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非池中藝術網

丹之寶TANSBAO BhutanArt Gallery

【北京城市藝術博覽會 | 2019】王府半島酒店ROOM521

  • 我想讓世界看見不一樣的佛國—丹之寶畫廊 | AFIH2019專訪
    (節錄)
    採訪者:AFIH 2019 北京城市藝術博覽會
    採訪對象:丹之寶畫廊 呂若潔小姐

    AFIH:是什麼契機讓您決定放棄一個相對來說可能更穩定的主持人工作,承擔更多風險去經營一家更為小眾的畫廊?

    呂若潔:常理來說,藝廊主(注:畫廊主)一般都是學藝術出身,作為一種謀生的方式開辦畫廊,順理成章地成為畫廊老闆。而我是一個例外,我從小的願望就是做新聞,如你所說,在開始運營“丹之寶”前,我在臺灣非凡新聞台做財經新聞,離開非凡前連續兩年入圍“卓越新聞獎”(相當於臺灣新聞的“普里茲”獎)。當時正是我媒體生涯的巔峰,後來收到不丹當局的邀請進行一次採訪,就這樣邂逅了不丹當代藝術。

    那些作品非常漂亮,但是因為各方面的限制,如此絕倫的藝術品卻不為世人所知。一開始我並沒有做藝廊的想法,只是向藝術家求一些作品,試著和他們交朋友。那段時間我還在新聞台工作,兩年去了四次不丹。後來我考慮是不是應該從主播轉向藝廊,真正去幫助他們推廣藝術,而不是讓他們沉寂在喜馬拉雅的群山之中。

    剛從非凡台辭職時,澳亞衛視隨即發出邀請,當時內心非常掙扎,一邊是從小的新聞理想和更大的施展舞臺,一邊是人生半途的邂逅和完全陌生的藝術市場。最後做出“丹之寶”的決定得益于我的家人,當時他對我說:“這個世界上少你一個財經主播不會怎樣,但是少一個你推廣不丹當代藝術,不知他們還要等待多久。”

    正是這句話讓我覺得非我不可,這是一項很有使命感的事業。這也是丹之寶和別的藝廊的不同之處,藝廊的成立是基於推廣不丹藝術的本心,之後才成立了一家丹之寶。我覺得我還是一個很有勇氣的人,是為了推廣那些美麗的畫作,而去成立一家藝廊,這是一個成本很高的理想。

    AFIH:丹之寶畫廊2018年6月剛剛成立,海內外畫廊市場的整體環境您認為對於一個全新的畫廊來說有壓力嗎?如果有的話,具體表現在什麼地方?

    呂若潔:財經媒體的從業經歷帶給我很大的優勢。因為新聞都要依靠資料說話,所以我在著手建立丹之寶時進行了一些市場調查。

    的確,海內外藝廊的日常運營(包括物流、人員、場地等)和參加博覽會都是成本的壓力。但丹之寶的獨特之處在於它的市場,一份美國報告指出臺灣2000萬人中有30%-40%的人是佛教徒,而大陸約有2億佛教徒,是一個很巨大的市場(注:筆者查詢了關於中國佛教徒資料的相關資訊:《鳳凰博報》《中國信仰地圖:佛教信眾近2億,以城市居民為主》(2014)(李曉璿、黃章晉)“最後推論是,中國大約有1.87億人信仰佛教,超過信仰其他宗教人數的總和。”美國皮尤研究中心《世界主要宗教群體和分佈報告》(2012)“以中國為例,根據該研究,中國有2.44億佛教徒。”蓋洛普國際調查聯盟2012年的抽樣調查報告指出“中國有10.5%的人自稱信教。”根據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調查中心2012年“中國家庭追蹤調查”和中國人民大學2011年“中國綜合社會調查”資料,我國信仰五大宗教的人口約占總人口的11%)。所以雖然藝廊經營辛苦,但是我們希望用獨特的療愈力量更強的不丹藝術感動大眾。除此之外,其實當代藝術的整體低迷也可以藉由這種療愈的作品來撫慰,二戰後美國的“口紅經濟”就是最好的印證。

    AFIH:提到不丹藝術,更多人可能想到的是傳統的唐卡,或者說更具影響力的和受到市場青睞的也是這樣一些藝術品,和唐卡相比,這種帶有宗教意味的當代藝術作品的吸引力在哪裡?

