

    窗外的天光暗了下來,夜幕降落,蟲鳴聲與巴哈的音樂一起迴盪在工作室中,原木的香氣在空氣中飄浮著。周宸酷愛老木料、老件,收藏了不少,這些老東西在時光裡靜靜養潤著,但總會在某個「無心恰恰用」的時候,被周宸雕成一個個雕塑或家具。他讓我嗅肖楠與檜木的香氣,他講述了收藏老木料的驚喜與風險,他嗅它們時的神情,讓我覺得,他似乎嗅得出老東西的靈魂與個性。
    他自己,就曾經老過。

    生命中的許多事情跟創作是相互關聯的。如果人生可以按部就班、一個系列一個框架地往前走,那麼你會說,創作一定也可以。但是,人生無常、風雲多變。遙想二十年前的周宸,以優異成績畢業於國立藝專,他家學深厚、自律嚴謹、心懷抱負、如大鵬將要展翅!然而,一場劫難突襲而來,令初出學校的年輕周宸喪家失所、悲痛難當,為了扛起生命的重負,他做過很多高負荷的工作。生命的調子如此沉重,要麼與之搏擊、要麼隨之沉淪。

    周宸選擇了前者。他的創作恰恰也反映了他對待生命的態度,他喜歡厚塗的肌理,一層一層無止盡地疊加,他喜歡狂放的筆觸,如風馳電掣、掃蕩人生的陰霾。

    辛苦若干年,待經濟稍微好轉,周宸毅然投入全職創作。妻子的陪伴與支持、兩個女兒的先後誕生,生命的喜悅又一層一層疊加在曾經的磨難之上,畫面上的肌理依舊層層堆疊,如生命的厚度,但色彩的調性變得明亮了、筆觸變得飛揚了。

    什麼是真實?什麼又是成功?

    我問了周宸幾個問題。
    「對您來說,什麼是真實?」
    「真實就是自己真誠面對自己,因為創作時沒有人可以代替你走自己的路。好作品的標準是感動,能真誠地面對自已、表達自己,才能感動人。藝術不是鑽牛角尖、追求完美,太完整的東西是不美的,因為觸動不了人心。」
    「那麼,什麼是成功?」
    「問得好。」周宸笑容洋溢地說,「成功就是跟自家人吃吃飯、散散步,聽小朋友說一些有趣的人事物。」
    「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生活本來就是很簡單的事。只是因為很多人的生活被社會規則、被市場機制操控,生活變得不容易。活著是很自然的事,活得開心是很自然的事,有生命、有感動,這便是最大的成功。」

    心遠無塵

    有人說,收藏就是收藏藝術家的一段人生,與之共鳴。藝術作品的價值就在於心靈與心靈的相互呼應。周宸個展在即,他將展覽題為:心遠無塵。這四個字化自陶淵明的詩句:「結廬在人境,而無車馬喧;問君何能爾?心遠地自偏。」正因為心可以悠遠,塵囂自然消失。
    生活就是一種簡單的存在,創作就是用心而感悟。周宸將創作與生活簡單融通,卻又韻味無窮。

    畫如其人,果真如此。

心遠無塵周宸的創作與人生穎川畫廊周宸

推薦展覽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