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晴山藝術中心有限公司

【吳宥鋅 ''現實的邊際'' 博士畢業展】

  • 展期

    日期:2011-06-18 ~ 2011-06-23

  • 地點

    台灣師範大學德群藝廊

  • 參展藝術家

    吳宥鋅

  • 現實的邊際:輕談吳宥鋅作品的當代思緒
                                  文/林紙鶴 (知名藝文評論部落客)
    我以為,藝術是〝作品將情感散發出來以致感染人心,而達到溝通效果的手段” 。
    曾幾何時,水墨也是一種「作藝術」的勞動過程,然而,翻閱近代學界或藝術份子對於水墨場域的描述,經常是在處理水墨、非水墨的「畫種」議題;這是民族主義式的政治激辯。對於多數當代人來說,那些爭辯都過於無視當下。我想,同屬八零後世代的吳宥鋅,亦是如此認為吧?《現實的邊際》,文意中是想要作出一番意識上的質疑與再思考,而我個人則認為那是一種覺醒的聲音:故意的走在畫種的稜線上,刻意模糊畫種的二元論,因為他認為「探討藝術的本質才是重要的,畫種邊緣的爭論在當代應該讓它過去」。第二個是他創造出來的眾多女孩圖像,是我們可以在廣告、街頭看到的那些當代影像,他回歸到創作的源頭:情緒,把這些影響通通塞進去再製造出來,它已經不再是「寫實」,而是呼應他的情緒而誕生的「新物件」;於是,隱性的憤怒訊息,配合著作者全力以赴處理的邊際之因,構成這一個個精緻懾人的「手繪影像物件」。
    08年作品〈晚冬〉,是一個都會女子佇立在高樓天台上的愁思絮語,並飄散著情緒不明的氣氛,然而在苦心編織的毛衣質感及背景的東方墨韻底下,是一種「文學性」的氛圍鋪陳,這是屬於他稍前期的「思考手法」。
    09年有一件頗有意思的作品〈Somnambulism〉,以一種特立獨行的樣貌呈現在眾女孩之中。我個人認為,這是藝術家進行自我解嘲以及對當代文化的回應,所以它有一個重力失誤的空間、天真無邪般的小女孩、對應童話而出現的兔子。因為當代社會的不安全感所帶來的焦慮,無法透過身體的發洩獲得紓解,吳宥鋅以藝術家的身份選擇執著、冷靜、理智地進行,如2010年開啟的黑白單色階系列。他的情緒,不屬於帕洛克 (Jackson Pollock) 的外顯式宣洩,而實際上,他的作品屬於隱性的憤怒,是一種悲劇式的痛苦,但這些全被包藏得好好的,就像把情緒壓抑住般,當你盯著作品的眼神看時,我相信你會發現背後的意義。壓抑的關鍵那便是,「唯有透過壓抑才能更貼近事物的本質」。
    因為有遁逃與慰藉的需要,童話才有存在的可能,相形之下,以〈Exposed〉為名的單色階系列,無非就是一個鼓起勇氣、真實的面對。我把它稱作「自我療癒」,意思就是,逐漸累積的憤怒,在這段時間內化為某種「藝術」的推力,對色彩的拋棄與剝離,以及對女孩眼神臉色的深入操作,則變成他與世界直接傳遞訊息的通口,而情緒就在女孩的衣物、髮絲與眼神描繪下,逐漸被完成,原有旗下的女孩樣貌,也被帶往另一個深沉的階段;如果你是常聽音樂的朋友,吳宥鋅的手法就像從古典音樂進入工業搖滾的感覺吧,曲風則隨著作者自身的焦慮累積、不安與憤怒而轉變,而〈Exposed〉開啟的手繪影像,便成為作者療程下的主腦處方,唯一不變的是,他的編曲結構與旋律編寫穩定度,依舊擁有高度獨立聆賞性的演出,女孩們也一如往常地,徹底執行對於藝術家的「傳聲任務」。當然,在任務之外,一切關於時尚、關於影像、關於虛擬的操作,或許可以看成是這個很私密性的任務中,某種被精緻包裝的掩護外衣吧?或者,更可視為是一種在當代影像速成與快速被消費之下,另一種貼近本質的宣言樣貌。
    最後以作品〈Traveler〉的旋律動機作結:即便如此,我們還是繼續勇往直前、踏上步履吧!

晴山藝術中心吳宥鋅水墨

猜你喜歡

view all

推薦藝術家

view all

推薦展覽

view all

CC Gallery

【Walking in the garden | 漫蔓花園 蔡譯德 當代水墨個展】

日期:2019-07-16 ~ 2019-08-10|台灣,新北市

21 days left

大觀藝術空間

【島嶼‧他方—台港水墨的地景建構(下)】

日期:2019-06-29 ~ 2019-07-28|台灣,台北市

8 days le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