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彭泰仁 - 人與植物的共生關係

「風格不是設定來的,而是回歸直覺,以自己最舒服的狀態創作。」對彭泰仁而言,創作絕不是用形式把自己框住,讓創作之路越走越窄,而是貼近生活體驗,走出屬於當時的生命畫作。

也因此,彭泰仁的創作風格,從大學時的幾何抽象、研究所的人物繪畫,到從南法回台的植物系列,風格屢次轉換,反映出彭泰仁每時期的創作心境;而在不同風格的畫作裡,彭泰仁則有共同關注的議題「人的關係」。

【池中訪談】彭泰仁:人與植物的共生關係

問:採訪/王士源|撰稿/龔博珣|攝影/陳威廷|剪輯/林楷博

答:「風格不是設定來的,而是回歸直覺,以自己最舒服的狀態創作。」對彭泰仁而言,創作絕不是用形式把自己框住,讓創作之路越走越窄,而是貼近生活體驗,走出屬於當時的生命畫作。

也因此,彭泰仁的創作風格,從大學時的幾何抽象、研究所的人物繪畫,到從南法回台的植物系列,風格屢次轉換,反映出彭泰仁每時期的創作心境;而在不同風格的畫作裡,彭泰仁則有共同關注的議題「人的關係」。


問:從幾何抽象起步 時時關注人性

答:「轉換環境」這件事情,與彭泰仁的創作風格轉變息息相關。

在大學時,彭泰仁於台北藝術大學就讀,創作風格多以幾何抽象繪畫為主,探討物件的空間結構,並回到點、線、面來思考繪畫。但在冰冷的幾何繪畫中,彭泰仁選擇融進一些像是手繪的幾何線條,創造出畫面衝突感,也讓幾何抽象繪畫,增加了些「人的溫度」。

大學畢業後,彭泰仁進入台灣師範大學研究所,創作的風格也從原本的抽象繪畫大轉彎,轉而創作寫實繪畫。彭泰仁在研究所的作品中,多是在處理「人與家和家務」間的種種關係。

彭泰仁說明,在研究所時期,他主要探討人在家的空間裡,人的心理空間與家的空間的對應關係。他說,人在家的這個空間裡,會覺得自己是完整的。每個人家的空間代表了每個人的個體,在家裡的衣櫥、抽屜的角落、閣樓倉庫中,都與個人的生活經驗與形象息息相關,並投射出不同的心理狀態。


問:創作低潮淬鍊「植物人系列」

答:畢業後的彭泰仁,曾因金融風暴面臨畫室經營難題、創作遇到瓶頸而陷入低潮,隨後前往法國尋找創作新徑。在這段困境中,彭泰仁的作品風格隨轉向晦暗,人物的形象開始模糊扭曲。不過如今彭泰仁回想道,也許正因為失去、切割掉一些東西後,反而能更清楚自己狀態,靜下心來釐清許多事情,為往後的「植物人」系列創作奠定基石。

而在這樣晦暗的時期,也讓彭泰仁開始對人與人之間的延續、消逝、相互牽連糾結的情感產生興趣,把各種人、事、物間的情感連結,抒發在自己的創作中。這些創作裡,人與植物並存,像是植物生長在人身上,與人共生;也像是人是植物,並具有植物的個性。

彭泰仁從法國回台創作的「植物人」系列,其中〈I feed my growth〉便畫上小女孩抱著盆栽,身上長著植物的枝葉,小女孩與植物彼此提供養分共生,生命的能量則在植物與小女孩間互相循環。彭泰仁說,這便是要說明人會創造出一種狀態,讓自己得以持續生存,而不依附任何人,就像小女孩自己長出枝葉,吸取植物的能量生存一般。

彭泰仁說,畫裡的植物像是人與人之間的依存關係,是相互共生生長的,當人與人彼此間斷離關係時,則會有種少了「生存養分」的感覺。走過種種低潮,彭泰仁漸漸體悟到,人們在失去「生存的養分」時,會自己創造出一種「幻聽」、「幻覺」,說服自己「用自我的能量也能生活下去」,就像自行光合作用般,找到自己的出路。


問:創作是身心的表現 與畫面對話的過程

答:「我創作的時候,並不像蓋房子,一層一層蓋上去」對彭泰仁而言,創作時身心的狀態,遠比秩序井然地創作來得重要許多。他在創作前,會花許多時間調整自己的創作狀態,然後一鼓作氣地畫下去。

創作的主題、議題對彭泰仁而言,則是個媒介,畫作的樣態則取決於他當時的狀態,並在創作時不斷與畫作對話,處理當下畫面碰到的每個問題,最後創造出一個連他自己都無法預想到的作品出來。

在彭泰仁的創作歷程中,「人的關係」始終是他關注的焦點。彭泰仁說,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細膩,而且擁有許多關係網絡,這是非常有趣的。他說,雖然有時候人們看起來彼此相似,但每個人的本質並不相同,生命型態也都不同。

而如今彭泰仁的創作概念,則以人的「串聯」、「並聯」出發,思考兩個本質不同的人聚合再一起「串聯」時,將產生出什麼樣子的能量;「並聯」在一起成為一個群體時,會說出什麼共同的語言。在畫裡的兩個人,靠在一起,好像兩個不同的人「能量交換」後,結合在一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