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池中藝術網

非池中藝術網

想體驗都市怪狀 劉瀚之幫你

在音樂錄影帶中,樂團主唱獨自在城市裡行走,經過路邊行人時,總會有意無意間,一個個撞上彼此肩膀。這樣的情境,若有天穿上劉瀚之的《無情散步機》,就可以感受到。

「人的惆悵與憂鬱,表現成機械道具,並且推展到極致時,就會變得有點荒誕。」劉瀚之說,人活在都市裡,心中所幻想出的奇異場景,如果用這些煞有其事,卻無實際用途的「道具」來表現時,就顯得有點可笑,「好像我在調侃這些東西」。

劉瀚之最新個展「原地散步-劉瀚之個展」,已於台北市立美術館展出,展出日期至9月29日。在北美館的展場中,一共展出劉瀚之5件「道具」,《訪客》、《看領帶》、《你看》、《盛開在車廂》與《無情散步機》。

這些「道具」,分別描摹人們平常見怪不怪的日常細節,並且告訴觀眾,只要用這些機械道具,就能再次體驗這些詭異的都市生活樣態。在「道具旁」,劉瀚之還附上一紙說明書,告訴觀眾這些道具如何使用。

不知沒自信何物? 試試《看領帶》

低頭,是人的一種卑屈、卑微的表現;人低著頭,也是在隱藏自己的面孔,逃避眾人的目光。如果想體會「低頭」的深刻內涵,其實可以藉由劉瀚之《看領帶》的幫助,走在路上,「永遠低著頭」。

《看領帶》思考人性的懦弱,讓人藉由道具,體會人們不自主低頭只看領帶時,所經歷的懦弱與卑微情緒。劉瀚之說,低頭的心理狀態,是社會化過程裡,屢受挫折所造成的。這樣的狀態,看起來像是人的陰暗面,但其實是最貼近人們在生活裡,所遭到的生存樣態。

穿上《盛開在車廂》 性騷擾仍成立嗎?

在擁擠的車廂裡,屁股被手提包撞上是常有的事,但如果一隻沒有知覺的手撞上來,這算不算性騷擾。《盛開在車廂》便據此挑戰人們對「性騷擾」的界線,讓人思考怎樣,才算是一種性騷擾。

《盛開在車廂》由六個手掌朝上、沒有觸覺迴路的電動手部義肢構成,啟動後義肢上下擺動如花瓣隨風擺盪。劉瀚之將《盛開在車廂》想像為穿戴於腰間的「騷擾義肢」,只要穿上《盛開在車廂》,就可以讓義肢於腰間如花綻放,在車廂「騷擾人」。

「我設計的器具功能,都與人的情欲、群眾疏離或社會化障礙有關。」劉瀚之說,他設計道具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借助道具來「克服障礙」,而是想更戲劇性地去「突顯」人在社會裡的障礙。