    呂若潔:以宗教藝術為基底的當代藝術是一個全新的市場,一片藍海。傳統佛教藝術品包括佛教造像和唐卡,現有的畫廊業經營和在拍賣行現身的也大多都是這樣的作品,唐卡是一種博大精深的文化,製作的畫師通常都是不署名的, 而我們的作品是奠基于佛教文化的藝術品, 每一幅都是有藝術家署名的。我們的作品沒有框架, 可以感受到藝術家本人的思想和情感,並且遵循藝術市場運行的規則。

    對於大眾來說,請一幅唐卡需要開光祭祀,而且需要有特定的供奉,它增強了家庭中的宗教氛圍和意味。而對於一幅不丹當代藝術的作品,它會完美融合在各種居家環境中, 成為居家佈置的畫龍點睛之所在, 並提供觸及心靈的療愈力量。

    AFIH:我在新聞中注意到不丹的當代藝術是1998年不丹“當代藝術之父”Asha Kama創建的非盈利機構“辛布志願藝術家工作室”(VAST)的帶動下逐漸發展起來的,20年在當代藝術史上是相對較短的一個時間段,您認為未來這一市場的發展潛力在哪裡?

    呂若潔:南亞文化和喜馬拉雅地區文化是兩種不同的藝術風格,而不丹恰好又處於這兩個板塊的交界處,目前當代藝術界對於東南亞藝術關注很多,但是不丹因為各種原因一直保持著神秘色彩,所以市場上至今還沒有其他當代藝術畫廊接觸不丹。

    不丹憑藉其佛教造像和唐卡已經贏得了一定的關注,丹之寶開拓了全新的收藏領域,我們做的是“市場增量”部分。對兩岸三地的佛教信徒,只要有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人願意欣賞當代藝術,這已經就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了。

    AFIH:不丹被喻為“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與此同時虔誠的佛教信仰也培養出獨特的處世哲學,您認為這一思維方式對於藝術家創作有沒有影響呢?

    呂若潔:影響非常巨大。其實每位元藝術家都可以自由地選擇創作主題,但是80%的不丹藝術家的創作都不脫離佛法。佛法是他們融入骨血的東西,就像兩岸三地的文化根源都是華夏文明,不丹人和佛法的關係也是如此。這一影響在他們的思維方式、生活節奏上都有所體現。他們會認為不丹是他們此生的家,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生在不丹就是一種福報、恩賜。儘管他們願意探索世界各地,但不丹是他們歸屬感最強的地方。相比兩岸三地的快節奏,不丹的藝術家傾向于慢。也正是這種哲學的影響,他們的藝術作品的數量其實相對較少。就像他們會勸我多休息,或者給出結束北京的這個展覽就休一個長假的建議。

    丹之寶畫廊和他們的關係也非常緊密,由於畫廊專攻不丹藝術市場,我們和藝術家簽署的都是長期獨家代理合約。丹之寶願意一路扶持他們前進,為買家提供更高品質的藝術作品。

    AFIH:在北京城市藝術博覽會|酒店型,這一比較生活化的展示空間,丹之寶的藝術作品有哪些更獨特的展陳或體驗優勢?

    呂若潔:在酒店型的藝博會的居家空間,丹之寶會把我們獨具特色的藝術品帶到現場,以此印證我前面提到的丹之寶的風格百搭。在王府半島酒店精緻優雅的場域裡,丹之寶的作品將會完美融合在現代空間之中,讓觀眾更近距離地感受來自快樂佛國的藝術作品,感受觸及心靈的療愈能量。

    更多內容https://mp.weixin.qq.com/s/W2yMnE8cGr35XLiD8N0cXw

丹之寶不丹藝術北京城市藝術博覽會

猜你喜歡

view all

推薦藝術家

view all

推薦展覽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