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燕歌行:曹丕心裡 一定藏很多事情【台新藝術獎系列報導】

「傳統戲曲都不會想到說,三國可以這樣演!」唐美雲歌仔戲團團長唐美雲說,《燕歌行》這部歌仔戲曲,想談的是「人性最深沉的一面」。這部歌仔戲曲《燕歌行》,重新塑造「曹丕」、「曹植」、「甄宓」三角的形象與人格,一反曹丕傳統的奸邪形象。

傳統印象裡的曹丕,受到「竄漢」與「洛神賦」的原型影響,而被染上奸邪貪權的形象。「竄漢」讓曹丕感覺起來貪權,「洛神賦」則讓人以為曹植與嫂嫂甄宓是對佳侶,甄宓的丈夫曹丕則成為「破壞者」。但是,編劇施如芳在讀曹丕詩作《燕歌行》時,卻覺得曹丕「寂寞到谷底了」。

施如芳表示,在讀台大中文系葉嘉瑩老師品評曹丕時,常感到她為曹丕抱不平。曹丕在文學自覺萌生的建安文學時代,佔有重要地位,又以《燕歌行》開創中國文學史上第一首體例完整的七言詩。施如芳表示,在葉嘉瑩老師的觀察中看來,曹丕應是理性與感性兼具的才子,而且曹丕詩中多次提及無法入眠,夜裡徘徊的身影,讓她覺得「這個男人心裡,一定藏了很多事情。」

《燕歌行》突破忠孝窠臼 思考人性考驗

沒有被世人完整理解的曹丕,因此觸動了施如芳,讓她開始撰寫這部戲曲《燕歌行》。施如芳認為,《燕歌行》這部戲曲,也是對歌仔戲的一種突破。

施如芳解釋道,《燕歌行》藉著三國曹家裏多元且複雜的人性表現,突破戲曲常表現的「忠孝節義」窠臼。此外,更帶領觀眾思考一個,人人熟知的時代與人物中,不同立場與思考層次,所產生的許多人性考驗。

想讓甄宓身影留世 曹丕因愛保留《洛神賦》

「有才華的人總是比較寂寞」唐美雲說,戲曲《燕歌行》裡的曹丕,是一個有才華的人,但卻因曹植而沒受到長輩的正面肯定,與甄宓的夫妻間,更得不到一種真正的溫柔慰藉。他的很多包容與氣度,其實是不為人知的。

戲曲《燕歌行》中,曹植戀上甄宓被曹丕察覺,最後甄宓自殺而死。施如芳說,若曹丕是個無情之人,賜甄宓而死簡單又方便。但最後曹丕卻懊悔萬分,並在夢裡見到甄宓來與曹丕告別。

施如芳認為,曹丕不為人知的包容,更是體現在曹植《洛神賦》的流傳。她說,《洛神賦》是曹植對甄宓的思念之作,施如芳相信,以曹丕皇帝之位,若要摧毀親弟弟、一篇《洛神賦》,簡直易如反掌。但施如芳表示,正因曹丕愛甄宓,想對妻子贖罪,曹丕轉念之間認為,讓洛神賦流傳萬世,使甄宓的形象為後人所稱道,他就算承擔「破壞者」的罵名,也無所謂。

RE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